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科创板上市不实”?2019年豪赌千亿营收,全球最大独角兽的IPO迷思

2019-02-23 09:45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针对字节跳动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字节跳动官方回应此消息不实。几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人士也表示,目前其所在公司的科创板储备项目清单中并没有字节跳动的身影。此前字节跳动在2018年7月10日曾被传出香港上市,但被官方否认。

2月22日,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有知情人士称,抖音、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或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据悉,该知情人士透露,相关部门已经联系了该公司,希望其在科创板上市,不过,该公司并不特别希望让公众对其全球扩张计划所需的巨额资金进行严格审查,它仍考虑在私人市场发行债券,作为一种新的资本来源。因此,上市计划不像去年底那么急迫。

当日,针对字节跳动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字节跳动官方回应此消息不实。几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人士也表示,目前其所在公司的科创板储备项目清单中并没有字节跳动的身影。此前字节跳动在2018年7月10日曾被传出香港上市,但被官方否认。

自去年夏天起,这家成立七年的初创公司开始与投行就IPO计划开始谈判。去年11月,在完成日本软银集团的软银愿景基金、 春华资本、KKR领投的Pre-IPO30亿美元融资后,字节跳动最新估值达到760亿美元,因而超过Uber成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企业(企业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字节跳动去向何方,都将搅动整个互联网圈和资本市场。

2019年豪赌千亿营收,更名、架构调整为IPO铺路

“至少1000亿!”这是字节跳动2019年的全年营收目标,看似惊人但并非空中楼阁:2017年,字节跳动的全年营收为150亿,2018年,外媒报道其营收目标定位为500亿-550亿,最终这一数字达到了500亿,这也是字节跳动多年来首次营收没有超过预期,原因是它推迟了新功能变现的时间,广告业务增长低于预期。几年来持续呈几何倍数的增长速度,让2019年实现100%营收增速并不遥不可及。

面临国内人口红利天花板、监管风险等潜在危机,字节跳动给出的对策是以抖音国际版TikTok为主力的海外市场商业化扩大,并逐步放开抖音在国内的商业化。

据界面报道,2018年下半年,字节跳动的渠道团队从年初的4个部门扩展到了10个,新增部门包括拓展、出海、日韩、欧美、东南亚等,11月底,TikTok现身印度adTech全球营销大会。

“BAT之后才是TMD”的传统位次或许也将更迭。根据彭博商业周刊发布的“中国科技互联网企业最新排名”显示,阿里巴巴和腾讯依然稳居前两名,蚂蚁金服位居第三,今日头条(字节跳动)已经超越百度位居第四。

BAT等老牌互联网巨头企业,从成立到估值达到200亿美元大概需要8到10年。TMD等新晋科技互联网企业则用时明显变短,大都成立于2010年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前后,其中字节跳动达到200亿美元估值只用了5年多时间。

2019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无疑是IPO之路的关键一年。毕竟2018年它的诸多动作都被视为IPO的准备工作:从更名、到Pre-IPO融资、再到组织架构调整。据此前市场消息,今日头条早在今年3月份左右就计划启动Pre-IPO融资。

2018年4月23日,张一鸣首次以字节跳动创始人、CEO的身份出席了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并发表了《技术出海,建设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的主题演讲,而在一周前《致歉与反思》的声明中,张一鸣仍属名为今日头条创始人、CEO。另外,据今日头条员工内部信确认,公司名称征集活动已顺利结束,最终将沿用字节跳动和ByteDance的品牌名称,不再用“今日头条”代表公司整体品牌。

在屡遭监管部门处罚后,今日头条更名不乏改善形象的涅槃意味。图文、短视频、问答等多元内容的崛起,也使得作为第一款信息流资讯拳头产品诞生、哺育旗下众多平台的今日头条无法再涵盖整体品牌。

大公司更名以符合全球化战略早有先例,例如谷歌重组变身“Alphabet”当日股价上涨,以及“苹果电脑公司”更名“苹果公司”,以iphone登上全球市值第一的宝座。伴随着更名,抖音等迅速增长的子业务线业绩数据更为透明,对拉升字节跳动上市前的估值具有重大意义。

除此之外,字节跳动先后获得过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源码资本、奇虎360、顺为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建银国际、春华资本、软银愿景资本、KKR、云峰基金等。最近的一轮融资是2018年10月,字节跳动已完成金额不低于25亿美元的Pre-IPO融资,投前估值达到750亿美元。坊间传闻抖音估值300亿美元。知情人士称投后估值达到760亿美元,这一消息于11月被软银集团确认。

国际风投与PE机构的入场,说明字节跳动离IPO已越来越近,大概率可能在未来一年内上市。全天候科技披露,软银等机构与字节跳动签署了对赌协议,“若6年内未IPO,将按8%复利回购”,路透社表示“据多个信源,部分融资的条件是对赌其IPO时估值达到900亿美元”。

另外,内部信中提到,“随着名称的确定,公司的品牌梳理工作已经启动”被年底的高层变动,组织架构调整所证实。2018年,11月17日,在今日头条举办的生机大会上,陈林接棒今日头条原CEO张一鸣,向张一鸣汇报,后者仍任字节跳动CEO。

这一举措同样被视为字节跳动进入IPO关键时期的标志。随着进军电商的值点、进军社交的多闪接连推出,字节跳动的产品版图扩展之路不断延伸,并支撑着巨大的估值。

资本市场渴望独角兽,登陆科创板堪忧,字节跳动风险仍在 

2017年年底,张一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没有任何上市计划”,2018年7月,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今日头条正在进行IPO磋商,计划年底赴港IPO,但今日头条在官方微头条账号回复,“公司目前并无上市计划安排”。

近日再次被传科创板上市,再遭“不实”回复。一两年之内屡屡传出上市消息,又屡屡被官方“否认三连”,传递出资本市场对优质独角兽的渴望。

此前有报道显示是科创板率先向字节跳动抛出了橄榄枝:去年11月,相关领导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调研走访。虽然如上文所述,字节跳动上市已成箭在弦上之势,不过,有两个原因让字节跳动恐怕难以登录科创板。

根据证监会今年1月30日发布的《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作为媒体平台的字节跳动,与科创板倾向于高科技企业的定位并不完全相符。

另外,“庙小”恐难装下“大佛”。字节跳动较高的估值,容易造成资金上抽血效应,影响科创板整体资金流动。根据估值540美元的小米去年赴港计划募资240亿港元情况来看,字节跳动募资额应该不会低于这个数字,根据招商证券的相关分析,科创板的募资额度全年约为500亿元人民币,首批科创板上市公司平均每家募资20亿人民币,与其相去甚远。

无论是赴港或是赴美,或是登陆A股,字节跳动显然将会造就一场资本狂欢。不过,内容监管风险如紧箍咒仍牢牢扎根于字节跳动的头顶。去年4月火山小视频被约谈、头条被下架、内涵段子永久关停,7月抖音广告被暂停10天整改,TikTok在海外同样流年不利,去年7月因不当内容在印尼被封禁,今年2月因内容被印度官员呼吁封杀。

今年1月多闪发布会上,抖音总裁张楠宣布“抖音日活用户突破2.5亿,月活突破5亿”,同时他也承认“2018年对我们是艰难的一年”。在国内,人口红利将尽,如火如荼的“头腾大战”蔓延到广告主争夺等各个利益冲突领域,在国外,抢夺Facebook、Instagram等巨头的蛋糕并非易事。那么,在估值翻番之后,顺应万众期待上市,张一鸣和他的字节跳动能创造新的奇迹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