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催热网红经济 如何避免烧钱无底洞?

2016-12-10 20:24 · 投资界     
   
2016年,直播吸引海量资本投入,成的互联网新“风口”。上百家直播平台相互竞争,催热了网红经济,也意味着直播时代到来。与此同时,直播平台数据造假等丑闻也层出不穷,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

  12月1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在北京召开。尖峰论坛上,多位大佬就“走进直播时代”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

  2016年,直播吸引海量资本投入,成的互联网新“风口”。上百家直播平台相互竞争,催热了网红经济,也意味着直播时代到来。与此同时,直播平台数据造假等丑闻也层出不穷,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直播市场如何规范赢得健康发展?能否避免陷入烧钱培育市场的无底洞?直播平台如何找到盈利模式?谁能在惨烈的竞争中活下来?

QQ图片20161210210409

  以下为论坛实录:

  翟文婷(主持人):我们这一场的分论坛现在就开始,欢迎大家来到中国企业领袖年会走进直播这场分论坛。我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的资深记者翟文婷。如果要说2016年的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我觉得直播绝对是首当其冲。包括今天上午可能很多嘉宾都在我们主会场看到了我们的人气网红董小姐,她今年都直播了有好几场了,我觉得可能在座的有很多嘉宾也都是网红。所以我们今天也请到了这个直播领域很多几家明星公司的老大,跟大家去分享一些直播领域的一些干货。我们进行互动之后会给大家留一点点的时间,大家可以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们这几位大佬来提问。

  我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各位,首先是来疯直播的总裁张宏涛张总,微吼时代直播创始人林彦廷总,一下科技雷涛雷总,快手的宿华宿总,斗鱼的张文明张总。我们可以先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也请每位大咖介绍一下是什么让你们动心起念决定做直播行业。

  张宏涛:来疯是阿里云集团的一个组成部分,阿里云以VC作为投融资分发平台组成的文化娱乐平台,来疯在集团里面主要负责直播的业务,优酷主要业务是长视频、短视频到直播,所以直播在大V云承担直播内容的分发平台和连接内容生产连接粉丝之间的工具。

  林彦廷:大家好,我是微吼直播的林彦廷,微吼直播是为企业提供视频直播服务平台的,怎么开始想到这个事,是因为我们从2010年就开始做视频直播,是整个中国视频行业直播起来之前,我们叫趴活,先趴在这个地方来做。视频直播,当时跟很多人讲视频直播一定会成为风口,但是没有人相信,我们认为视频直播其实刚刚拉开大幕的一角,未来还有很多的想象力。

  雷涛:大家好,我是来自一下科技的雷涛,一个叫秒拍,一个叫小咖秀。秒拍其实为移动视频提供一种媒体化的产品,用户可以在秒拍上面看到很多好玩的小食品。小咖秀用户可以通过小咖秀制作好笑的短视频内容。我们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也上线了微直播这个产品。

  宿华:大家好,我是快手的CEO宿华,快手是定位为普通人分享生活的视频社交软件,早年是短视频记录的工具,在2013年我们加上了分享的功能,在2016年加上了直播的实时互动功能,其实直播并不是快手的主要功能,但是确实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网友和粉丝之间互动的功能,所以很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分享。

  张文明:大家好,我是斗鱼的CEO张文明,斗鱼这个产品其实历史也很久了,可能大家最近这两年才知道,我们这个团队很早以前就是08年就开始创业,做游戏对战平台,当时我们做的时候,那时候技术条件还不成熟,各种限制条件很多,当时我们在PPS视频客户端上去做直播,当时我们看到很多游戏客户喜欢看游戏菜市的直播,我们做直播的念头那时候就有了。后来到了游戏对战平台是2010年底被盛大收购了,我们转去做了A站,当时2012年其实斗鱼就做出来了,我们一直到2013年底才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从2014年开始正式做斗鱼,后面的发展历程,我们当时认为直播很有做头的,市场肯定很大,但是后来的市场发展,这个市场的潜力也是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比我们预期要大好多好多倍。今年2016年的时候,直播是在媒体上被大家所社会公众熟知,号称是“直播元年”。我们感觉也是说从2014年我们开始酝酿,2015年从游戏往其他方向去发展,2016年为社会大众所熟知,我们认为直播的风口还继续在推。基本是这样,谢谢大家!

  翟文婷(主持人):谢谢各位,我刚才听了大家的分享,其实感觉到每一家的差异化还是挺大的,虽然说直播是在风口上涌出了很多很多家,但是每家侧重点不一样。我就想接着张总的话问一下,其实斗鱼确实做了很多年,但是现在感觉投入还是非常大,尤其是可能在游戏直播签约主播这一块大家都竞争非常非常激烈,有人就说可能经纪公司跟主播个个都养得很肥,但是平台投入很大,因为需要一些流量支持,你们有这样的烦恼吗?

  张文明:这个我说一下,可能外界有一个误解,可能觉得斗鱼是一家游戏直播平台,其实斗鱼最早确实是从游戏垂直领域去切入的,但是我们从2014年基本上100%是游戏内容,但是从2014年年底开始战略调整发展游戏以外的内容,到目前为止我们对游戏内容和非游戏内容差不多1:1的比例,甚至说非游戏内容有时候还稍微多一点。所以刚才说的问题,游戏主播的身价很高,外面动不动就说,比方说1个亿签的某个游戏主播之类的,首先这个水分很大,你最起码可以在后面去掉一个0。就算去掉一个0也挺多的,但是你要考虑到他的价值。说个游戏以外的东西,比方说他们足球俱乐部或者篮球俱乐部,NBA他们也天价去签球星乔丹之类的,其实花钱的人也是理智的,因为花钱是可以带来回报的。我们为什么签游戏主播呢?签游戏主播其实是一开始公司发展的策略,我们认为游戏主播有很大的粉丝效应,很多游戏主播在新浪微博上的关注数都是超过100万的,他是自带用户的,你把这个主播签下来,他能给你带来很多用户。另外,这些游戏主播他本身能给你创造很多优质的直播内容,他本身也是非常大的IP的概念,所以他本身是有用户和内容价值的,而且对用户的黏性也非常大,所以其实你签下他是不亏的。至于说你单纯从游戏主播身上看,你花了钱给他,但是他没给你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但是间接的带来直播平台的高速发展,你手头有很多用户,还可以做直播的其他的内容,这个算下来其实是不亏的。

  另外,由于平台之间的,游戏平台从2015年到2016年也是有激烈的竞争,现在也是大家逐渐冷静下来了,游戏主播的身价也是在慢慢下降。

  翟文婷(主持人):那我能问一下,签约主播的成本占总投资成本的大概比例是多少?

  张文明:我只能说是不小的比例。

  翟文婷(主持人):谢谢,接着问一下宿总,其实快手差不多2016年的黑马,您做了好多,但是2016年才渐渐被大家所知道,积累的用户量也非常非常大,很多人都觉得很嫉妒,您能跟大家分享一下您是怎么积累将近4亿的用户的,您对用户有没有做过画像的研究?

  宿华:首先快手不是一个记得嫉妒的公司,我们做了六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慢的公司,只是说在今年,可能在白领这个群体里面有了一些曝光,实际上在我们的目标用户普通人群里面已经是知名度很早就很高了,并且是耕耘了很多年,早年是非常非常辛苦的状态,现在才开始有了一些这样的进展吧。我们内部做过一些用户的调研,我们看到其实快手现在从地域分布上来讲,用户群最大的几个城市分别是北京、深圳、广州、天津和上海,基本上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几个城市,一线城市。但是从总体用户上来讲,非一线城市的用户占比在90%左右,这也是跟中国人口分布差不多,我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之处,当然也是更快手过去的发展策略有关。快手以前是从来不做任何推广的,完全是靠用户的口碑传播,所以在人群里面基本是比较均匀的分布。当然有一个特点,因为快手做得很早,六年前做的时候基本上是比较年轻的人容易接受短视频的形态,实际上对于成熟人群接受短视频的量是相对比较早的,快手的年轻人比例比较高,我们现在大概87%都是90后,应该是90后占比非常高的一款产品。

  翟文婷(主持人):宿总,您刚才听到跟今年您的策略调整有关系,之前快手的内容是不做引导的,您会为了调整这个策略,是有做内容的引导吗后来?

  宿华:不是,因为快手首先是对内容有管理,但是因为我们的定位是给普通人记录自己的生活,这种生活状态并不是快手所能够引导的,每个人的生活是他自己决定的,我们更多是忠实记录,当然记录完了之后能够很开放地分享给所有人。

  翟文婷(主持人):谢谢!一下科技的雷总,今年感觉到一下科技手上一下子握了有三个特别牛的产品,还背靠了微博,其实你们的起步不是最快的,你们能分享一下怎么在起跑落后的情况下还能取得这么快速的增长吗?

  雷涛:你指的是直播这一块,对吗?

  翟文婷(主持人):对,一直播。

  雷涛:其实直播我们进场比较晚,是今年5月份才上线,早一些产品的在2015年上半年就已经上线了,一直播在做的时候有一些优势,能够帮助我们更快地成长。首先来讲,一直播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打通了微博和一直播的关系链,意味着微博里面的很多用户当他要去发起直播的时候,一直播是他唯一的选择,这其中有很大量的明星网红通过一直播来完成了直播的内容升级,这是一直播的第一个优势。

  第二个优势在于,因为一直播打通了我们跟微博的关系链之后,明星和网红能够通过一直播更多地去实现,通过直播去实现,不管是宣传的价值还是商业的价值,比如说很多网红现在能够通过一直播去进行电商的销售,包括未来做付费的内容,都会给优势用户很多的想象空间。

  第三个优势,一直播完成了秒拍和一直播两种不同内容的打通,我们知道直播的内容比较弱的,直播之间有很多有价值的内容会因为时间过程被淹没了。一直播的用户可以把直播中间的亮点内容通过短视频分享出来,去进一步扩大内容上的传播力。这三个方面对一直播的发展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