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死于P2P

我这几年打工存下来的28万“血汗钱”,全部都放到了积木盒子里。
2020-05-22 11:27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黄琪鑫   
   

暴雷潮后的P2P行业,留下数额庞大的待偿金额,和苦苦等待拿回本金的出借人,他们中一些人在自责和不甘心中煎熬度日。

当B站的《后浪》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的时候,有这样一群年轻人,却有着道不出的心酸。

他们中有国企员工、媒体人、产品经理,也有外贸职员,还有机构老板,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P2P受害者。

2018年P2P网贷平台发生暴雷潮后,许多P2P出借人的多年积蓄亏空,他们中一些人不得不走上维权的道路。但随着时间流逝,这群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他们所遭遇的煎熬和曲折,也许不应该就此被遗忘。以下是几位P2P出借人在平台暴雷后经历的自述。

培训机构开不下去,没钱给孩子买保险

苏灿 28岁 从事教育行业 投入网信普惠平台130万

据统计,网信理财的线上尊享、消费贷、供应链等产品以及线下私募产品总借贷金额,共计700亿元,涉及出借人17万。其中,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元,普惠消费贷+供应链为59亿元,线下私募为200亿元。

从2019年7月4日千亿P2P平台网信普惠传出良性清盘至今,320天的时间里,我不知道失眠了多少个夜晚。

当初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坏消息接二连三传出,实控人张振新又在国外离奇死亡,涉事的高管出逃,整个网信集团分崩离析。我投的130万就像石沉大海,至今一分未回,感觉自己数年的辛苦瞬间归零

我在广东东莞开了一家教育培训机构,2018年,我把经营多年的收入全投入了网信平台。当时看平台发展稳定,还推荐亲友也参与投资,我们一家总共投了300万。事发后,不定时有亲友骂我,说我害人,不安全还叫他们做,为此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我曾去当地派出所报案无果,令人疑惑的是,平台爆雷将近一年,为何迟迟不立案?现在我只能通过网信官微和朋友的消息了解进展,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外界对网信的关注也开始下降,但我仍是日日煎熬。

▲网信普惠微信公众号5月2日发布的工作动态截图。

事情都是环环相扣的。由于网信爆雷导致我没有多余的钱周转,这次疫情期间,我的培训机构一直亏损,已经撑不下去了,打算这个月卖了。我现在的生活已经窘迫到什么程度了呢?就是孩子买保险的钱,都已经让我很发愁。

为瞒着父母,跟银行借钱装修房子

姜昊泽 32岁 国企员工 投入证大捞财宝50万

2019年8月29日,“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警方对该公司立案调查。捞财宝平台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平台借贷余额49.96亿元,利息余额5.58亿元,涉及出借人数量2.8万人。据出借人透露,线上线下的本金76亿,待收113亿。

以前我是一名出借人,现在变成了向银行贷款的人。

两年前,父母给我将来结婚准备了50万,我便打算拿这笔钱先理理财,等到用的时候,再提出来。当时,捞财宝的业务员是我同学十多年的朋友,他说其它那些会爆雷的都是利息高的平台,而捞财宝给出的利息低,只有这样才是正经做P2P的。

但我没想到,2019年8月29日,“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后来证大捞财宝案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又升级为集资诈骗。据我所知,买证大捞财宝的年轻人很多,当初以为这种只有老年人才会上当,结果我们年轻人也被骗了。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告截图。

从出事到现在,2万多出借人一直在积极写诉求信,包括向上海市所有的领导、金融局,并且要求加大催收力度。我自己是宁波人,当地也单独立案了,我经常去宁波经侦了解情况。

目前的进展是,差不多回款了13个亿,但离我们76亿的本金还有很漫长的距离。其实已经回来15%了,这么算一下的话,我现在的真实亏损只有30万,等于说20万已经回来了。

但捞财宝P2P爆雷后,耗费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维权,我曾经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那期间父亲还因脑溢血住院,自己却无能为力。爆雷的事情我没有向父母透露,向银行申请了10万的小额贷款,继续装修房子,因为装修一停,父母就知道了,年迈的父母难以再承受这样的压力。

总是自责,可能褪黑素才能让我睡觉

李安琪 30岁 媒体人 随手记平台本息50余万

2020年4月17日,随手科技发布公告称,决定启动战略转型,对原有网贷业务存量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中国互金协会信披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随手记累计借贷金额465.14亿元,借贷余额25.74亿元,利息余额7387.42万元,当前出借人数超7.5万。

随手记的出借人中有近70%的女性,这些女性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甚至很多人是家庭主妇。平台的收益率比其它P2P低很多,大概是在5.5%-8.5%的区间,所以,很多人没想到随手记会单方面宣布清退。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人生的至黑时刻。从2017年初投资随手记至今,借款本息合计是51.4万。去年大环境震荡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了,但因为购买的是长标,原本想着等这个月所有标的到期以后拿出来马上购房的,没想到4月17日之后这一切变成了幻影。

出事后,我就开始疯狂的找行业内的领导和朋友咨询事态会怎样发展,我还可以做些什么,然而你越接近真相,你就越失望。目前随手记还没有任何兑付方案,一直在进行冗长的冲提差确权和监委会选举,也不存在任何回款

我的生活也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生活在一线城市,谁能想到我上个月总开销只有1100块,以前买东西基本上不看价格,现在去超市采购都会把价格牌看三遍,免得拿到贵的。

当然,最大的影响还是睡眠。现在一闭上眼,我就莫名难过,觉得对不住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做好风控,一遍遍的自责,现在甚至可能需要褪黑素片才能让自己睡得安稳一点。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随手记这个平台,其实,不复杂,这个平台的投资人是坐拥400亿金蝶软件帝国的徐少春董事长,曾经是我们湖南人津津乐道的年度经济风云人物,他曾对媒体说: 致良知是我的信仰!因为自己也是媒体人,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之前信了这个所谓的良知。只是,如今撇清关系的也是这位董事长。

当这笔钱没了一样生活,但维权会继续

胡晓晗 30岁 产品经理 投入爱钱进平台10万元

爱钱进官方称服务计划到期之后需要完成债转,债转完成之后可以提现,债转都是排队处理,2020年2月5日出现兑付困难,当前债转排到到2月6日。官网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13日,爱钱进累计撮合交易额2313.90亿元,借贷余额本金239.86亿元,借贷余额利息18.82亿元。当前出借人数约37.8万人。

我本来以为只是平台因为疫情影响遇到了问题,我们可以和平台一起克服,可是平台债转很慢,现在还上了商城,基本就是以3折收割出借人。

现在已经5月份了,债转才到2月6日,我们估计1个半月债转一天,按这样的速度,债转8天需要1年的时间,我有一笔是7月27日到期的,甚至都能给我当遗产了。我现在就当这笔钱已经没有了的去生活,但是维权会继续。

10万块钱回不来,对我可能影响不是很大,但是我相信很多出借人都是准备结婚钱、买房钱、甚至父母养老钱,因为这笔钱,不知道多少家庭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平台出问题后,我只告诉了一位亲人,因为怕他们难过,身边人也不敢说,怕被嘲笑,只能和出借人互相吐槽一下,也会时不时自嘲自己傻。但是我会告诉自己想开一点,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我从网上得知有些出借人作出极端的事情,我的看法是,维权要合理合法,如果命都没了,钱回来了也没有意义了

实际上,很多出借人都是小白,看到平台有多机构颁布的证书,又有银行存管,央视打广告,所以真的以为这个很靠谱,但最后我们出借人要承担这么多。我们只希望这个群体能被重视起来,不能不了了之。

以后只把钱存进银行或余额宝里

张子帆 29岁 从事外贸行业 投入积木盒子28万

2020年2月15日,P2P平台积木盒子公告称决定即日起开启战略转型,申请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债权转让操作、关闭充值通道等。据中国互金协会的信息披露情况显示,截至1月底,积木盒子累计借贷金额592.45亿元,借贷余额40.21亿元,当前出借人32980人,借款人29.9万人。

▲积木盒子5月9日上传至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最新数据,借贷余额下降。

积木盒子离宣布转型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现在平台针对大额用户用债转股方案,小额用户则采取债转商城方案,但一系列操作让我感觉正常回款遥遥无期。

我这几年打工存下来的28万“血汗钱”,全部都放到了积木盒子里。我是一名“米粉”,看到小米科技是积木盒子B轮融资的领投方和C轮融资的跟投方,加上央视有报道,后来又从网贷之家、网贷协会都听说这个属于行业头部平台,我才会选择信任。但等待了三个月的时间,我已经无法信任平台了,以后打算只把钱存在银行或者支付宝余额宝里

我的相关材料和报案信息都已经邮寄给经侦那边了,5月20日,终于等到朝阳经侦的微信公众号显示立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苏灿、姜昊泽、李安琪、胡晓晗、张子帆等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