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时带6个同学肄业创业,这个90后凭什么?

2019-01-30 07:39·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Hannah 
   
他并不讳言年轻带来的选择经验局限,但在奋力创业的路上他发现了踏出去才是最重要。


2015年6月,广州最闷热的季节,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桂培炎和6个伙伴集体休学,怀着“要做中国首款私人定制无线耳机”的梦想,只带着简单的行李从美国飞回国。

四年后,从一个懵懂的学生到独当一面的创业者,桂培炎带领这个年轻的团队完成了逆袭:从7个人变成了200人,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又拿到了IDG领投的3.25亿融资。

从有创业想法开始,向左还是向右时刻都在考验着这个92年出生的年轻创业者:继续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完成学业还是休学创业,选自己喜欢的产品经理还是CEO角色,走设备研发路线还是应用路线.......

他并不讳言年轻带来的选择经验局限,但在奋力创业的路上他发现了踏出去才是最重要。

7个肄业生

创业对于桂培炎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在国际学校读高中期间,为了不再花爸妈的钱,他和两个同学成立工作室提供留学服务,当时每个月会有十几万的收入。

大二的时候还曾和朋友在各个贸易平台上接单,然后去国内寻找优质供应商生产,按需生产完之后再给到欧洲、土耳其等世界各地的客户,赚取差价。但后来由于利润以及精力问题,桂培炎认为对于工科背景的他来说“并不能当作一个事业来做”。

大三的时候,美国的学生中流行一种手工定制的耳机,价格高达数百美元。发现商机后,他与同校材料工程、机械工程、电子工程以及策略媒体等专业的几个伙伴挤在7㎡的阁楼里鼓捣了几个月,成功开发出3D打印定制式耳机,半年内挣到30万元人民币。

2014年,他们参加了北美地区创业大赛,通过激烈竞争桂培炎和团队在13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斩获桂冠。而在这项由美国人举办的创业比赛中,黑格团队是唯一一支非美籍参赛队伍,而这也给了他创业的信心。

当时,桂培炎的想法很简单:想去改变一些事情。

有了创业念头之后,他给其他6人挨个打了电话,“在电话里我只给对方五分钟做决定,大家不能讨论商量,不要去问父母的意见,你要回去就回去,不回去就不回去”。

彼时,这6人中的四个正读大三,一个大二,还有一个大四马上要毕业。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被誉为“公立常春藤”,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并称“美国公立大学三巨头”,它的工程学院在美国大学中始终排在前五,休学创业意味着放弃这个学历本身带来的荣耀以及必须面对来自家庭的反对和创业成功率低的后果。

但在他看来,那个时候人心最齐,不能等下雨的时候再收衣服。就这样带着一腔孤勇和不确定性,7个人在2015年儿童节当天踏出了广州白云机场的大门。

最想做产品经理

回到广州之后,7个人开始兵分几路找办公室、注册公司、找投资人、完善产品.....在找到租金合适位置合理的办公室之前他们只能在桂培炎的家里搭起临时的实验室,一切都是不曾经历过的复杂。

对于创业项目来说,生存条件就要有融资,“刚回国时我们都是拿着计划书到全国各地寻找投资者”,桂培炎形容这是“跨省围捕”。

属于黑格科技自己的办公室也在广州天河区的联合社区正式落户,公司的运营步上正轨。七个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特长选择了职位,CEO的职位是最后选剩下的,桂培炎最想选的其实是产品经理,而他也是团队中公认动手能力最强的。

在谈到核心创始成员的角色时,他更倾向于让大家在一个方向上沉下来,在他看来,很多从学校出来的创业者很难做角色的转换,认为错了还会有人让你改正,所以会出现频繁更换角色,这其实会导致更迷茫。

除此之外,这种团队决策方式也被桂培炎保留到现在,比如在决定要不要建立智能化工厂时,他会召集核心成员把所有的利和弊写下来,包括投资成本、建设必要性等,之后形成方案,经过讨论寻求一个最优解。

随着业务的发展,团队由最初的7人发展到20人、100人直到现在的200人,在以倍数增加的同时,如何让这个团队持续保有战斗力对桂培炎来说是个挑战。

他也逐渐发现了人员管理上的不足:有些事表面能看到,但是在落地执行和实际执行层面上这个年轻的CEO还是有些抓不到,这就让管理上显得松散缺少章法。

桂培炎并不回避谈论这些管理上的问题,并且他说自己性格上有些“冲”和“激进”,引进更有经验、年长的管理者可以平衡一下。从2017年桂培炎开始引进行业内在管理、供应链生产、研发、市场等诸多领域更有经验的人,调整内部团队朝着多元化方向转换。

但如何和年长的、专业技能高的中高层管理者沟通,对于很多年轻创业者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桂培炎表示,抱着学习的心态很重要,这些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不是雇员而是合伙人,会给予足够的赋权空间。

立即去行动”

桂培炎和团队最初回国创业是奔着定制化耳机而来,但很快桂培炎就意识到作为一个实验室出来的项目团队拥有着最前沿的极客思维,但消费者并不是。

当时他们研发出了一款App,通过拍摄一段视频,可以扫描到相应的耳型数据,再用3D打印机打印出相匹配的耳机。这款耳机叫“黑磁”,用手机扫描耳型后,消费者5天就可以拿到手。但消费者大多是非专业人士,有些视频就采集不到关键的数据。

这些问题对于桂培炎和他的团队来说,始料未及。但很快桂培炎调整策略,推出了第一款名为U1的双蓝牙无线耳机。在采集3000多对人耳轮廓数据的基础上,打造更舒适的外形,耳机上市半个月仅官网便售出1万余台。

虽然从耳机应用端挖到了第一桶金,但3D打印的定制耳机市场是有限的,在桂培炎的规划中,黑格科技要做一家平台创新型的科技公司,仅仅着眼于耳机的规模还不足以支撑黑格科技的发展。

在3D打印行业,设备研发、销售是不少公司的选择,市场上对于究竟应该走设备研发路线还是应用路线也存在不少争议。黑格科技虽然也生产3D打印机,但其并不靠售卖打印机创收,目前全是出租模式,公司的营收主要来自售卖打印材料和收取服务费。

在桂培炎看来,3D打印机本身并不具有价值,它所生产的产品才有价值。桂培炎现在工作的一个重心就是带领团队在市场上大胆试错。

数字化牙科是黑格科技未来发力的行业。目前,3D打印技术在国际、国内牙科市场已有成熟的应用。不过,由于3d打印数字化程度并不高,仍难以实现患者的个性化需求,患者到牙科就诊,往往需要分几次才能完成牙齿的修复或种植。

为了撬动3D技术与中国口腔领域的快速融合,桂培炎带领团队在模式上也进行了新的试水:黑格将给客户投放Ultracraft A2工业级打印机,并且提供专业的设备培训、免费的技术升级和完整的售后服务。

桂培炎形容黑格科技的打法就是“立即去行动”,这也是“黑格”名字的由来,“黑”是黑科技,“格”来自于“格物致知”,即认知来自于实打实的拆解过程。

这种打法与目前的3D打印市场快速发展、快速迭代的现实不无关系,特别是当国外的品牌开始进军中国时,如何快速选择落地场景对桂培炎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4月19日
      敬之网络
      敬之网络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9日
      珂信健康
      珂信健康
      D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9日
      运动街
      运动街
      天使 5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4月18日
      安徽泰科
      安徽泰科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