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 | 黑蚁资本,完成一笔重磅募资

2022年,黑蚁拜访的企业数量,完成的投资主题研究超过了过去任何一年。去年,黑蚁资本25个在管项目的总销售额为400亿元。
2022-10-10 08:39 · 投资界  杨继云   
   

印象中,这是今年以来消费基金最大的一笔募资。

投资界10月10日消息,黑蚁资本第三期人民币基金募集25亿,此次LP主要由市场化母基金、保险机构以及产业出资人构成,另有政府引导基金临交割尾期。此前,黑蚁资本已完成两期人民币主基金以及一期美元主基金募资,绝大部分早期参与黑蚁的LP也都出现在三期基金的出资人名单中。

成立于2016年,黑蚁资本凭借众多明星案例——泡泡玛特、海伦司、喜茶、元气森林、简爱酸奶、UR 、巨子生物、HARMAY 话梅、江小白、很久以前羊肉串、M Stand、Seesaw等,成为消费投资领域崛起速度最快的投资机构之一。最近两年,黑蚁资本连续收获了泡泡玛特、海伦司两个IPO,共在6个项目上实现退出。

产业出资人是黑蚁新基金LP阵容中最值得关注的群体。

周大福列席其中,而新基金的产业LP还包括明星被投项目泡泡玛特、海伦司,以及南极电商等消费企业。对于黑蚁而言,新基金的成立是六载创业史上一个小小的里程碑,这不仅源于上述LP名单具有极强的产业优势,还有如伯牙与子期的故事。

据悉,黑蚁资本新基金的募集始于2021年年中,首关在2021年9月底完成。彼时消费的投资背景是从前所未有的火爆,到去年末开始遇冷,再到今天的持续收紧。期间,消费基金的募资环境发生了过山车般的变化。

外界投资情绪的变化对黑蚁新基金的募资并非毫无影响,但最终黑蚁能在当下环境中完成新基金的募资,这与其过去六年专注和深耕消费息息相关。黑蚁资本相信,尽管市场情绪总是在不断变化,但总有一些LP具备独立的思考能力,不会被市场上各种噪音所影响,而这些LP相信的是,在中国,消费投资永远都有机会。

产业出资人成为黑蚁资本新基金LP的重要成员正是上述主张的最佳注脚,但GP募资首要靠的是过往业绩。投资界获悉,黑蚁资本人民币一期基金,3.5年DPI过1;人民币二期基金,实现了2年DPI超过0.5的成绩。

9月,Preqin与北京基金协会合作发布了首份大中华区私募股权和创业市场基准报告,该报告综合调研了210支基金数据和75家基金管理人,而黑蚁资本的前两期基金均进入业绩排行榜前20名。

黑蚁资本如何炼成?

精准地出手、优秀的业绩是黑蚁资本的今天,但若回到创业的初始点,黑蚁的名字已显影出这家机构的组织气质:分享与合作,而这还有关黑蚁成为今日之黑蚁的原因。

在黑蚁投资团队的组织发展中,他们只会吸收符合黑蚁价值观和文化、对消费具有激情的人才,但相较热情,黑蚁其实更看重的是一个人是否有自驱力和长期主义的特征,因为这是更底层的逻辑。

2019年是黑蚁团队迭代的一个关键年份,它意味着黑蚁资本的组织开始扩充——那年,第一位投后团队伙伴加入。在创始合伙人何愚心中,这意味着黑蚁的策略开始真正落地,因为从成立第一天起,黑蚁资本就决心让“投后服务”成为机构的核心能力之一。

“投资机构要给行业、社会创造价值,而投后服务是让一家投资机构被需要和可以长期存在的重要因素;其次,做好投后服务不是容易的事情,但难而正确的事才值得长期去做。”何愚补充道。

时至今日,黑蚁构建了三个投后团队——人力、战略和数字化,20余人深入到被投企业当中,将投后赋能深深扎根,用专业化、产品化的方式为消费企业服务。

例如,黑蚁资本的投后战略会从市场分析、经营建议、战略策略上帮助品牌,团队就曾深度参与泡泡玛特、UR、简爱的战略规划;人力团队自2020年起至今,已向被投公司输送了数十位高管,而投后人力的赋能还是建立在战略研究基础之上,循着“战略-组织-人才”的轨迹来帮助品牌在不同阶段搭建合适的组织结构;数字化团队则借助数字化工具在品牌的选址、选品及运营上提升业务决策的效率和精准性。

UR成都国金中心店,图源UR

目前的黑蚁团队40余人,组织建设的难点也从过去的如何吸引人才发展到如何凝聚人才,而黑蚁的答案不是什么壮阔的形容词——靠的是简单真诚的文化,利益共享的原则。何愚还分享了一件事,“过去两年我们连续聘请了一家人力资源机构给黑蚁做团队文化评测,今年我们的分数提高了5分,这让人有一点开心”。

消费投资永远有机会

现在若将故事拉回篇首,新基金的募资看的是过往业绩,而不俗的业绩基于组织能力之上,那还有一点则有关新基金的未来:消费投资永远有机会。

回望中国消费投资过去20年,何愚将驱动力简要概括:第一个十年是渠道和供应链改变带来的机会,第二个十年是人群结构、社交媒体等改变带来的红利,但这些都将成为无法复制的过去。在下一个十年,黑蚁将会押注下沉市场、技术创新和精神文化消费——

第一,从效率来说,中国的消费公司从成本结构上依旧有很大优化空间,例如县域市场、社区商业依旧存在很大的用户痛点,效率并不够好,越是需要平价的地方,成本反而越高,企业通过供给侧的降本增效可以打开巨大的市场空间。

第二,技术创新,中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实现了科技领先,越来越多的消费企业在引领技术和产品创新,有些生物技术、材料技术、算法等的创新世界领先,这都会反映到消费领域,例如功效护肤、运动户外、家电等等。

第三,极致的内容创造,随着人均GDP超过1万美金、文化自信增强,用户一定需要更多的精神文化和体验,这是不可逆的大趋势,创意型的消费公司必将会涌现出来。何愚强调,优秀的创意消费企业不是那种转瞬即逝的“现象”,而是对精神文化和美的探索有自己独特的认知和创造力。

近段时间,黑蚁资本察觉到市场正在回归理性。在经历了一阵阶段性集体焦虑后,留下来的无论是GP还是LP,都有更多的从容。毕竟消费,一个覆盖了如此大体量GDP的、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不应该被投资人全然放弃。在这种情况下,LP们开始寻找真正专注在消费产业、抱有长期心态的GP。

找到最极致的公司

何愚在内部经常强调的一句话是:如果黑蚁没有投到好的项目,不是因为消费行业没有好项目,而是因为自身的功课没有做足。

研究、迭代认知,是黑蚁坚持在磨炼的投资基本功。消费二分法是黑蚁最重要的投资模型,用最本质的方法将消费行业的生意分为两种,一是效率,二是体验。黑蚁对效率的定义就是更便宜与更方便,这两个点能涵盖所有效率导向的核心用户价值点;体验则指更优质的产品,或者内容的独特性和差异化。

黑蚁一直寻找的是这两个领域里最极致的公司,并研究两种类型公司的成长路径和创始人模型。在消费二分法的模型下,黑蚁会基于其对消费者、社会、技术、供应链变化的观察来做投资主题,同一时间会有十个左右的投资主题。疫情以来,黑蚁新增了多项投资主题,包括从2021年开始的县域市场和社区商业研究。

但效率和体验是动态的维度,因此从长远来看,最重要的仍是创始人。因为所有的壁垒不可能永远存在,供给端没有永恒的东西,带领企业不断进化的是创始人。今年,黑蚁还迭代了他们的创始人模型。

消费行业这种不断变化的常态不仅在筛选创始人,还划定了投资人的门槛。

“门槛低一直是外界对于消费投资最大的偏见。”何愚解释,“To C公司因为存在消费场景、社会变化、渠道和供应链等各种考量因素,如何对一家企业做出未来5-10年的判断,需要大量的积累,也需要大量的减法。”

那什么是消费投资人的核心壁垒,何愚认为要同时具备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这个考验着消费创始人的难题,也同样考验着消费投资人。长期来讲,消费投资人应该把自己的核心壁垒建立在To C方向,而不是To B,To C的市场比To B大得多,关键是更难积累,难的事情坚持做才可以形成对比综合性基金的差异化价值。”

2022年,黑蚁拜访的企业数量,完成的投资主题研究超过了过去任何一年。去年,黑蚁资本25个在管项目的总销售额为400亿元。

在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的体量,统一性与多样性共存的文化,世界第一的供应链优势和迸发的技术创新,这都是滋养中国消费品牌的土壤,而对于消费投资,没有终点。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杨继云,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10/50179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