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自雷,神州作祟

随着名为瑞幸咖啡的资本游戏已经结束,同样结束的还有外国资本对于中国市场的信任。
2020-04-04 08:52 · 锌财经  黄书阳   
   

没有内功修为的瑞幸,自曝自身是只“纸老虎”,让这场资本游戏提前到了终局。

瑞幸线下门店内也迎来最后的狂欢,相较于前几日三三两两的消费者,半小时,一小时等待时间成为今天的常态。

这波负面“营销”确实让瑞幸好好“出圈”,成为一个特殊的网红店。消费者拼劲全力,力求花掉现存的折扣券,薅最后一笔羊毛。

4月2日,瑞幸自曝造假22亿元,主要造假内容为夸张广告支出,用以填补门店收入过低的漏洞。

随着公告推出,瑞幸的股价应声直线下跌。而此前,这是一家诞生19个月不到,凭借神州系资本的重金运作,摧古拉朽地跑马圈地,2年开出超4500家门店的名为咖啡公司的特殊“金融”公司,受到众人的追捧。

但长期以来,瑞幸的口碑极端两极分化,对于产品消费者而言,瑞幸的高强度补贴,1.8折,2.8折券,免费送,这些优惠让消费者低价收获一杯质量不错的咖啡,消费者无疑心满意足。

市场则持不一样的观点,认为瑞幸是一场资本击鼓传花的游戏。

此次瑞幸的这招内部审核“自爆炸弹”,掀起的波澜亦是加深了中美股民的“友谊”,也是让中国股民自己抖了三抖。

主动自曝下,是纸再也不包住火了,神州系们已将钱握在手中。

神州惯犯

追溯瑞幸的高层:神州系,其本就是资本“老滑头”,当失去国内资本信任,就想去割割外国的韭菜。

神州系的核心是陆正耀,他操刀的第一个资本游戏“神州租车”亦是市场的毒瘤。

但这个资本游戏让他获得两位知心朋友,他们组成的神州铁三角(神州租车陆正耀、大钲资本黎辉、愉悦资本刘二海成为资本市场的一只“大老鼠”。

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神州租车融资不顺,彼时还在联想控股的刘二海雪中送炭,推动联想“输血”,救其于水火之中。

而到了2012年,神州租车第一次冲击上市失败后,黎辉则以华平投资负责人的身份主导2亿美元驰援陆正耀。

借由这两波资本烧钱,神州租车终于上市成功,各大资本都赚得盆满锅满。

人性总是贪婪,铁三角还想要更多。在从2015年6月至2016年3月,铁三角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将神州租车42%的股份抛售给市场,套现了16亿美元。

他们是赚到了钱,股民们却深受其害。但利益是最好的粘合剂,它加固铁三角的友谊。

国内市场失去信任,神州系铁三角开始谋划下一个资本游戏。

不难发现,对神州系来说,烧钱补贴是其最为核心的打法。新游戏瑞幸咖啡也延续了其核心。瑞幸CEO钱治亚也表示“通过补贴快速获取客户是我们的既定战略。”

钱治亚还给补贴贴上了一个非常高级的词汇“互联网思维”。

就像同时期的投资界,热钱遍地,只要和“互联网思维”搭上关系的产品,增殖速度加快。

瑞幸的打法确实也“互联网”,融资用来补贴,补贴获得大量用户流量,对标行业第一的公司,采取知名代言人铺天盖地的广告去获得知名度。

咖啡界的人士从来没想到瑞幸咖啡能这么快上市,因为他们还是将瑞幸认知成一家咖啡企业。

但瑞幸并不是一家传统咖啡企业,只有这些资本的老滑头能料到瑞幸壮大的速度这么快,并且是以一种完全颠覆咖啡行业传统打法的形式迅速上市。

瑞幸咖啡凭借神州系铁三角的“无私支援”,硬生生在高额亏损的情况下被顶上市。

“瑞幸这个项目,希望大家看到我老陆不老、神州不土,依然是一个战斗力很强的团队”彼时陆正耀在瑞幸上市答谢宴上,高举酒杯,豪情四射。

但瑞幸咖啡本质就是个“老”套路,烧钱扩张、只求增收不求增利,抓住风口、疯狂融资,寻求上市、获取暴利,和神州租车的套路一模一样。

当丑闻暴露,曾经力挺瑞幸咖啡的中金公司也赶紧调转枪口:“我们已经关注到,密切留意。”

眼看生意不成,高高在上神州系即刻鸣金收兵,并不在意士兵的伤亡。

跑路完成

能跑都跑了。

回到年初的2月1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一份瑞幸咖啡的匿名检举报告,内容详尽到让人以为是瑞幸自演自导的戏码。

该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存在财务和运营数据造假,瑞幸的财报存在欺诈行为。

回想曾经,陆正耀义正言辞对媒体说:“我们公关部有时候觉得负面还不够多,恨不得自己再写两篇,该批评的时候要批评。”

事实胜于雄辩,遭遇做空,瑞幸咖啡的公关可作为行业的“标杆”,某公司需要好好学习。即便证据严谨,经由公关的火速救场,并无媒体大肆宣传,瑞幸的股价也缓缓回升。

瑞幸两天后的表示:“报告的研究方法存在缺陷,证据并无根据,存在大量的恶意解读和胡乱指控。”

最值得一提的是,做空报告还表明瑞幸咖啡股东有套现跑路之嫌疑。

报告表示,瑞幸近期通过增发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筹集了8.65亿美元,以发展其“无人零售”战略,管理层有可能通过此方式从公司吸走大量现金的便捷方式。

除了报告外,瑞幸咖啡的雷声也隐隐作响。

瑞幸的招股书显示,布阵市场的同时瑞幸早已留了条生门。其内部优先六轮债权融资,到第七轮引入天使轮股权融资。

业内分析这是保护了神州系“铁三角”的利益。因为一旦到了破产清算的时候,债权需要优先偿还。

到了今年1月8日,不知道是赌徒的嗅觉,还是早有预料的全身而退,大钲资本减持了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套现同时继续摇旗呐喊,鼓吹坚信瑞幸。

铁三角中的另一角刘二海也发生相同事情。不久前,自信满满对媒体洋洋洒洒畅言:“无人瑞幸是未来新机遇”,但也在自曝前默默退出审计委员会。

不管是早早退场,呐喊维稳股价,还是临时逃离,都代表着他们最终选择的是撤退

处在旋涡中心,管理瑞幸咖啡造假最严重广告业务的CMO杨飞则公开媒体上也阴阳怪气:“必须实事求是,元气满满。”

搭配早上瑞幸咖啡官方微博:“早,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哦~”一起品味,颇有深意。

图源瑞幸官方

如今报告基本被证实。但两个月的拖延时间,给足了神州系跑路时间。

在瑞幸高层准备完毕,躲到相对的安全区后,4月2日是他们选择的加快导火线燃烧的日子罢了。

假国货之光

瑞幸事件造成的最大影响,不是其本身股价暴跌,藏在背后的神州系早就收获不菲。

受到影响最深的是整个中概股公司。瑞幸在上市之后,美国市场对于瑞幸的由衷热爱,让大量美国投资机构大量持股。

某自媒体给瑞幸冠以的“瑞·国货之光·幸”的称号深入人心的原因也是如此。

但将调侃当成现实的这种想法大可不必,瑞幸咖啡自曝后,国内“神州系”上市公司亦受波及。

4月3日上午早盘,在港股上市的神州租车、新三板上市的神州优车股价同样遭受重创,中国股民深受其害。

瑞幸的大跌,第一批团灭的资本亦是来自这波头部市场,包含Capital Research、Melvin Capital、美国银行、Steve Mandel等,这批来不及逃跑的资本注定血本无归。

但随着名为瑞幸咖啡的资本游戏已经结束,同样结束的还有外国资本对于中国市场的信任。

神州系们并不会觉得惋惜,2020年资本市场,由于疫情比2019的更加寒冷。资本市场必定萎缩,赚一票走人,他们也并非是不能接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