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2019-06-24 10:06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袁佳琦   
   
OG新秀正面对决,硬核赛制成“反套路”武器?

踩着滑板飞速穿梭在人群中的年轻人,Livehouse门口聚集的“嬉皮士”们,露天野球场的3v3篮球赛,和在城市中心随处可见打扮“嘻哈”的年轻人们,构成的文化圈层,成为一座城市的青年风向标。

这些街头文化、垂直圈层,在不到三年的时间被迅速挖掘,嘻哈、街舞、电音、街球、乐队、滑板......各中翘楚被里里外外翻找数遍,小众文化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被“拖进”大众视野中审度放大

他们成为内容制造者的新灵感,资本的新素材,一次次激起圈层效应的渴求或愤怒。内容制造者们想要迅速融入这种文化里,想要和不同的年轻人更靠近一些。故事起源于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和它掀起的网综市场的革新,青年文化新浪潮。

《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作为圈层节目的出圈“元老”,今年已经是爱奇艺做说唱节目的第三个年头。《中国新说唱2》开播当天,意外“温柔”的吴亦凡成为观众们的心照不宣,在为数不多的相关话题中,“吴亦凡变了”成为话题焦点。

和两年前的《中国有嘻哈》相比,“流量制作人”吴亦凡反复强调的“Punchline”,已经不再是一个巧妙闯入大众视野的“特别”的圈内语言。相较于前两年的Freestyle和skr skr,这个曾经迅猛闯进观众视野的节目与文化,已然从“非主流”成为了“准主流”,也给《中国新说唱2》带来了综n代几乎无法避免的新桎梏

被称为今年最严制作人的热狗和张震岳,在对选手接连不够满意之后,表示“你们很优秀”,“但这种形式我们见了太多,你需要更特别一点。”

观众又何尝不是同样的想法?

当“小众”不再占据“神秘文化”的高地,它与主流市场的关系,是能够找到持续推动彼此的力量,还是“出圈容易,持久很难”呢?

回归Real,

“新说唱”第二年欲重返“街头”?

2018年,在《中国新说唱》第一季的发布会上,吴亦凡特意介绍了身上的装饰,那是一款由设计师精心打造的中国风项链,在几期节目中,它都挂在吴亦凡的脖子上。

在《新说唱》第一季的节目里,制作人吴亦凡也给予了来自清华大学的说唱选手认可,“非常适合融入中国风韵味的选手”、“非常符合节目主题”。“中国风”是《新说唱》想要塑造的形象,而“一种新的面貌,和新的价值取向”似乎是“新说唱”想要与“有嘻哈”区隔开来的一面旗帜

节目播出后,和彼时的同期综艺一同呈现着“根正苗红”状,操纵感明显的“气质正确”,让节目刚出生时的锐气不再。

《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很快,打着“说出正能量,唱出大情怀” solgan的《中国新说唱》第一季,在一片peace&love中,让观众看到了强烈的求生欲,于是在打分平台给出了缺失的“real”部分。

导演深知,2019年的《中国新说唱》显然需要做出改变了。

在爱奇艺IJOY悦享会上,《中国新说唱》总导演车澈曾坦露了自己的想法:第一季《中国新说唱》因为节目组精心挑选参赛选手使节目缺失多样性,但也确实推出了有特色的选手;因为节目组的谨小慎微并没有突出嘻哈音乐的个性。而今年,《中国新说唱2》将重新回归Real的本质,并恢复了以往的体育馆海选同时回归“街头”,变得更加swag。

要如何变得更swag?

OG新秀正面对决,

硬核赛制成“反套路”武器?

想要抓住观众的眼球,最直观的做法或许是“反套路”。

“街头”、“swag”的元素,在节目中体现在阿卡贝拉海选的体育馆,和街头球场。而在赛制上,去年的“60s晋级赛”被直接替换为“阿卡贝拉无伴奏人声”,给年复一年增加的选手们造成了更大的压力,但也不妨碍节目里的“人才辈出”。

在首期节目中,有选手唱着唱着劈了个叉,也有选手浮夸的跳到台上来了场舞台秀,参赛的选手们身份也五花八门,有想要成为职业说唱歌手的街舞世界冠军,有穿着韦德球衣想来打篮球的女选手等等,不一样的选手展示了一样的“特别”。

《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事实上,今年的选手中依旧不乏圈子里的知名OG和初生牛犊的新秀,在千人阿卡贝拉海选环节,大神西奥sio、龙井说唱孙骁、GOSH厂牌的雾都“本都”,12岁出唱片的麻吉弟弟周立铭等等,在第一集播出后,这些“明星选手”统统处于被淘汰状态。

黄旭更是直接diss台下拿到通关金链,并还在为其他选手争取机会的京派说唱代表——龙井说唱孙旭,“你该把你的让出来,你唱的没他们好。”

有观众一时不知节目意欲何为,将OG淘汰难道仅仅为了给新秀更多机会?

《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而节目第二期播出后又让观众尝到了熟悉的剪辑“味道”。西奥sio、雾都、孙骁等实力选手统统被回归,而黄旭面对孙旭的正面对决也将在第三期播出。

这似乎是种反套路的新方式,不同的节目,赛制一样的“简单粗暴”。在爱奇艺隔壁节目组的《乐队的夏天》,秉持着“30支乐队先淘汰一半,再淘汰一半”的原则。用神仙打架的方式,将圈层的固有定义打碎重组,比如痛仰乐队在改编作品环节被面孔乐队淘汰,再比如《中国新说唱》第二期的1v1 battle中功夫胖被杨和苏淘汰。

这更像是一种宣告:无论在圈层地位如何,被圈内固化的印象影响多大,在竞技节目中,都要遵循大众的规则审度化繁为简又硬核的赛制,或许也是综艺节目“反套路”的武器。

有业内人士表示,小众文化节目很难迅速匹配出系统化流程和商业化的链条,这样的节目品类或许会让人眼前一亮,而在新鲜感逝去后,又能够“冒险”多久?

稀缺性不再,

小众文化还能“冒险”多久?

在嘻哈之后,内容创造者及资本掀起了一阵追赶潮流趋势的“小众热潮”。

除了说唱综艺,街舞综艺,滑板综艺等街头文化类节目,乐队综艺已经成为几大视频网站在今年的“必争之地”。但成功从来不可以被复制。之后出现的圈层文化节目,尽管也制造了一些作品和乐队登陆讨论话题,但相较于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似乎还欠缺了些全民式疯狂。

现在看来,在让年轻人了解嘻哈音乐这一步上,《中国有嘻哈》毫无疑问是成功的,而成功的塑造了嘻哈这一IP之后,在接下来,继续围绕青年文化呈现的嘻哈类节目的出现就显得顺理成章。目前来看,并没有一档泛嘻哈类的节目出现,平台们纷纷转头发力其它圈层文化,企图制造下一个“圈层爆款”。

《中国新说唱2》难成“爆款”背后:小众文化从“非主流”变“准主流”

说到底,在说唱技巧带来的新鲜劲而过去以后,在当下的综艺市场中,发力青年文化早已成为互联网平台的“正确方向”,街舞、偶像养成等节目品类不仅扛起了头部综艺大旗,也撬起了粉丝经济的活力。小众文化被袒露在大众视野后,利弊初显,小众圈层的og老炮儿,成为大众视野的“初生牛犊”,文化壁垒被放大,而真正做内容的创造者们,除了文化广度之外,更需要深度。

接近年轻人,探究青年文化圈层是视频平台不可割舍的文化方向,初生牛犊般的锐气是势不可挡,但开拓者对文化的耕作达到一定程度后,还能在大众视野里冒险多久,或许是一件有关“深度”与“长度”的事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