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笔记| 唐宁对话周炜:“赢家通吃”时代,个人投资者怎样捉到独角兽?

“两新”(新经济、抗疫新阶段)背景下,企业家和投资者该怎样把握投资趋势,又该如何进行资产配置,是否还有“捕获”独角兽的机会?
2020-03-15 13:34 · 投资界  牧森   
   

对于全体中国人而言,2020年3月12日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国家卫健委在在当天下午宣布,总体上我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由于恰逢植树节,这一天所蕴含的意义超乎过往。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日子,宜信财富年度重磅栏目《唐宁会客厅》第二期如约而至。与宜信创始人、CEO唐宁展开对话的,是他的老朋友——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

由于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疫情严峻,全球市场因此震荡不断。“两新”(新经济、抗疫新阶段)背景下,企业家和投资者该怎样把握投资趋势,又该如何进行资产配置,是否还有“捕获”独角兽的机会?围绕这些备受关注的焦点,唐宁携手周炜带来了精彩的线上分享。

“三大定律”投出独角兽

周炜在创投界风格鲜明。他于2017年创建创世伙伴资本,专注TMT领域创业投资,创建了一支融合美元风格、硅谷经验、本土智慧的专业伙伴型基金。在10余年的投资经历中,曾主导投资京东商城、宜信、喜马拉雅等,获得过“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TOP20”、“投资中国最佳创投人”等行业荣誉。

被誉为“独角兽猎手”的周炜,是如何精准的早期挖掘投资出上述行业领军企业,在投资决策和项目选择上有哪些独到策略?对话伊始,唐宁替线上众多包括企业家和创业者在内的投资人,向周炜抛出第一个问题。

周炜首先分享了自己从业十余年来的投资理念。“我们希望投的是最终能成为巨头的企业,大量项目都是平台型企业。此外,我们从来不在一个领域投两家竞争型的公司,所以投的数量非常少。但因为有所取舍,我们把聚焦的行业链条研究清楚,不断布局,这也许就是我们在行业内被充分认可的原因。”

早期投资每一个领域都存在诸多变量,怎样才能一击即中?周炜表示,自己和团队总结出了久经时间考验的“投资三定律”,可以助推早期优质项目的挖掘和培养。

➣“越野定律”:找到与某个行业最匹配、能力最强的团队

“早期投资很像越野赛,每次赛道的设计都是未知的,你根本不清楚面临的将是长跑、短跑还是沼泽地跋涉,只知道这个赛道上有几个高手准备决赛。选中胜出者其实很简单,就看他们每个人有几项技能和加分项,预测出每个技能的权重,你会发现不同团队能力之间的差别。如果这场比赛主要是游泳,你根本不用考虑那个骑自行车特别牛的人。谁能清晰预料到这个赛道上会遇到什么,哪个选手的技能值和赛道难点高度匹配,谁就能赢。”

➣“红灯定律”:提前布局,累积微小的竞争优势

周炜认为,行业即赛道,战略决策有如十字路口的红灯。处于同一起跑线的企业,谁能在每个红灯亮起前都比竞争对手快一步开过去,谁就能凭借累积起来的叠加效应,最终把同行抛在后面。

周炜以所投的喜马拉雅为例进行了解读。“我们决定投喜马拉雅时,它在业内并非第一,但我们发现它在很多方面都走在了对手前面,比如SPGC(半专业内容创造)、文字版权、音频控制、硬件生态,提前半年就在做了,累计三四个决策下来就能成为行业第一。很多领军企业都有这种特点,他们的动作看上去每一步都平淡无奇,但是赢在每一个战略决策都做得比别人早、比别人坚决,执行得比别人好,中间没有出现重大偏差。这个看似微小的区别,就能使其变成第一。”

➣“火箭定律”: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配置不同的资源助力

“火箭没有一飞冲天的,而是通过多级加速实现。这个过程中,该抛掉的推进器和燃料箱就要抛掉,不想抛掉的要提前想好如何再利用。创业者要有这种能力,在事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推动团队和外部资源吐故纳新,跟上节奏。”

周炜指出,火箭定律包含三个细节。“首先是创始人要及时调整自身定位,从最初的埋头苦干到抬头看路,考虑格局和战略。其次是引入新鲜血液的同时做好老部下的安排,避免出现内部博弈。第三是在发展的不同阶段周密考虑,选对投资人。”

新经济、疫情新阶段袭来,顺势突围靠这招

时至今日,中国企业所面临的发展考验可谓纷繁。一方面,已进入加速跑状态的新经济席卷而来,新一轮技术革命浪潮引发市场、规则和环境的重新洗牌;另一方面,全球抗疫形势趋紧,对中国进出口贸易及产业链等也带来冲击。多重压力下,企业如何成功突围?

对此,唐宁和周炜的观点不谋而合:用数字化打赢企业“保卫战”。

唐宁表示,此次疫情中,可以看到很多企业通过数字化及时止损乃至逆势翻盘,其中大多数是数字化程度高、早就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的企业,数字化将给企业的模式创新以及有机多元、适度多元带来契机。

他同时指出,数字化能否有效落地,取决于领导者的认知程度。“创始人必须聚焦于解决企业遇到的重大发展瓶颈,并为此身体力行去推动和调整,这也需要组织有着强大的能力建设,背后有一整套从科技支撑到流程支持丝丝入扣的结合。”

周炜对此感受很深。他表示,实现数字化是企业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而这需要创始人首先融入其中。“做得好的企业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老大的思维足够超前。一个传统企业要数字化,如果老大只是觉得数字化重要,自己没有重度参与其中,无论你找多牛的人来做,这件事都成不了,企业没法脱胎换骨。”

二人的担心并非危言耸听。以服务行业为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达53.9%,其中只有20%完成了数字化,无不提示着服务业的数字化进程亟需加速。

周炜称,从IT时代到移动互联时代,落后于时代的传统企业都缘于创始人不肯率先改造自己。“我们再看美国,电子商务对零售业造成的冲击没有像中国这么明显,因为诸如沃尔玛等企业很早就开始布局电商,数字化已经是他们基因的一部分,所以现在也没太落后。”

“赢家通吃”时代,个人投资者如何搭上顺风车

自去年科创板落地,私募股权、创投基金退出渠道有所改善后,证监会3月6日对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企业IPO前,创投基金越早投资,企业上市后的解禁期越短)作出修订完善,大幅度放宽创投基金退出门槛。监管层此次送出的松绑“大礼包”,对创投机构有着怎样的深远影响?

对于唐宁提出的这个问题,周炜认为,新规明确引导资金投长、投早、投中小、投科技,对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而言绝对是重大利好。“创世伙伴一直专注于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扶持和陪伴被投企业走得更远,此前由于政策原因,被投项目退出周期普遍较长,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全行业。”

周炜指出,退出渠道的畅通将有利于机构更愿意专注中早期,拉长陪伴期,而不是等到企业上市前去做投机性投资,促成从投资、退出到再投资的良性循环,对募资环境也将会产生正向影响,更好的助力中小企业、科创企业创业创新。

新规也给广大投资者带来新的思考:近年来,形成规模的产品以绝对优势占据市场份额,此外,国际成熟市场资产管理行业也已形成典型的头部集聚局面,“赢家通吃”的情况越来越常见。个人投资者该如何借力此次政策红利,发现新的投资空间,乃至捕捉到新的独角兽?

周炜表示,早期投资非常专业,赢家通吃的局面下,个人投资者能看到潜在独角兽的概率很低,在企业尽调方面能力有限,选择专业的机构做好资产配置,通过母基金进行投资,能够从多个维度保证个人投资的安全性。

周炜指出,母基金的优势在诸如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已得到反复验证,在中国也将成为趋势,帮助个人投资者抓住创投行业的东风,甚至亲自参与到独角兽的早期培育中。“这方面宜信一直走在前面。投资和创业有一点非常类似,你到最后能走多远,取决于这条路上你与谁同行。”

唐宁表示,个人投资者通过私募、创投进行投资的益处远不止此。“企业家和创业者不仅能从中看到未来10年、20年的趋势,推动组织及时自我更新,还能学习到具备独角兽潜质的初创企业的成长模式,对企业不断践行数字化,做好家族传承,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可以预见的是,在私募股权、创投基金迎来春天,科技投资再迎重磅利好的当下,个人投资者抓住机会,借力专业负责的投资机构,从而搭上时代的顺风车,直抵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