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毕业的陈一发,也要凉了

2018-08-02 11:16· 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  科技唆麻 
   
前段时间,冯提莫因粉丝挪用公款打赏被“打码”上央视,斗鱼还能默不作声,但这次陈一发儿斗鱼是真的不敢保了。

  发姐,要凉了

  “斗鱼一姐”的位子不好坐,谁在上面待得都不安稳。

  前段时间,冯提莫因粉丝挪用公款打赏被“打码”上央视,斗鱼还能默不作声,但这次陈一发儿斗鱼是真的不敢保了。

  昨天晚上7点19分,斗鱼直接在官方微博上贴出了对陈一发儿的处理公告:1.禁播陈一发儿的直播间;2.主动上交相关材料,要求严肃处理;3.将启动对所有主播的爱国主义教育。公告全文语气坚决且明确,没留一点儿余地,看来这次陈一发儿真的凉凉了。

  这次事件的导火索说起来已经十分久远了,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一段直播视频,视频中,陈一发儿公然说出了“南京大屠杀啦”,“东三省不保啦”,“日本刀好快啊”的言论,全程语气轻松,面带微笑。这段视频近日在网上流传,网友随后继续爆料补刀称,陈一发儿还曾在游戏中把游戏人物动作称作“拜见靖国神社”。这种把民族惨痛记忆拿来开玩笑的事,已经触及了法律和道德的红线,斗鱼就算有万分舍不得,也不会拿整个平台的命运开玩笑。

  生于斗鱼 死于斗鱼

  陈一发儿是斗鱼的“顶级流量”,坐拥1100多万粉丝,和冯提莫关于谁是“斗鱼一姐”的争论从没断过。甚至有网友调侃,这次出事儿就是冯提莫的粉丝为了扳倒陈一发儿努力的结果。在“斗鱼四大歌姬”里,陈一发儿的粉丝量仅次于冯提莫的1600多万,远远超过另外两位阿冷和二珂的500多万和300多万,在直播间已经被停的情况下,现在仍然高居“巨星主播榜—单机热游”的本周榜首。

  陈一发儿的粉丝叫她“发姐”,别称“电竞贾玲”、“电竞长泽雅美”。“我叫陈一发,身高一米八”的“经典语录”被粉丝们津津乐道。靠直播游戏、唱歌、“开车”火起来的陈一发儿在粉丝眼里“嘴贫、好看、善良、不卑不亢、真实”,是个有自己思考的人。

  从时机上说,陈一发搭上了直播平台的第一班车。她算得上是斗鱼上最早的一批主播,2014年,她还在建筑设计院做工程师时,就已经开始直播游戏和画工程图,开播一个月就有了几十万粉丝。两年后,直播行业迎来爆发,陈一发辞职正式签约斗鱼,就在这年,她的《童话镇》火的一塌糊涂,甚至成为了网易云音乐2016年“TOP100音乐榜单”的第一名。又一个两年过去了,陈一发儿的直播生涯却彻底跌倒了谷底。

  浙大毕业为何也躲不过主播的low

  主播素质良莠不齐的乱象是与直播行业伴生的。大量素人主播凭借自身的某个特长,迅速积累粉丝,并做大了自身的影响力,但绝大多数的主播受教育程度不高,很难做到谨言慎行。例如,因在喊麦中描述吸毒的YY红人天佑是初中学历、直播中污言秽语的卢本伟大学没毕业、让他们明辨是非黑白,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但陈一发儿并不在这之流,出生于教师家庭,毕业于浙江大学的她并不应在这种小事上犯错误,道歉信里她解释自己是“一时口快”,或许是理工科出身本身就对政治不敏感?又或者是与形形色色主播相处太久,早已“泯然众人”?但总之,调侃就那么不经意地说出去了。

  与明星相似,主播赖以维生的无疑是“流量”二字。主播界的体量虽然没有演艺圈大,但制造舆论的能力并不差多少。土味圈有天佑和牌牌琦相互diss的“喊麦”与“社会摇”的对立;游戏圈有卢本伟与孙亚龙“表面兄弟”的佳话;冯提莫从红了以后包养门、床照门的绯闻就没停过。站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主播,就没有混不下去的。

  但浪大了也会把自己拍死。这些主播尝到舆论带来的人气后,很容易深陷对舆论的依赖。但舆论不是那么好控制的,斗鱼的2亿用户,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把主播淹死。

  陈一发儿比其他主播聪明的地方在于她并没有那么费尽心思地去经营自己。比起冯提莫这个快本常客,她很少上综艺,充其量接一些商演,虽然流量少点,但起码绯闻不会纠缠不清,安稳的赚点钱也挺好。

  平台自身都难保 更别说保主播

  舆论是一个很容易失控的东西,不仅主播经常玩火自焚,连平台都经常受到连累。16年初,网络上爆出了斗鱼主播“直播造人”的事件,开启了对直播行业整改的序幕。17年底,又爆出360旗下的水滴直播平台侵犯用户隐私的行为,受到全网唾弃,周鸿祎不得不亲自发声明卖惨。

  可见,即使是一家平台在面对全网的舆论时,也是势单力薄的。因此,当某个主播被实锤并掀起足够强的舆论时,即使是一家平台也要明哲保身。

  那就更别说被央视和文化部点名封杀了,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遇到这种情况,平台恨不得把自己摘干净,否则,接下来一系列的整改保准让你喘不过气。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因网红“温婉”不符合社火主义核心价值观,而被关注、被约谈、被下架、被整改的抖音。

  不会自我管理的网红,走不下去了

  从2016年至今,政府对直播平台的监管一步步越来越严。2016年直播市场井喷式发展,同时存在的直播app多达数百个,随之而来的是直播行业的乱象丛生。前有男主播开直播间直接起名“直播造娃娃”、后有“郭mini”直播时突然脱衣,不雅直播事件频频发生。有关部门终于看不下去了,2016年4月份《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首先在出台,要求主播必须实名认证,所有直播房间加水印,涉政、涉毒、涉黄等情节严重的列入黑名单,并要求审核人员24小时监管。5个月后,广电总局再发通知,所有直播平台必须持“视听证”上岗,未经批准名称中不得含“TV”等电视专有名词。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冒进思想在直播行业盛行已久,严监管下,还是有不少主播“顶风作案”。凭借喊麦一炮而红的MC天佑创作的歌曲多首“涉毒”,更是在直播中直接用喊麦的形式描述吸毒的感受;五五开卢本伟直播中挑唆粉丝开骂,脏话满口不堪入耳,和天佑一起上了趟《焦点访谈》;快手牌牌琦和仙洋开撕炒作无底线。这些当红主播无一幸免,全被封杀。牌牌琦被封禁后,就连在其他主播直播中戴口罩闪过,也让那位主播连坐封禁一天,陈一发儿在2016年的直播视频现在被扒出,还遭遇了如此严厉的处罚,人红是非多,枪打出头鸟,为了有效治理直播乱象,监管部门这样做,也算是最有效的警醒手段了。

  公众人物因为被“扒坟”而丑闻缠身的事件并不罕见,在豆瓣八组上关于各种明星“前史”的新故事司空见惯。网友们扒坟的手段也越来越高超,豆瓣,人人,贴吧,ins,微博小号等等曾经留下过痕迹的地方给“扒坟者”留下了可能。

  有知乎网友在评价此次陈一发儿事件时,引用了17世纪法国政治家红衣主教黎塞留的一句名言,“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我一定能够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

  严格的监管环境和开放的互联网空间,让现在的网红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学会自我管理。陈一发儿这件事,告诉我们网红不仅要管好自己的现在还要管好自己的过去。MC天佑的教训告诉我们,违法的事不能干,但控制好自我表露的欲望同样重要。而冯提莫“借光”上央视新闻的经历,则告诉我们“你的粉丝,决定了你的高度”。

  总结

  监管越来越严,环境鱼龙混杂。稍有不当言论就要面临被禁的风险,而且不单要保证自己不违规,还要避免被“脑残粉儿”牵连。靠直播发展不是长久之计,不少高人气当红主播也在谋求转型。

  进军娱乐圈声势浩大的冯提莫,频繁上综艺,和张韶涵同台合唱,还在《男人装》封面秀了一波,不过目前看来想要成为娱乐圈里的“流量小花”道阻且长。周二珂去年二月宣布向歌手转型,发了两手新歌,开专场巡演,签约香蕉计划,但如今来看也是尚未“出圈”。

  相比女性主播,男主播的转型路径就更加务实了,“国服第一狼王”JY戴士的线下狼人杀俱乐部“JY Club”开得风生水起,炉石主播“IG囚徒”也在线下开起了电竞馆,虽然都是依靠自身主播的人气吸引粉丝,但线下圈钱之路似乎走的更踏实。当然,靠线下“圈钱”能蹦跶多久,也同样是个未知数。

  总之,网红难当,套用GQ的一个标题“小孩子才放纵,网红都得憋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8日
      星火钱包
      星火钱包
      A+轮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8日
      Cobo Wallet
      Cobo Wallet
      A轮 13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10月18日
      新学说
      新学说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8日
      Momenta
      Momenta
      战略投资 20000万美元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