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你怎么回家?解析回家的利益链

2017-01-16 14:02 · 品途商业评论  尹天琦   
   
在社会和铁路打击黄牛的环境下,抢票服务其实接管了部分黄牛的工作。放到现实生活中,和雇佣黄牛排队差不多,不过效率高多了。正常的乘客怎么能干得过这帮黄牛?

  关于回家的期盼可能要等上10个月之久,关于回家的旅途可能需要10个钟头,关于回家的决定可能需要10分钟,但是能不能买到回家那张票真的只有1分钟便尘埃落定了。

  抢票难历史由来已久,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抢票为一部分人提供了便利,但也增加了一部分人的门槛,成为了互联网马太效应的凸显区。

  春运抢票到底有多难?

       品途商业评论抽选了几条线路的余票数量变化情况(如下图)。

图片1.png


  上图是G1359次列车的上海虹桥-长沙南站的余票情况。这个区段的特等座和一等座有部分余票,主要竞争在于二等座。二等座在放票后1分钟有58张票剩余,在放票后1600秒左右(约27分钟)售罄。(受到数据采集时网络稳定程度的影响,对真实情况的表征有一定偏差。)

  与长沙的票数阶梯状逐步减少相比,其他线路的竞争则要激烈得多:

图片2.png

  上图是K152的上海-商丘段的余票情况。开始放票后,硬座、硬卧、软卧瞬间被抢空,而少量剩余的无座票则经历了无数轮血腥激烈的拼抢,退票抢票的时间间隔往往只有几秒。半小时后,战斗才暂时告一段落。

  在这些随机抽取出的个案后面,其实都是无数不停刷新和点击鼠标的抢票乘客。品途商业评论总结所有班次的数据汇总,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春运抢票,一分钟定生死!

  按照目的地进行统计,可以看到,开始放票后1分钟,有35座城镇的全部列车、全部座位的火车票售罄;而把统计时间延长到放票30分钟之后,城镇数量也只是增加到了36座。抢票最难的35座城镇列表见下图:

图片3.png

  很明显,1分钟内票被抢光的城市,30分钟内也基本不可能抢到票了;而1分钟内票没有被抢光的城市,则可能根本不需要抢(部分数据来自数据团成长营)。

  所以,假如你在1分钟内没有抢到票,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停止刷新并离开战斗页面了。

  春运抢票历来都是这么残酷。

  网友大刘表示:“过去一张为了买上一张黄牛我们可以等到临近春节的最后一刻。但,为什么互联网技术应用到票务之后,春运的战争1分钟就结束了?”

  抢票=抢钱?

  只要在电脑上输入“抢票软件”几个字,就能看到数十款抢票软件,任你挑选。品途商业评论最近体验了携程网中的抢票服务,发现对于热点线路,自动加价50元提供光速抢票服务。除了热门线路自动加价外,携程还提供了1元一个的抢票加速包,买的越多抢票的成功率就越高。

  推出加速包的还不只携程一家,笔者下载了订票助手、抢火车票、智行火车票、铁友火车票4个软件,都提供这种加速包的付费服务,一个包一块钱,该服务称:在预定车票时选择付费加速包可以提高成功购票的几率。那么背后的原理究竟是什么?

  品途商业评论联系到携程网相关技术人员,对方回应:“刷新余票的接口是公共的,5秒一刷新。发现余票后,VIP专人抢票通道会优先自动提交,随后在根据加速流量包设定。每个加速包1元,加速包越多,抢票速度越快。”

  也就是说,同等情况下如果两个用户在抢同一张火车票,那么给钱多的那个优先购买成功,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笔者买了25号从北京开往成都的高铁,并且分别加价50元光速抢票服务费和30元抢票加速包,一共80元。然而,5天过去了,平台依然没有帮笔者抢到票。看来笔者买的加速包数量明显没有竞争力。

  “抢票”软件的算法再智能,也只是改变火车票的分配机制而已。以前是大家在12306比谁的网速快、谁鼠标刷的快,谁在火车站排队早,而现在拼的是谁购买的“加速包”面值大,谁使用的刷票软件云技术好使。而这种改变,必然会抢走农民工的返程票,更影响公众对春运的满意度。毕竟票数就这么多,白领使用刷票软件的频率又远远大于农民工,必然会造成更多农民工买不到合适的返程票。

  观察员牟丁生认为:“抢票软件完全就是霸占12306的车票,以前的黄牛还怕卖不出去,这软件可以做到要一张卖一张,完全不用担心资金亏损,比以前的黄牛还牛。这软件的出现标志着会有很多人不能再指望上12306网站购买火车票坐火车回家过年了。”

  据交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通过网络购票的数量超过总售票量的七成,这其中手机App又占到了互联网售票的近六成。网络购票成为春运抢票的主战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技术黄牛对品途商业评论表示:“在社会和铁路打击黄牛的环境下,抢票服务其实接管了部分黄牛的工作。放到现实生活中,和雇佣黄牛排队差不多,不过效率高多了。正常的乘客怎么能干得过这帮黄牛?过两年黄牛市场稳定了,可能还会出现竞价排名类的东西。都说互联网提高生产力,但这么用不知算不算讽刺。”

  拼车能否解救春运抢票困局?

  除了抢火车票、飞机票等,自驾回家也成为重要的方式。拼车成为越来越被认可的回家方式。

  今年,滴滴顺风车嘀嗒拼车都有上线跨城拼车的服务。并且双方都上线了关于春运跨城回家的红包补贴。

  滴滴顺风车最近提出“轻春运”策略。滴滴总裁柳青介绍:“春运作为中国交通领域最大、也是最艰巨的一场战役,滴滴当然不会缺席。滴滴最早提出了“潮汐战略”,希望铁路、公路客运这些专业运力能够满足平峰期80%以上的需求,而当高峰期到来时,滴滴平台能够整合更多私家车运力,满足用户临时出行的需求。”

  嘀嗒拼车创始人宋中杰对品途商业评论介绍:“城际拼车的价格跟高铁的价格相近,越临近春节,城际拼车发挥的作用越明显。从嘀嗒拼车的后台数据来看,预约拼车人群的需求超往年同期30%。根据去年情况,腊月廿三会进入拼车预约订单高峰期,但据目前呈现的数据来看,今年预约拼车高峰会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预约拼车距离300公里以上的订单接近60%。“

  有很多人质疑,网约车新政出台后拼车是否还合法?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程世东主任给出了答案:“前段时间国家层面出台了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和网约车的管理办法中都明确提出我们要大力鼓励拼车合乘方式。拼车的性质和网约车完全不同,首先,网约车是一种以营运为目的的行为,而拼车是一种公益互助的行为;另外,从收费方式来讲,拼车是成本分摊,从使用道路资源的占用来讲也是节约了道路资源,而我认为网约车增加了小汽车的出行,不管是私家车小汽车还是出租车,都增加了道路的交通压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拼车)是我们一直鼓励的出行方式。”

  网约车和拼车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前者以盈利为目的,后者只能分摊出行成本(燃料费和通行费)或免费互助。

  拼车在春节临近的确解决了部分乘客的需求,但是难道拼车、顺风车等平台就赔本赚吆喝吗?

  “这也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商业模式。”嘀嗒拼车CEO宋中杰一语道出了天机:“我们拼车的APP聚焦几千万的用户,这些都是车主,他们在拼车上的活跃度比洗车和汽车后服务类产品高。车主的高粘性提供了广告流量。平台可以精准的把握到用户需求推送相关汽车产品和服务。而且用户的偏好和数据以可以给汽车厂家提供造车依据。“

  正是看好了嘀嗒拼车平台上的这些用户数据,长安福特才与嘀嗒拼车合作推出春运补贴等活动。嘀嗒拼车CEO宋中杰表示:”与传统汽车行业合作也是我们2017年的规划。”

  安心回家需要多方助力

  春运已经悄然开始,来自上海的南军利用拼车平台接待了一位带狗的女乘客。早上7点,他们从上海杨浦区出发,凌晨1点到达目的地北京朝阳区中国传媒大学,全程18小时,共计1261公里。

  南军说,我非常愿意把自己车的空座分享出来,能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逃脱春运的麻烦,轻松跨城出行。顺路接一单,感觉也多少能为节能减排做点贡献。

  交通部2017年首发春运大数据显示:预计2017年春运期间,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78亿人次,同比增长2.2%。春运旅客出行方式中,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客流量占比分别为12.0%、84.6%、1.4%和2.0%。铁路与公路仍是春运出行的主要方式。公路以84.6%、占据绝对主力。

图片4.png

  拼车的确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缓解春运压力。但春运期间,公路84.6%的运力还显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若想要靠拼车减轻运力,亟需要更高的拼成成功率和更安全的保障才能提升用户愿意与陌生人拼乘,一同回家的意愿。安全回家,需要平台和车主一同努力。

  柳青认为:“在海量的供需之间的信息对称和出行习惯的背后,是强大的技术和平台,而随着规模不断的在变大,密度不断的升高,会有更多的人可以通过共享的方式完成出行。通过分享经济的模式,配合非常尖端的大数据算法技术,我们可以真正在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好,让人们的出行更美好。”

  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对比春运抢票软件和拼车软件后我们得出这个结论。归根结底商业的本质是趋利的,但是只有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更多元化的出行方式和更加安全的保障,互联网平台才能够长久发展,成为优秀的平台和企业。

  改变春运的拥挤,让人轻松回家,既要技术的不断突破,也需要更多的健康的商业角色参与,互联网应该让生活更容易而不是更艰难,这才是技术的追求和商业的本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