“宇宙O2O中心“承载多少辛酸血泪:望京 互联网创业人梦开始的地方

2016-07-21 11:06 · 钛媒体  苍蝇屠宰场   
   
望京的另一个标志,就是“扫码一条街”,这里曾流传着“只要走一圈,一个礼拜的吃喝都能搞定”的传说。因为这里是望京SOHO里的人午餐去美食街吃饭的必经之路,加上这些人“明白互联网,一说就懂”。

  位于北京东北角、邻近机场的望京,除了聚居了8万韩国人,它在近短短几年,更是聚集了一批知名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阿里、陌陌Uber美团……大有成为互联网新中心的来势。与中关村的“草莽”不同,望京看上去更优雅,更摩登。在北京找不到第二个像望京这样自成一体的大块地界,有人戏称这里为“望京国”,只要冲破大山子的拥堵进入这个“望京国”,创业、到衣食住行都可以在这里完成。继钛媒体影像《在线》23期关注了上地这个“程序员帝国”之后,我们这次把目光转向望京。

落成于2012年的熊猫塑像,仍然是望京的地标,这里是望京的入口之一。其实这个地标还曾引起一场关于“美和丑”的争论,当时望京街道工作人员回应称:“望京斜街多,地标考虑的主要是指路功能,熊猫形象比较通俗易懂,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对熊猫形象都有一定认识。”不过有驾驶员表示,这两尊熊猫影响了局地交通,“地标底座是一块高大的山石,不透光,前行经过底座区域时,左前方会出现盲区,有安全隐患”。

  落成于2012年的熊猫塑像,仍然是望京的地标,这里是望京的入口之一。其实这个地标还曾引起一场关于“美和丑”的争论,当时望京街道工作人员回应称:“望京斜街多,地标考虑的主要是指路功能,熊猫形象比较通俗易懂,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对熊猫形象都有一定认识。”不过有驾驶员表示,这两尊熊猫影响了局地交通,“地标底座是一块高大的山石,不透光,前行经过底座区域时,左前方会出现盲区,有安全隐患”。

2016年7月14日,望京绿地中心,阿里巴巴北京总部,两名工人在进行玻璃幕墙清洁。这是阿里在杭州以外的地方所购置的第一栋办公楼,悬挂在150米高空的阿里标志,正在成为望京的新地标。而此时,距离马云第一次带着团队到北京寻找机会,已经过去19年。

  2016年7月14日,望京绿地中心,试运营中的阿里巴巴北京总部,两名工人在进行玻璃幕墙清洁。这是阿里在杭州以外的地方所购置的第一栋办公楼,悬挂在150米高空的阿里标志,正在成为望京的新地标。而此时,距离马云第一次带着团队到北京寻找机会,已经过去19年。

望京SOHO附近,写字楼中介在招揽生意。2014年建成并对外租售后,望京SOHO吸引了陌陌等一批互联网公司落户,2016年6月到7月,这里第一批租户两年租期合约陆续到期,离开和入驻的公司都在行动,这正是中介最活跃的时候。

  望京街头,写字楼中介在招揽生意,“所有写字楼里,望京SOHO是最热门的”。2014年建成并对外租售后,望京SOHO吸引了陌陌等一批互联网公司落户,2016年6月到7月,这里第一批租户两年租期合约陆续到期,离开和入驻的公司都在行动,这正是中介最活跃的时候。

从地图上看,望京的核心区域如同一个安卓机器人,望京SOHO就在这个机器人的头部,这里最初的出租价格,最低低至4元/平米/天,两年后价格大约在6到8元、10元不等。在这里的公司,最有名的莫过于陌陌,它占据了两层、一共超过5000平米的办公室。

  从地图上看,望京的核心区域如同一个安卓机器人,望京SOHO就在这个机器人的头部,这里最初的出租价格,最低低至4元/平米/天,两年后价格大约在6到8元、10元不等。在这里的公司,最有名的莫过于陌陌,它占据了两层、一共超过5000平米的办公室。

韩国人玄峻涉在望京生活6年了,现在任职一家针对韩国、日本客户的工程咨询公司。“办公室到期了,业主要求租金从5.8元涨到8元,我们只好搬了,但是不会离开望京。”从1997年第一批韩国人的到来,望京逐渐成为“韩国城”,这一地区30多万常住人口,有8%是韩国人,“望京韩国人多,韩餐也很多,生活方便,但是房租越来越贵了这里,我的很多韩国朋友都搬到顺义、燕郊去了”。玄峻涉说。

  韩国人玄峻涉在望京生活6年了,现在任职一家针对韩国、日本客户的工程咨询公司。“办公室到期了,业主要求租金从5.8元涨到8元,我们只好搬了,但是不会离开望京。”从1997年第一批韩国人的到来,望京逐渐成为“韩国城”,这一地区30多万常住人口,有8%是韩国人,“望京韩国人多,韩餐也很多,生活方便,但是房租越来越贵了这里,我的很多韩国朋友都搬到顺义、燕郊去了”。玄峻涉说。

Catherine Lee(右)毕业于剑桥大学,曾供职高盛。她在伦敦与建筑师扎哈·哈迪德有过多次交流,为扎哈独具一格的想法和风格所倾倒,于是她决定创业后,便将自己的时尚品牌咨询公司Super-in选址在望京SOHO——扎哈·哈迪德的这件建筑设计作品里。“望京很年轻,望京的人也很年轻,我常常跟这里不同的人交流,这里很多元”,Catherine说,望京另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离机场很近,方便自己“飞来飞去”的需要。

  Catherine Lee(右)毕业于剑桥大学,曾供职高盛。她在伦敦与建筑师扎哈·哈迪德有过多次交流,为扎哈独具一格的想法和风格所倾倒,于是她决定创业后,便将自己的时尚品牌咨询公司Super-in选址在望京SOHO——扎哈·哈迪德的这件建筑设计作品里。“望京很年轻,望京的人也很年轻,我常常跟这里不同的人交流,这里很多元”,Catherine说,望京另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离机场很近,方便自己“飞来飞去”的需要。

望京的另一个标志,就是“扫码一条街”,这里曾流传着“只要走一圈,一个礼拜的吃喝都能搞定”的传说。因为这里是望京SOHO里的人午餐去美食街吃饭的必经之路,加上这些人“明白互联网,一说就懂”,所以大量地推人员在这里聚集,这一带也一度被戏称为“宇宙O2O中心”,不过这个宇宙中心早已经不复一年前那么疯狂。

  望京的另一个标志,就是“扫码一条街”,这里曾流传着“只要走一圈,一个礼拜的吃喝都能搞定”的传说。因为这里是望京SOHO里的人午餐去美食街吃饭的必经之路,加上这些人“明白互联网,一说就懂”,所以大量地推人员在这里聚集,这一带也一度被戏称为“宇宙O2O中心”,不过这个宇宙中心早已经不复一年前那么疯狂。

2016年7月14日,方恒国际中心,云动创想办公室,联合创始人戴明志(左)和同事在商讨工作,由于业务扩展,这家公司刚刚从方恒国际的另一套小办公室搬到这里,“望京很完整,工作、生活、孩子读书,不出望京都能解决,这里在北京东北角,平时到国贸CBD、中关村开会也还比较方便,望京里面不堵车,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进出望京太堵了,浪费时间,所以如果谁想来望京创业,最好把家安到望京来,节约时间。”

  2016年7月14日,方恒国际中心,云动创想办公室,联合创始人戴明志(左)和同事在商讨工作,由于业务扩展,这家公司刚刚从方恒国际的另一套小办公室搬到这里,“望京很完整,工作、生活、孩子读书,不出望京都能解决,这里在北京东北角,平时到国贸CBD、中关村开会也还比较方便,望京里面不堵车,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进出望京太堵了,浪费时间,所以如果谁想来望京创业,最好把家安到望京来,节约时间。”

2016年7月15日,望京街往大山子方向,车流拥堵。大山子是北京最著名的赌点之一,这里连接着望京和酒仙桥,也是连接望京与机场等外部区域的重要必经之路。

  2016年7月15日,望京街往大山子方向,车流拥堵。大山子是北京最著名的赌点之一,这里连接着望京和酒仙桥,也是连接望京与机场等外部区域的重要必经之路。

2016年7月15日,北京浦项中心,网红孵化平台网星梦工厂的新办公室内,装修工人在进行最后的施工。这个一千多平的办公空间,将成为一个“网红挖掘、培训、包装、推广”,批量产出网红。

  2016年7月15日,北京浦项中心,网红孵化平台网星梦工厂的新办公室内,装修工人在进行最后的施工。这个一千多平的办公空间,将成为一个“网红挖掘、培训、包装、推广”,批量产出网红。

在紧邻望京SOHO、悠乐汇的望京核心区域,有一地块因闲置多年而成为“菜地”。根据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网站规划公示消息,这个东北临望京街,东南临阜通东大街,面积约4.7公顷的地块,早在2013年便规划建设一家医院。“望京地区……居民存在就医难的问题,按相关标准核算本地区需设置1所800张床位数以上的综合医疗机构。”建设单位在公示采信意见公告中这样回复居民疑问。但相比望京地区那些一栋栋迅速拔地而起的写字楼、住宅楼,时过境迁,这家医院却似乎还在酝酿中。

  在紧邻望京SOHO、悠乐汇的望京核心区域,有一地块因闲置多年而成为“菜地”。根据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网站规划公示消息,这个东北临望京街,东南临阜通东大街,面积约4.7公顷的地块,早在2013年便规划建设一家医院。“望京地区……居民存在就医难的问题,按相关标准核算本地区需设置1所800张床位数以上的综合医疗机构。”建设单位在公示采信意见公告中这样回复居民疑问。但相比望京地区那些一栋栋迅速拔地而起的写字楼、住宅楼,时过境迁,这家医院却似乎还在酝酿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