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与他的子弹短信:意图挑战微信,还是虚张声势?

2018-08-26 09:20·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风间海色 
   
在这场看似有着硝烟的战斗力,或许更多的人,只是想做一个生态里的“顺民”。比起老罗一天到晚挂在嘴边的“颠覆世界”,子弹短信的崛起,与罗永浩的态度背后,是一个隐隐浮现的未来生态蓝图: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我们如今已经很难绕开BAT。

  连续三天,“子弹短信”屹立在App Store社交免费榜榜单之巅。一向日天日地的老罗说,他有点害怕。

  罗永浩的害怕,显然是玩笑之语。但一个App的火爆,绝不可能是无端的。

  在锤子科技发布会时,邦哥用一种一言难尽的语气,吐槽子弹短信怎么看都是个鸡肋应用,噱头大于能力。但在试用两天之后,邦哥已经进入了到处游说别人下载子弹短信的行列——在被微信的各种不友好折磨数年过后,一款完全哪疼戳哪的办公用即时通讯软件,似乎让我们有了一种扬眉吐气般的快感。

  首先邦哥“将信将疑”地下载了安卓版本的子弹短信:下载后的界面很干净。虽然这款软件本身并非是锤子自研,而是来自快如科技,但UI设计和欢喜云的一系列App理念颇有相似之处,都走干净明了的简约路线。

  和很多人一开始反应的“默认读取通讯录”不一样,邦哥在进入软件时,得到了一系列获取权限的系统提示,只要选择拒绝,软件并不会自动读取手机通讯录或者地理位置等隐私信息。

  子弹短信的主打功能,就是“实时语音转换文字”,这项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据官方介绍识别准确率高达97%。邦哥在体验过程中对其识别率也算得上满意,相比同样具备这一功能的腾讯QQ所自带的非实时语音识别,子弹短信的识别率已经算得上相当良心。

  子弹短信官方微博的视频中,将罗永浩“语气词”处理消音

  通过上面的演示视频,我们可以发现,子弹短信识别率基本可以满足常规需求,而一旦识别出错,同时发送的语音还可以作为“备选”方案。这种方式在解决了语音信息拉低效率的痛苦之外,又一定程度上防止了识别错误可能产生的误解,保证了交流时传达信息的准确度。

  甚至,如果发送者愿意牺牲一点效率,还可以对识别出的文字进行二次编辑再发送:

  演示视频中,巨大的欢呼声来自老罗宣布“语音进度条可以拖拽”的时候。用罗永浩的话说:“我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软件不让拖动这个进度条!妈的!”

  差不多骂出了所有微信语音使用者的多年心声。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被这个景象逼疯

  最具效率的解决方案+考虑习惯和需求的备选方案,老罗标榜着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产品细节”,换来的是相当不错的用户体验。邦哥在试用过后,评价从“鸡肋”变成了“确实好用很多”。

  当然,以语音为主输入模式的设定,让邦哥的小伙伴很崩溃:要是我想发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还要仰天长笑三分钟吗?!

  为了解决类似问题,子弹短信设置了切换为文字输入的按钮

  我们姑且不讨论坊间指责锤子和快如科技花钱给“子弹短信”刷榜的指责,在App Stroe社交免费榜榜首位坐着的第三天,子弹短信的确有它值得称道的地方。因此另一个问题被提了出来:子弹短信,有没有可能成为主流,撼动微信?

  就目前来看,邦哥认为,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无法跨越的壁垒:社交关系巨大的迁移成本

  一个或许所有做社交类App的创业者都无法绕开的问题是:社交关系的迁移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这就是腾讯系的核心竞争力,是后来者几乎不可能跨越的壁垒。

  虽然子弹短信可以给未注册用户直接发送短信,但这个功能对于扩大用户并没有太多实际效用。市场上并非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产品,中国移动当年出的“飞信”也曾昙花一现,打的就是“App——短信”的互通模式,而且还不用付出“短信费”。而子弹短信目前甚至连“免短信费”都做不到。

  事实上,短信这种形式,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差不多已经是为了验证码而存在的东西了,根本无法满足多媒体时代的常规需求。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子弹短信在效率方面的提升,只是一个跟“用户体验”有关的东西,很难成为抛弃微信的理由,这就引出了接下来的问题——

  巨头不傻:我不做,是因为需求太小

  快如科技可以做出的App,腾讯做不出来么?

  答案其实显而易见:巨头之所以为巨头,是因为它们更在意投入产出比,把生产力用在刀刃上。

  微信是一个有 10 亿日活的软件,腾讯依然有着相当强劲的研发能力,但在这样大用户体量的软件上,每做一个改动,都一定会考虑这个场景能有多大,如果不够大,它是不会做的。需要提升微信使用效率的一般是好友众多、工作繁忙的人群,但这部分人群在微信的体量里,其实也只是一小部分——语音无法拖动进度条,可这么多年大家不也用下来了么。

  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如果腾讯的工程师们都去做快如科技做的事情了,那么谁来开发“改变世界”的微信小程序

  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一些体验显然是被牺牲掉了;但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一些老生常谈的功能点始终没有提上日程,往往是因为“需求不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腾讯的做法实际上是对高级生产力的解放:可以研发出AI的人,就不要去做AI就能做到的事情。

  写在最后

  老罗说,这是“次时代的即时通信软件”,言谈之间的自豪溢于言表,就差说出“子弹短信是天选之子”了。

  但让子弹短信成为主流,恐怕也不是罗永浩或者快如科技的目的。在回应市场“挑战微信”的说法时,老罗是这样说的:

  “腾讯投资部貌似已经在接触快如科技了”,这似乎才是真正的“点睛之笔”:或许老罗真的是个被做手机耽误了的产品经理。把一个软件、一家公司推上前台,推高估值,自己也能从中赚取投资收益——这样的“带货能力”,算得上令人惊叹。罗永浩的营销和广告天赋,再一次得到了出色的证明。

  而在这场看似有着硝烟的战斗力,或许更多的人,只是想做一个生态里的“顺民”。比起老罗一天到晚挂在嘴边的“颠覆世界”,子弹短信的崛起,与罗永浩的态度背后,是一个隐隐浮现的未来生态蓝图: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我们如今已经很难绕开BAT。

  或者说,已经很难绕开腾讯和阿里。

  腾讯自己的研发团队没有时间做,或者因为需求不足而牺牲掉的用户体验,由其他更“草根”、更“精简”的个人团队,或者创业团队来补足。这样的模式,有可能越来越成熟、稳定,形成完整的生态链乃至生态圈。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说,巨头垄断是互联网世界必将出现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别人就没有饭吃了。鲸鱼腹中另有一个世界,养活无数生物——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以及正在迎来的巨头时代。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