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狂人”贺建奎:基因=金?

2018-11-28 08:19 · 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  缪凌云 韩蕾   
   
作为科学家的贺建奎,自己亦掌握着一个围绕基因技术建立,已经初具规模的商业版图。

贺建奎握住了上帝的手术刀,让全世界很多人都感受到未知的恐惧。

2018年11月27日,受“编辑婴儿”事件影响,A股基因版块全线下跌。其中,与贺建奎有着些许联系的天壕环境(300332.SZ)收跌2.86%;另一家被牵扯其中的港股公司和美医疗(1509.HK)盘中也一度跌逾8%,直至尾盘拉升翻红。

野马财经则注意到,作为科学家的贺建奎,自己亦掌握着一个围绕基因技术建立,已经初具规模的商业版图。

来自导师的“财富”

贺建奎在生物基因领域的发展轨迹与理念选择,与之在美国的留学经历有着莫大的关系。

2007年,贺建奎进入美国莱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而后进入斯坦福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在这两所学校,他分别结识了Michael Deem(迈克尔·蒂姆)、Stephen Quake(史蒂芬·奎克)两位教授。

迈克尔·蒂姆教授是莱斯大学生物工程系系主任、贺建奎的博士导师,在生物化学与基因工程领域颇有建树。可谓贺建奎学术领域的领路人。

迈克尔·蒂姆对HIV(即“艾滋病毒”)的免疫逃逸机制有着长期的研究,这些过程就涉及到对DNA/RNA中基因的观察、试验、编译。与此次引起巨大争议的“艾滋病基因编辑”有着密切的联系。

至于斯坦福大学的史蒂芬·奎克教授,对贺建奎的影响更多的体现于财富观。

“在斯坦福,我的人生观第一次被真正颠覆了”,据《深圳商报》报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贺建奎表示,他原本认为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这样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可在斯坦福大学,他却发现导师奎克不仅仅是生物测量、基因组学领域的专家,更是一位研究成果产业化的高手。

据悉,史蒂芬·奎克教授是亿万富翁,名下有十多家公司,在三家上市公司拥有控股权。

2013年,奎克参与创立的无创产前检测的Verinata Health公司,被全球基因行业老大Illumina,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2015年,医药巨头百时美施贵宝(BMS)斥资12.5亿美元收购了肿瘤药研发企业Flexus BioSciences;同年,奎克为创始人之一,仅仅成立4年的单细胞基因组学公司Cellular Research,成功出售给世界知名医疗设备公司Becton Dickinson(BD)。

除此之外,1999年,依托“微流控技术”,奎克成功创办富达(Fluidigm)公司。截至2016年,富达公司年收入近亿美元,全球员工超400人。

史蒂芬·奎克的创业生涯中,也曾留有遗憾。

2008年,库克旗下Helicos BioSciences公司,推出了世界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单分子测序仪,即第三代基因测序仪。但因为售价过高、经营不善等原因,该公司于2012年宣布破产。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017年,贺建奎执掌的瀚海基因推出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背后,即有着史蒂芬·奎克的身影。

归国科研还是淘金?

受奎克的影响,贺建奎不再掩饰他对于财富的认可,提出“财富和科学可以共融”,并在一直“践行”这一观念。

2012年,贺建奎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孔雀计划”,回国进入南方科技大学任职,并在南方科技大创立贺建奎和Michael Deem联合实验室。

当年正值禽流感(H7N9)疫情爆发,在流感疫苗领域亦有探索的贺建奎,还曾火线建立团队,积极参与相关药物的研制。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虽然直到2016年、2017年才声名鹊起。但瀚海基因其实早在2012年已经注册成立,并很快开始了三代基因测序仪的研究生产。

换句话说,回国伊始,贺就同时开始了产业化的布局。

而史蒂芬·奎克不仅为瀚海基因的首席科学顾问,在测序仪的研究过程中,亦频频现身。

第三代测序仪带给贺建奎的名声与财富都是巨大的。

仪器宣告问世后,贺建奎接受了央视的专访,在镜头中,贺建奎兴奋地表示:“有人说,我们掀起了全球测序界的震动,没错,就是我,贺建奎,是我干的。而且,第三代测序仪的准确率比美国的、英国的还要准。”

经此一役,贺建奎风头无两,他的瀚海基因不仅被视为国内龙头华大基因(300676.SZ)的有力挑战者,甚至在部分媒体文章中,开始与Illumina进行对标。

除了舆论上的赞美,瀚海基因也获得了大量资本的青睐。

根据瀚海基因官网信息,截至目前,公司合计获得过五轮融资。其中,2018年4月刚刚完成了2.18亿元的A轮融资,同晟投资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参与跟投。

有意思的是,瀚海基因股东名单中,多为中小创投机构。例如与之有关系的天壕环境(300332.SZ),是通过福州紫荆海峡科技投资旗下济南晟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有少量股份。

而一家名为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威集团)的企业,不仅在天使轮、pre-A轮多次投资贺建奎,而且在瀚海基因的商业化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更加重要的是,在贺建奎与和美医疗的合作中,正威集团扮演了重要角色。

神秘商业推手

依托两位导师的技术与理念,贺建奎成功创立了瀚海基因。这家公司的发展与成长,则与另一位名叫“林志通”的人士关系密切。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林志通有着多重身份。

一方面,林志通是前述瀚海基因早期投资方,正威集团旗下公司深圳正威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还是深圳正威国际集团(下称:正威国际)国际医疗事业部总裁。资料显示,正威集团和正威国际为兄弟公司。

另一方面,天眼查数据显示,此次深陷“基因编辑婴儿”风波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下称:深圳和美)为港股上市公司和美医疗(1509.HK)的子公司。

虽然在事件发生后,深圳和美曾多次表示,该事件与医院无关。但在公司股权结构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却找到了一丝端倪。

资料表明,深圳和美共有两位股东,除控股股东贵阳和美妇产科医院有限公司外,还有一位自然人股东林志通也持股8%,并且这位林姓股东还在深圳和美担任监事一职。在早期和美医疗披露的聆讯资料集中,林志通持有公司0.21%的股份。

林志通与贺建奎、和美医疗的关系密切,双方的合作也很快开始。

2015年12月,和美医疗公告显示,公司和瀚海基因在香港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和美医疗将与瀚海基因制定及实行先进的遗传基因检测业务。在齐鲁网发布的一张当时签约仪式的照片中,依稀可以辨别左七的位置是贺建奎。

两年过后的2016年,瀚海基因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项目入选深圳市孔雀团队,获4000万资助。没过多久,林志通所在的正威集团就又携手其他两家机构对瀚海基因进行了Pre-A轮的融资。

但是,在2017年7月,工商资料显示,正威集团已经完成了股权退出。

不过,双方的牵扯却没有完全终止。2017年12月,正威国际相关领导还前往贺建奎所在南方科技大学,与学校达成了在医疗、大健康和产业基金等全方位战略合作意向。

更让人意味深长的是,在2018年11月26日,站在风口浪尖的贺建奎独家接受了美联社的专访,在一篇名为《Chinese researcher claims first gene-edited babies》文章配图显示,一位音译为“Lin Zhi Tong”的人也在深圳接受了采访。

野马财经通过与林志通此前去往南宁的调研的照片进行比对,大概率显示接受美联社采访的就是林志通。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深圳和美询问林志通的相关情况,对方表示“没有听说过,不知道、不清楚。”而瀚海基因公司电话则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基因领域的研究被誉为“上帝的手术刀”,业内也并不缺乏“狂人”,例如将“永存、永生”的愿景刻在公司门口的汪健。但抛开技术层面,有关伦理的红线大家都慎之又慎。你对贺建奎的行为怎么看?欢迎评论区留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