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巴菲特饭局之后,他的公司股价大跌、贷款违约,自己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8-09-28 11:14 · 野马财经  徐悦邦 张译文   
   
借壳上市时的7倍溢价对朱晔和他的天神娱乐来说只能算是一个新的开始,远未结束。Wind数据显示,若从借壳上市预案披露时的价格算起,算到天神娱乐125.20元/股的历史最高价,区间涨幅接近8倍,最高市值一度接近350亿元。

  9月26日,深交所向上市公司天神娱乐(002354.SZ)下发的一封关注函引起市场瞩目。函件显示,天神娱乐因资金状况紧张无法按期偿还两笔银行贷款,逾期金额共计1.35亿元。

  或许谁也未曾想到,1.35亿元就让A股市场的“明星”天神娱乐陷入窘境。

  3年前,天神娱乐可是无限风光,从借壳上市时24亿元的估值一路狂飙到近350亿元。时任董事长朱晔甚至还曾豪掷1500万元,只为与股神巴菲特共进一顿午餐。

  然而,曾经沧海难为水。现如今朱晔也可能是华人富豪圈里,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之后,混得最不如意的一位。

  天神娱乐仿佛在过“本命年”

  “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若是身陷窘境的天神娱乐听到这则笑话,恐怕也只能露出苦笑。2018年对天神娱乐及其实控人朱晔来说,都显得流年不利。

  截至目前,朱晔所持天神娱乐股票质押比例达98.94%,并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半年报,朱晔持有天神娱乐1.31亿股,持股占比为13.94%。

  在今年5月,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9月20日,麻烦缠身的朱晔选择辞去天神娱乐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只好与这家他一手带大、成立已8年的天神娱乐说了一声再见。

  作为天神娱乐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的朱晔烦恼多多,其实天神娱乐公司遇到的麻烦也是不少。

  业绩大幅下滑,股价大幅杀跌,银行贷款违约,这些几乎成为天神娱乐近半年多来的关键词。

  9月26日,在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后,天神娱乐股价却一反常态,早盘一度冲高7%,随后在震荡中反复画“心电图”。截至收盘,天神娱乐总市值仅剩62亿元。9月27日,天神娱乐却以高开4个点开盘。股价表现越来越不合常理,也越来越妖。

  然而,今年以来天神娱乐股价跌幅已逾60%却是清晰的事实,也引得无数投资者竞折腰。

  图为天神娱乐股价走势图,截图来源:同花顺

  与一路向南的股价表现相呼应,天神娱乐的业绩也是令人难堪得很。2018年半年报显示,天神娱乐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34亿元,同比下降2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近60%。

  若将时光拉回3年前,朱晔和他的天神娱乐面对的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巴菲特饭局换来200倍浮盈

  2015年6月,巴菲特午餐竞拍再一次出现中国人的身影,埋单者正是朱晔。

  朱晔以234万美元(约15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和有着“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之后,朱晔成为第3位坐到巴菲特“午餐桌”上的中国人。

  市场一度哗然。因为与段永平和赵丹阳相比,朱晔并不那么出名。朱晔控股的天神娱乐只是一家在中国A股中小板上市的公司,最新年度净利润仅为1.08亿元人民币。

  3个月后,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9月8日中午11:30,朱晔和他的小伙伴来到了纽约有着“权力之屋”称号的Smith & Wol-lensky餐厅,准备在一个靠近厨房、敞开式的9人桌上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在午餐前,朱晔对这顿午餐的期待是“开心就好”,至于问什么不问什么都不重要。朱晔确实也挺开心,因为接受美国几家媒体的采访而耽搁了入席时间。

  图为朱晔(右三)与巴菲特就餐合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也难怪当时有人认为,朱晔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举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的是自家股票。Wind数据也显示,天神娱乐2015年9月的股价在63元/股到73元/股之间。在朱晔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天神娱乐的股价一路飙升。

  2015年12月,天神娱乐的股价摸到历史最高峰125.20元/股,较9月份的最低价63元/股已接近翻番。若以彼时朱晔持有的4664.43万股天神娱乐股票计算,与巴菲特共进一顿午餐后,朱晔在4个月内实现的浮盈最高达30亿元。

  如此算来,一顿1500万元的巴菲特午餐埋单换来200倍的浮盈,朱晔也算名利双收。这也怪不得在竞拍午餐成功后,当有人问及朱晔值不值时,他会说:“很值啊!”

  这顿持续了3个小时的巴菲特饭局,让朱晔感慨得到的启发挺多,其中最核心的则是“大道至简,贵在坚持”。饭局之后,朱晔说“我想要的都获取到了”。

  在这场巴菲特饭局上,朱晔曾向巴菲特表示,“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其实,嘴上说着“炒股不行”的朱晔,却是个资本运作的高手。

  一句“遗憾”无法实现甩锅

  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朱晔,对于北京的四季交替异常熟悉,也在经历着北京的发展变化,时常想着参与进来为现状做一点积极的改变。

  然而,在经历了多次创业之后,朱晔于2010年3月成立了一家游戏公司——北京天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神互动”,天神娱乐前身)。同年年底,天神互动推出的第一款产品ARPG武侠页游《傲剑》大受欢迎。

  成立仅一年之后,天神互动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盈利逾7000万元。不久之后,光线传媒、天津君睿祺、北京润信鼎泰等机构投资者已纷纷出现在了天神互动的股东名单中。

  2014年1月,天神互动借壳科冕木业上市的重组预案披露。同年7月,天神互动借壳上市获证监会批准,并于半年后改名为天神娱乐。距离天神互动创立还不到4年,朱晔等人便已创造了一个造富神话——从300万元的启动资金到24.51亿元的估值,增值了816倍。

  对此,前金科资本高级合伙人刘淳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2014年是游戏行业并购重组大年,当时游戏概念股动辄几十、上百倍的市盈率。若以天神娱乐借壳上市时24.51亿的评估值和公司2013年1.38亿元净利润计算,它的市盈率低于20倍,算是相对合理的”。

  然而,借壳上市时的7倍溢价对朱晔和他的天神娱乐来说只能算是一个新的开始,远未结束。Wind数据显示,若从借壳上市预案披露时的价格算起,算到天神娱乐125.20元/股的历史最高价,区间涨幅接近8倍,最高市值一度接近350亿元。

  朱晔执掌的天神娱乐自借壳上市后便开启了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

  图为天神娱乐近几年的并购项目,截图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通过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天神娱乐近几年的营收和净利润情况显得十分喜人。然而这一狂飙突进的做法却为天神娱乐埋下了隐忧,最突出的就是并购过程中累计的巨额商誉减值风险。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报,天神娱乐的商誉高达65.41亿元。至于商誉是否会成为天神娱乐并购的后遗症,仍有待时间给出进一步答案。

  朱晔在辞去天神娱乐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次日,曾在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对此回应称天神娱乐上市以来“每一次外延式发展,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绝非贸然激进。遗憾的是,对行业市场、资本市场波动性预判不够充分,更无法干预相关政策的疏严。”

  一句“遗憾”显然无法完成甩锅。世事难料,朱晔可能也没有料到今天。在朱晔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他和巴菲特的合影,依旧在无声地叙述着过去的辉煌。

  往事业已成烟。如今的朱晔虽已暂别天神娱乐,但该来的却躲不掉,留给朱晔和天神娱乐的窘境依旧待解。你是如何看待朱晔和他一手带大的天神娱乐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