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64家债权人,中青旅实业的实控人“失联”了?

2019-03-30 15:03 · 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蔡越坤   
   
4月份,中青旅实业债委会筹备小组将再次与中青旅实业债委会会面协商解决方案。而下次会议,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会出面吗?中青旅实业的债务化解方案会公布吗?

4月份,中青旅实业债委会筹备小组将再次与中青旅实业债委会会面协商解决方案。而下次会议,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会出面吗?中青旅实业的债务化解方案会公布吗?

14条法院公告信息,62条法律诉讼裁定书,64家债权人,股东回避,实际控制人“失联”......

自2018年5月份首次出现债务问题至2019年3月29日,历时不到一年,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青旅实业”)似乎在瞬间“坍塌”,给投资者、债权人、及相关方留下了诸多疑惑。

面对数十家债权人,中青旅实业终于开始尝试“面对”。

据经济观察报独家了解,3月21日,中青旅实业债委会筹备小组与债务人中青旅实业在北京市朝阳区世奥国际中心,中青旅实业会议室召开了第一次座谈会会议。包括平安信托、中粮信托、中国对外贸易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长安国际信托、浙商银行北京分行、上海银行北京分行等25家债权人代表出席。中青旅实业债委会代表万子红、张耀(律师)出席。

其中一位债权人陈涛(化名)对记者表示:“目前看到中青旅实业开始主动面对债权人还是值得欣慰,但是,也只是派了一个债委会的代表出面,公司实际控制人并未出现在会议当中。希望后续可以看到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及中青旅实业做出更多实质性偿债方案举动。”

实际控制人难出面

3月21日,面对25家债券机构同时从各地赶来中青旅实业办公处开会商议偿债方案,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领导均未出席此次会议,仅派了一位债委会代表万子红出面主持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万子红拿不出中青旅实业处理债务问题的授权证明。

关于万子红的来历,据其中一位债权人陈涛向记者表示:“2018年7月,曾向中青旅实业董事之一赵宗辉联系时,赵宗辉口头承诺表示,万子红为外部请来的外部顾问,授权万子红来处理公司相关债务。但是,并没有出具相应的正式授权文件。”

据记者了解,赵宗辉,1975年3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曾任五矿集团新疆物流公司总经理,新时代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虽然目前只能对话曾经被中青旅实业口头授权的代表万子红,中青旅实业债权人唯有无奈的接受。

陈涛表示:“因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一直不露面,债权人也没有办法,他是唯一可以对话的。所以,这次的债委会才让企业认真起来。”

尽管万子红的身份如此“模糊”,25家债券机构还是一起来到中青旅实业办公处召开座谈会,尽全力“讨债”。

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究竟是谁?目前,中青旅实业股东分别为润元华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元华宸”)、中青旅集团和个人田卫红,分别持股75%、20%和5%。

但是,中青旅实业签署贷款合同的时候,中青旅实业曾提供了其第一大股东为润元华宸出示的《承诺函》。“为了实现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对中青旅实业的控制地位,润元华宸承诺:润元华宸同意以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其行使中青旅实业股东权利的一致行动人,同意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

但是,据记者了解,2019年中青旅集团否认了是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

据陈涛称,多位中青旅实业的债权人曾到访中青旅集团公司询问是否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但均遭到了中青旅集团的否认。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由中信信托2016年底做出的一份《关于中信信托-北京黄金流动资金贷款项目投融资的调查报告》中获悉了关于北京黄金担保人中青旅实业的信息。

调查报告中指出,“据了解,润元华宸委托中青旅集团负责管理运营公司日常工作,同时,润元华宸将签署正式协议确认为中青旅集团一致行动人。”

此外,调查报告中指出:“虽然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仅持有中青旅实业20%的股权,但是中青旅实业董事会中由中国青旅集团公司派驻的董事已达到实际控制的效果,因此中青旅实业实际由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享有实际控制权,并在中国青旅集团公司财务并表范围内。”

该调查报告也均将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指向中青旅集团。但是,中青旅集团并不承认实际控制中青旅实业。

而在3月21日,25家中青旅实业债权人与债务人中青旅实业代表共同召开座谈会,会议上,债委会筹备小组代表提出:“中青旅实业须委派有合法授权的代表或工作小组,与债委会筹备小组或债权人对接,并予合理授权,提供负责人的工作信息,提高决策效率。授权书要求在两周内提供。”

或破产重整打破僵局

“虽然万子红也只能代表中青旅实业部分意见,但是债权人也只能一步一步争取到与中青旅实业对话的机会,然后逐步寻求债务解决办法。”上述中青旅实业债券人陈涛对记者表示。

陈涛对记者补充称:“此次会议也取得一些成效,万子红也表达了偿债的态度和做出了潜在的解决方案计划。”

根据陈涛给记者提供的会议纪要内容指出,万子红首先表示债委会的成立是必然的,企业目前的现状不可持续,急需通过债委会有序高效的协调推进债务重组的相关工作。其个人支持债委会的成立,相信公司高层也会赞同,本次会议也得到了相关高管和股东的重视,债权人的诉求将由他转告给企业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会按照债权人要求尽快安排回复和领导见面。

另外,会议纪要显示,万子红总提到中青旅实业债务情况复杂,自他去年七月份接手以来,有一百多件诉讼,已找不到一块干净的资产,北京黄金因交易账户被查封目前也无法正常经营,目前有64家债权人,有抵押贷和信用贷的,有诉讼的和没诉讼的,有展期续贷的和申请破产的,需要有债委会这样的机构共同协商。

而此前,3月13日,上海新东吴优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吴资产”)申请中青旅实业破产的案子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受理。对此万子红也做出了回复。

会议纪要显示,万子红在会议中表示,单个债权人的破产申请行为不会有实质性的影响。破产分为破产重整、和解和清算。新东吴优胜向北京东城区和西城区法院提出中青旅实业、北京黄金、上海诣乐的破产申请,目前只有中青旅实业被东城区法院受理了,而债务人尚未接到法院书面通知。中青旅实业认为破产是不符合债务人与债权人的共同利益,已经做好材料准备和应对措施,将向法院提出异议。

此外,对于中青旅实业面临的债务潜在的解决方案,会议纪要显示,万子红在会议上也做出了回复。万子红称,中青旅实业正在与高管和外部咨询机构做最后的研讨和确认。此外,万子红在会议中提到两类解决方案:第一,借助新东吴优胜提出的破产申请的机会,债务人有可能同意用破产重整事项来打破僵局,进行体内资产的盘活和体外资产的注入,中金资本是中青旅实业聘请的专业顾问,一直在帮助企业化解历史问题,设计一揽子重组方案,未来重组过程中会走到前台亮相;第一通过外部资产并购方式解决,目前有可行性资产分别为福州商业地产项目和兰州住宅地产项目。

“虽然会议中内容卓有成效,但是,目前债权人中青旅实业出具一个合法的授权书,确认谁是债务人代表。”陈涛对记者表示。

会议后,记者了解到,中青旅实业债委会筹备小组也向万子红发送了一份儿《工作联系函》,函件中内容对中青旅实业提出四点:第一,须委派有合法授权的代表或工作小组,与债委会筹备小组或债权人进行工作对接;第二,并协调贵司股东、主管部门、主要管理人员出面与债委会筹备小组沟通;第三,安排与贵司股东、主管部门、主要管理人员的互动会谈。贵司应尽快恢复正常的工作秩序,核实资产负债情况,提供2018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第四,书面报送债务风险化解和重组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经济观察报根据天眼查获悉,目前,中青旅实业共涉及司法风险中有14条法院开庭的开庭公告信息,其中案由有10条均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另外,中青旅实业共涉及62条法律诉讼信息,其中案由也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外,上述座谈会会议纪要显示,实际控制人失联。

据记者了解,4月份,中青旅实业债委会筹备小组将再次与中青旅实业债委会会面协商解决方案。而下次会议,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会出面吗?中青旅实业的债务化解方案会公布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