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友网络市值蒸发715亿,用友系排队IPO补血?

作为“用友系”掌舵者,王文京曾被称为“中国软件首富”。不过前不久他刚被“挤落”江西首富的位置,财富比上一年缩水150多亿。
2022-04-26 16:20 · 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  作者 | 武丽娟,编辑丨高岩   
   

“用友系”的资本运作正在加快。从新三板转战科创板,用友汽车IPO更近一步。近日,用友汽车在科创板发布了注册稿,意味着用友网络的分拆上市行为迈出实质步伐。与此同时,同为“用友系”旗下的用友金融正处于北交所第3轮问询中。

作为“用友系”掌舵者,王文京曾被称为“中国软件首富”。不过前不久他刚被“挤落”江西首富的位置,财富比上一年缩水150多亿。

除了用友汽车、用友金融正在冲击IPO,用友网络旗下控股子公司畅捷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畅捷通”)正计划回A二次上市,还有新道科技正在申请北交所上市,处于审查问询阶段。

力推4家子公司上市,用友汽车IPO就差临门一脚。王文京的财富有望重估吗?

登顶“江西首富”,到身家缩水150多亿

出生于1964年的王文京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范。从家境贫寒的放牛娃,到江西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财务司工作,5年后辞职下海经商,创办了用友公司,开发出家喻户晓的用友软件(用友网络前身)。

用友网络(600588.SH)创立于1988年,是国内最早的为企业与公共组织提供云服务、软件的企业之一。

2001年,用友网络在上交所上市,王文京凭借50亿的身家问鼎“中国软件首富”。

2020年,用友网络市值最高冲至约2000亿元,王文京以630亿元财富位居榜单第63位,成为唯一一位闯进100强的江西籍富豪,但“首富”的桂冠没有维持太久。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互联网浪潮,王文京“IT英雄”的光环逐渐隐去。

仅仅一年后,王文京的财富就缩水了150多亿元,名次倒退了60多名。《2021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来自赣锋锂业的李良彬,以545亿元财富位居榜单第108位,一跃成为“江西首富”。王文京则以475亿元榜单位列第129位,跌出100强名单,“屈居”江西富豪老二的位置。

2021年,用友网络市值持续缩水。自2022年1月24日起开始持续下行的周期。截至4月22日,收盘价为19.5元/股,较年初高点40.33元/股跌幅为51.6%,市值670亿元,较年初市值高点1385亿元蒸发715亿元

同时,2021年报显示,用友网络的机构持有数量为436家,较上年同期的550家减少114家,减幅为20.72%。

用友网络还于2022年1月完成了定增,发行数量为1.66亿股,发行价为31.95元,募资总额为53亿元。参与此次配售的机构一共有17家,包括高瓴旗下HHLR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等。按照19.5元/股的收盘价,本次参与定增的17名对象已浮亏20.67亿元。

“用友系”的资本布局,IPO棋局频繁落子

2019年王文京曾退居二线,辞去用友网络总裁职务。仅过去两年的时间,去年年初,王文京又重新出山,兼任CEO及总裁。

近年来,“用友系”在资本市场频频崭露头角。据不完全统计,用友网络参股、控股的企业超50家,孵化了医疗、汽车、审计、烟草等子公司。在新三板投资的公司,不少于10家,多数主营软件服务。

去年以来,“用友系”多家公司都比较活跃。用友网络旗下控股子公司畅捷通已在2014年于港股上市,并于2021年3月启动了创业板上市辅导,计划回A二次上市。另有用友金融、新道科技冲击北交所上市,以及2021年递交申报稿,目前进展最快的用友汽车科创板上市。

用友汽车成立于2003年,是用友旗下成员企业。《招股书》显示,用友网络系公司控股股东王文京通过用友网络、用友科技等公司合计控制用友汽车75.76%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另外,用友网络持有用友金融80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74.53%;持有新道科技1.25亿股股份,占比为51%。

一直以来,用友汽车科创属性存疑、业绩增长乏力、三年半累计分红达2.4亿元等都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2021年9月,用友金融申报北交所并获得受理,目前处于三轮审核问询阶段。同时,现金流量净额大幅下滑、同业竞争的约束机制等问题引发监管层关注

另一家正在回A的子公司畅捷通业绩也由盈转亏。2021年畅捷通总营收5.9亿元,较上年增长16%。归属母公司净亏损1.85亿元,同比止盈转亏,去年同期净利3339.2万元。目前上市计划尚无新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用友系”推进旗下子公司IPO的计划可以追溯到更早。早在2013年时,北京瑞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友科技”)已经申请上市,2014年、2015年曾在创业板发布过《招股书》。

瑞友科技于2003年成立,用友软件(即用友网络)出资比例为93.75%。2013年,用友软件转让股权,不再作为股东。IPO申报期间重要股东发生变动,彼时这一举动曾引起业内哗然,随后,瑞友科技原有的上市时间和计划延后,至今未果。

2021年,有自称是瑞友科技前员工的用户曾在知乎上曝光,2017年瑞友科技曾给内部员工“优惠”认购股权的机会,承诺3年后未上市公司会回购。然而仅仅过了几个月,2018年5月,瑞友科技资金链断,暂停缴纳各地办公室的租金,拖欠工资。随后一年内,很多员工被“离职”,北京、上海业务也大幅萎缩,期间多人要求公司退股,遭到拒绝,产生一系列仲裁纠纷。

有瑞友科技的前员工透露,集资事件预估有200多人参与,总金额涉及2800万左右。今年春节前离职的人员都已解决退款问题。“老板说过上不了市可以原价回购。所以当时大家评估是损失利息而已,对这样的口头承诺也提过质疑,但公司称如果有这个对赌就会影响上市,所以不能签署书面。”不过,对此,用友网络称“不知道此事。”

2021年用友网络实现营收89.32亿元,同比增长4.7%,扣非净利润4.05亿元,同比下降55.3%,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

“用友系”目前共有四家正在谋求上市的企业,它们是否可以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还需拭目以待。

加速奔向IPO之路,王文京能否重回“江西首富”?

近年来,不少上市公司分拆上市的热情高涨,主要集中在新材料、半导体制造、新能源等领域。有行业人士指出,分拆上市使得母公司有更多精力发展子公司,并通过子公司在股市中获利,形成良性循环。不过,市场经济中的广泛相互关联性使得企业多元化经营的资源分散而加大了风险。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认为,应该鼓励真正有融资需求,且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精尖”企业业务分拆上市,对忽悠式分拆上市行为给予禁止。希望可以充分利用好资本市场的融资平台,助力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做大做强,为国内资本市场打造出更多的核心资产

深圳前海红岸资本基金经理王兆江表示,用友网络分拆上市,说明子公司业务在宏观弱周期,经营困难,通过上市可以缓解融资问题,主要目的是拓宽融资通道,获得更高的溢价。这几年的经营成绩和研发投入已经显示出用友网络缺乏创新和锐意进取的态度。虽然力推四家子公司上市,看起来阵势很大,但其实越分散,越会影响高管团队的经营管理精力。

所有的事情都有两面,硬币的另一面,是用友网络在创新上的不足。近年来,王文京的压力或许并未减轻。他在去年接受新华网等官媒专访时多次强调,用友坚持持续创新、坚实发展。这种创新不是一次创新,而是持续不断的创新。

近年来,用友网络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引进相关高端研发人才,增强云服务产品的平台和核心应用能力。2021年用友网络的云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5.5%,占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的61.6%,较上年同期增长15.8%,已成为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多家机构表示看好用友网络在国产数字化背景下的发展机遇。西部证券研究报告认为,用友网络正处在业务结构转型的关键阶段,云服务业务推进势头良好,后续业绩释放值得期待。

王兆江认为,如今已经不是多元化的时代了,而是应该聚焦,做精做强,最后才能做大。对投资方来说,判断整体企业价值和风险难度会加大。有可能让一些资方失去投资的动力,因为机构忌讳错综复杂的关系带来的投资风险联动。民营公司最好是合并,才能做大做强,比如千亿华峰集团便是实施“做强主业”的战略。

温商企业华峰集团是温州本土中拥有上市公司最多的企业集团,其落子的上市公司原本还可以更多,如旗下的华峰新材早在2017年就已向证监会上报上市辅导材料,但出于战略层面的考虑,华峰集团最终选择资产重组方式,由华峰氨纶全资收购华峰新材,并于2019年完成这起百亿级的并购案。

“2021浙商全国500强”榜单显示,华峰集团入围前50强,以435.5亿元的营业收入名列第49位,较2020年上升5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