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天使母基金要大爆发了

今年以来,苏州、常州、东莞、广州等地纷纷设立天使母基金,天津、重庆等地据传也在筹划中,通过“天使引导基金”带动早期投资的做法开始蔚然成风。
2021-07-28 14:36 · 投资界  刘凯程   
   

7月27日上午,国家发改委在官方微信号发布了《关于推广借鉴深圳经济特区创新举措和经验做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各地推广借鉴深圳经济特区创新举措和经验做法,共涉及5方面47条。其中,第四条提到学习深圳“发挥政府投资杠杆作用,组建早期创业投资引导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即天使母基金,其设立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缓解初创企业“融资难”问题,通过引导撬动社会化资本“投小、投早”,助力种子期、初创期企业跨越“死亡谷”。

事实上,很早之前国内就涌现出大大小小的政府引导基金,但由于各种原因,很多地方不愿、不能或者不敢参与早期项目。2018年3月,深圳市天使母基金正式揭牌,成为了中国天使母基金发展的分水岭,不仅100%资金用于投早期项目,甚至提出对符合条件的子基金“超额收益全部让渡” ,一时间在业内引发骚动。

时至今日,深圳天使母基金规模达到了100亿元,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天使投资类政府引导基金,截至今年7月初,累计有效决策子基金56支,有效决策子基金总规模约162亿元,被投项目中已经涌现出21个估值超过1亿元美金的准独角兽企业。今年以来,苏州、常州、东莞、广州等地纷纷设立天使母基金,天津、重庆等地据传也在筹划中,通过“天使引导基金”带动早期投资的做法开始蔚然成风。

深圳设立迄今最大天使母基金

已经培育21个准独角兽

要知道,在政府天使母基金成立前很长一段时间,机构投资者往往不愿投早期基金和早期项目,理由是早期基金存续期长流动性差、早期项目风险大不确定性强、基金收益难以保障等。这一偏好产生的结果就是,天使投资一直成为创投行业最薄弱的环节,圈内人一度发出“救救天使投资”的哀叹。

然而早期投资在整个行业生态中不可或缺,对缓解初创企业“融资难”问题、帮助初创企业提升治理水平、加速产业转型升级等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历史来看,国内早期投资市场起步较晚,如果缺乏对早期基金的长线资金支持,将严重制约后面阶段的发展。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曾强,早期投资意义重大,“有小企业才可以有中企业,有中企业才可以出大企业,没有小企业就什么都没有。”他表示,如果没有早期项目的发展,那后面的VC/PE将无项目可投。

艰难之际,政府引导基金出手,加入到了天使投资的阵营。2018年3月,深圳天使母基金揭牌成立,旨在助力种子期、初创期企业发展,首期规模50亿元人民币,当时便与英诺天使、前海科创投、和达资本等首批10家子基金管理机构代表签约。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天使母基金对早期基金支持力度空前,不仅对子基金出资比例高达40%,远高于国内其他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比例上限,还明确与子基金共同承担风险,在收益部分,天使母基金只要收回本金,超额收益全额让渡,让利幅度之大在国内前所未有。

2020年,深圳天使母基金再度出手,增资50亿元,让基金规模增加至100亿元,成为国内迄今规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董事长姚小雄在今年7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累计有效决策子基金56支,有效决策子基金总规模约162亿元。在项目投资方面,子基金已交割项目329笔,涵盖互联网、信息技术、新材料、智能装备、生物医药、生命健康等领域,其中包括21个估值超过1亿元美金的准独角兽企业。

而在退出端,也已有多个项目实现退出,其中在2020年4月底,深投控南科大天使子基金项目“网联光仪”成为深圳天使母基金参投子基金的首个成功退出项目,年化收益率约53.8%。

“项目所处的行业全部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成长阶段全部为天使阶段。”姚小雄预计到2035年前后,深圳天使母基金将撬动社会资本,形成超过250亿规模的天使母基金群,预计投资天使项目超过2000个。

学习深圳经验

各地天使母基金正在赶来

去年疫情影响之下,天使投资再遇冷。青山资本张野曾透露一组数据:2016年全年,新成立了16家天使投资机构,而2020年,这个数字大概是0。用他的话说,“夹缝中的天使投资机构。”

继深圳之后,多地政府开始“出手”扶持天使母基金。今年1月份,苏州打响了成立天使母基金的第一枪——苏州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正式揭牌,规模60亿元。

该天使母基金是由苏州市本级、各县级市、区和工业园区、高新区共同出资设立的战略性、政策性基金,基金将为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发展注入优质“资本活水”,助力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苏州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

没过多久,2月19日,常州市政府官网发布《关于促进创新发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政策》)。《政策》指出,常州将设立60亿元天使投资母基金,招引国内外知名基金管理机构来常设立各类创新子基金,投向常州市“253”优势产业集群和集成电路、工业机器人等八大高成长性产业链企业。

为了增加吸引力,常州市提出将母基金超额收益部分最高50%奖励子基金管理团队,对投资常州市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的天使投资、创业投资企业,还按照实际投资额和投资损失分别给予最高500万元投资奖励和最高600万元风险补偿,堪称该市史上最大“政策红包”。彼时常州市副市长杨芬也表态:“可以失败,但不可以不创新。”

本土创投机构十分活跃的珠三角地区同样行动了起来。

7月8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新时期进一步促进科技金融与产业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不仅明确表示鼓励和支持创投机构创新募资手段,包括上市,还提出将“广州市科技成果产业化引导基金”调整为“广州市科技成果产业化天使母基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共同设立天使投资子基金,100%投向天使类科技创新项目。

而在奖励政策方面也是诚意满满,对投资于广州市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股权投资机构,按照实际到账投资额的15%给予每年最高不超过500万元奖励支持。

紧接着,7月23日,《广州科技创新母基金管理办法》发布,也提出将天使类子基金投资于广州地区项目所得的全部超额收益让渡给予天使类子基金管理机构和其他出资人。

同日,东莞松山湖天使基金通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正式落地并投入运作。该基金总规模达10亿元,首期规模为5亿元,重点投资于松山湖功能区范围内处于种子期、初创期的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后备军企业等。

投资界了解到,天津、重庆等相关部门都在行动,甚至不少区级都在筹备天使引导基金。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对此评价道,天使母基金密集诞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以往天使投资机构的资金来源于高净值个人和朋友,还有一些早期的市场母基金。现在,涌现了深圳天使母基金、苏州天使母基金等以投早、投小、投科技为目的设立的天使引导基金,“他们更灵活,也更专业,能够选择市场上头部天使投资机构进行扶持和支持,会对中国早期投资行业起到了一个良好的带动作用。”可以预见的是,各地天使母基金有望陆续迎来大爆发。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