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浴火重生

从国家力量来看,没有中兴,以华为一己之力是无法对抗拥有三星和LG两家巨头的韩国的。
2019-12-30 07:43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杨凯   
   

      中兴现在怎么样了?

活得很好

所有中兴人应该都对2018年4月16日的至暗时刻记忆犹新。

这一天,大洋彼岸传来一纸禁令:未来7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条款。

这无异于切断了中兴的生命线。公司业务很快停摆。

形势十分危急,连77岁的创始人侯为贵都亲自出山为中兴奔走。

当时,最悲观的预测是:如果制裁真的被美国全面执行,中兴通讯“应该撑不了三个月”。

网络上,中兴要倒闭的流言不绝于耳。

资本市场上,中兴股票旋即停牌仍难掩颓势。

投资者信心跌入谷底,中兴股价在随后三个多月时间里从31.31元每股下挫到11.85元每股,累计跌幅高达62.15%,期间还有8个跌停板,市值蒸发超过800亿元。

通过积极谈判,89天后,禁令终止: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BIS)将中兴通讯从《禁止出口人员清单》中移除。

付出的代价相当惨烈。为了复牌,中兴缴纳了10亿美元罚款和4亿美元保证金,而且14位高管全部请辞。

受此影响,中兴2018年净亏损69.84亿元。同时,主营业务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消费者业务营收几近腰斩,全年营收同比减少21%,国际市场收入锐减30%。

危机总算暂时解除。

可中兴等来的不是欢呼和支持,而是漫天负面评价。有人甚至将中兴此举比作割地赔款、辛丑条约。

此后,中兴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在知乎等平台发问:

中兴这一年怎么样,还活着吗?

现实是,中兴不但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中兴最新股价为33.64元每股,已经恢复到制裁前水平,同时业务和营收也已经基本恢复到2017年的水平。

今年前三季度,中兴实现营收642亿元,同比增长9.32%;净利润41.3亿元,同比增长156.9%;预计全年净利润43亿至53亿元。

如果考虑到4G网络仍处于扩容尾声期、5G仍处于商用初期,总体业绩放量还未开始的话,这份成绩单已然非常喜人。

受禁运影响,中兴消费者业务出现显著下滑,上半年实现营收74.24亿元,同比下滑35.41%,营收占比16.6%,相较2017年同期的33.13%下降近一半。

不过,大涨的运营商网络业务填补了营收缺口。上半年,中兴运营商网络业务营收324.85亿元,同比增长38.19%;政企业务营收47亿元,同比增长6.02%。

费用管控效果明显。前三季度毛利率达到38.4%,较去年同期提升了5.5个百分点,为近5年最高水平。

利空出尽,触底反弹。中兴再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截至三季度,中兴成为全国社保基金重仓对象。十大股东中,社保基金占了3席。

最近一年,有36家券商对中兴给出评级。其中22家给了买入评级;13家给了增持评级;只有1家是中性。

华泰证券认为,基于长期的技术积累,中兴在资本市场完成价值重估后,下阶段有望迎来海外压制性需求释放带来的市场重估机遇,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提升。

沉潜一年多,中兴用实际行动和业绩对当初的负面恶评给出有力回击:

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5G不能没有中兴。

被低估的技术实力

2019年6月4日,中国信息通信院组织了一场华山论剑。

这场“分布式数据库能力测评”几乎囊括了国内所有知名数据库厂商,阿里云、腾讯云、百度等顶级选手一一在列。

结果令人大吃一惊——获胜的居然是中兴。

中兴GoldenDB数据库是全场唯一一个通过全部50项测评、并获得满分的选手。

不久后,中信银行选择将核心业务迁移到中兴GoldenDB数据库的消息更是引起轰动。

金融行业是数据库技术难度最高的应用场景,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即便互联网巨头的“去IOE”运动已经开展多年,国外厂商至今仍占据着国内金融数据库95%以上市场份额。

在中信和中兴携手之前,没有一家金融机构的核心业务使用国产数据库。因此,二者的合作被视为国产数据库“革命性的一刻”,实现了在金融行业零的突破。

这也意味着,国产数据库真正具备了与国外数据库一较高下的能力。

作为战略级技术产品,中兴的目标是在国内金融行业数据库市场取得50%的市场份额。

黑天鹅事件爆发后,不少人曾以偏概全,直指中兴技术实力落后,缺乏核心技术。

事实上,中兴的芯片技术并不弱。它是国内除华为外唯一一家7nm工艺芯片实现规模量产、同步导入5nm技术的厂商,累计研发并成功量产各类芯片100余种。

中兴旗下芯片公司中兴微电子,2017年在IC设计领域排名全国第3,2018年位列第4。

操作系统方面,中兴自研的嵌入式操作系统获第四届中国工业大奖,在高铁、通信、航空航海等行业广泛应用,全球累计发货近2亿套。复兴号高铁用的就是中兴的操作系统。

通信企业竞争壁垒的建构在于技术以及核心专利的掌控权及话语权。作为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商之一,中兴的技术实力一直是被低估的。

截至上半年,中兴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7.4万件,授权3.6万件。同时,中兴还是中国持有IC芯片专利和物联网专利最多的企业。

中兴从来不吝技术投入。2014年以来,其研发投入营收占比始终保持在10%以上,累计研发投入超过700亿元。

2017年,其研发投入129.6亿元,仅次于中石油,位列A股上市公司第二名。

制裁事件过后,中兴非但没有削减研发经费,反而选择砍掉营销和非核心研发,all in核心产品研发。

风雨飘摇的2018年,其研发投入依然高达109.1亿元,营收占比为12.8%。今年前三季度,中兴研发投入93.6亿元,营收占比达到14.6%。

把失去的从5G上赢回来

5G不能没有中兴。

华为是5G时代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截至今年上半年,华为5G标准必要专利2160族,位列全球第一。

不过,从国家力量来看,没有中兴,以华为一己之力是无法对抗拥有三星和LG两家巨头的韩国的。

没有中兴的力挺,5G中国标准也难以推广。

2016年的5G标准表决会上,作为主要贡献者的中兴没有选择战略伙伴高通,而是选择国家利益,将自己的10票投给了对手华为。

如此,华为Polar阵营最终才得以艰难拿下控制信道的短码方案。

在华为的光环下,中兴的5G实力常常被忽视。

早在2016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中兴就凭借Pre5G Massive MIMO技术,一举斩获“最佳移动技术突破奖”和“CTO选择奖”两项业内奥斯卡级大奖。

全球第一通5G视频电话是中兴拨通的,中兴还是全球首家完成5G毫米波增强技术、全球首家完成规模(200万)5G SA测试的企业……

目前,中兴是全球仅有的能够提供完整5G端到端解决方案的两大厂商之一。另一家是华为。

IPlytics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1月,中兴通讯向ETSI披露了5G标准必要专利2,204族,其中优先权日在2012年之后(含2012年)的专利族为1,871族,位列全球第三。

中兴在5G商用上也成果显著。

截至今年9月底,中兴在全球获得35个5G商用合同,并与全球60多家运营商展开5G深度合作。在国内,中兴通讯全面参与了三大运营商5G一期网络建设,并率先完成设备到货及开通。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中兴主要用于5G研发的130亿定增预案已经获得证监会的批准,其资金压力将得到很大缓解。

决胜5G时代,是中兴赢回一切的最佳时机。

中国信通院2018年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显示,按照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2030年5G带动的直接产出和间接产出将分别达到6.3万亿和10.6万亿元。

其中,仅仅中国运营商5G主体投资规模就高达1.23万亿元。

2018年,华为5G通信设备占全球供货额的31%,位居全球第一;中兴占13%,排在第4位。不过,中兴的增速是惊人的。

除技术实力外,中兴在价格方面拥有很大优势,其5G设备价格平均比竞争对手低3成左右。

观研天下预测称,到2023年,中兴与华为的差距将大幅缩小,华为居世界首位,份额约27%;中兴居第2位,份额约24%。

届时,如果中兴的市占率真的达到20%-30%,其体量的增长将是惊人的。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中兴与华为曾是一时瑜亮。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我国通信行业的四巨头——巨龙通信、大唐电信、中兴通信、华为技术相继诞生。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称之为“巨大中华”。

后来,巨龙通信和大唐电信渐渐没落,剩下中兴和华为这对双子星杀得你来我往。

凭借国企背景,1995年以前,中兴一直压制着华为。

中兴手机也一度风光无限。上世纪90年代,中国手机市场有四个大佬,并称“中华酷联”,中兴排名第一。

中兴是第一个累计销量过亿的国产手机厂商。2008年,中兴的手机以及数据卡占据了3G手机37.8%的市场份额;2011年,中兴成为首个跻身全球手机销量排行榜前五的国产厂商。

2010年,中兴手机全球销量2968万台;华为手机全球销量2381万台。

2011年,中兴手机全球销量6610万台;华为手机全球销量4066万台。

2011年,中兴神机V880几乎无人不知,一个联通营业厅一个月就能卖出25万台。华为完全不是对手。

可一时瑜亮的中兴为何会被华为远远甩在身后?

业界对此众说纷纭。可以肯定的是,两家企业迥异的文化基因是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

与军人出身、大起大落的任正非不同,技术出身的侯为贵一生顺风顺水。

读书时,他是尖子生,毕业后教了两年书,后来进入691厂,从技术工人到车间主任,再到技术科长,从来都是厂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专家,而且一干就是二十年。

侯为贵到深圳创办中兴时,是以外派的方式,有足够资源支持,而且干不好还可以回去。任正非创办华为则是破釜沉舟,光杆司令一个,搞不好吃饭都成问题。

两个截然不同的创始人带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管理风格和企业文化:

侯为贵经营稳健,鲜有过激行为;任正非敢于冒险,不循常规。

侯为贵奉行的是以和为贵的牛文化:“世上没有庸才,有的只是放错了地方的人才”;任正非推崇的是近乎偏执的狼性精神:“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在华为,从炼狱般运动中脱颖而出很多风流人物,比如26岁就晋升为常务副总裁的李一男。这在中兴是想也不敢想的。

华为推崇的是技术至上,在手机芯片、5G等关键技术研发上不怕失败、敢于梭哈。

而稳健的中兴,技术战略核心是“技术的生命力来自市场”,它倡导的是“低成本尝试”原则,这包括五层意思:

对于各种可能出现的、已经形成一定热点的技术或产品,不管其市场前景最终如何,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否定之前,不放弃任何一次尝试的机会;

产品或技术没有足够把握可以做出来之前,只做尝试性研究;

产品或技术虽然可以做出来,但在不能发现一个明确的、有足够容量的市场之前,只停留在产品和技术的实验室研究上,不做市场投入;

在市场出现明显征兆但尚未启动之前,在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根据市场成熟的进度,进行有节奏的大规模投入,以求突破;

对于比较大的项目或不明确的项目,通过借助外力进行开发,以便将风险分散。

结果是,中兴的武器库总是储备丰富,但鲜有能造成致命打击的杀手锏。

2003年,面对小灵通项目,双方的选择就是各自文化最好的体现。

侯为贵选择上马,把它当作过冬的棉袄;任正非选择放弃,专注研发新技术,因为“小灵通是一种面临淘汰的技术”。这个小小的选择给日后两者巨大的差距埋下了伏笔。

在完全开放的竞争环境中,牛终究敌不过狼。

相比华为,以前的中兴,缺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魄力。

据说鹰可以活到70岁。可到40岁时,它的爪子开始老化,喙变得又长又弯,垂到胸脯的位置,羽毛过于厚重,难以飞翔。若想重生,就必须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先用头抵着粗糙的岩石,把老化的喙皮一层层磨掉,直到完全剥离,几个月不吃不喝,等待新的喙长出来;再拔掉老化的趾甲,等新的趾甲长出来;最后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

当新的羽毛长出来,鹰就完成了重生,可以再活30年。

成立30多年、增长几近停滞的中兴就像一只40岁的鹰。

它缺乏独自重生的勇气,却因祸得福。来自大洋彼岸的外来力量反倒成了一剂良方:逼它浴火重生。

危机过后,中兴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聚焦:技术、人才、资金的聚焦,决胜5G时代。长远来看,这绝对是有益的。

中兴说到底只是大国博弈的牺牲品,中兴事件也给整个中国敲响了警钟。

变化是可喜的,不光是中兴——

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芯片过去都是从美国进口,现在都换成了国产;广泛应用于国防军工产品的五轴数控机床,核心芯片也从美国进口换成了国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无论怎样居心叵测的手段,最终都挡不住:

中兴雄起,5G中国雄起!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