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挂掉最牛投资人电话的90后女孩,7年做出估值160亿独角兽

陈安妮说:“创业最大的魅力在于你能把一群人带到他们原本认为不能够到达的地方。”
2021-12-26 10:42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陈梦迪   
   

中国最大互联网漫画平台,竟然出自一个92年出生、没上过一天班的漫画作者之手,她甚至没学过一天美术。

网友叫她“梦想婊”,陈安妮毫不介意:“梦想婊是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的意思,我敢说自己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01

近日,Trustdata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动漫平台排名,快看排名第一,用户月活跃度约是第二名腾讯动漫的三倍。

目前快看估值超过160亿元,直追B站上市前的估值,创始人陈安妮是国内第一批财务自由的90后。

快看从诞生就饱受争议,一路证明自己,一路被人诟病。同时不断刷新行业融资纪录,7年8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40亿元,股东包括腾讯、红杉和韩国财团。

陈安妮说:“每家公司或者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成败取决于:好运气来时你抓得住,坏运气来时你熬得过。”

02

陈安妮原本是一个家境贫困的大学生,每天学习、考证、参加学生会。

大二时,做建筑工的父亲被车撞断几根肋骨,家里断了经济来源,陈安妮只能自己赚钱。

她从小喜欢漫画,但没有条件学美术,只能自学,后来为了学习放弃了这个爱好。这次变故让陈安妮重新拿起画笔。

她先是给别人画画,30元一幅。后来和同学一起把大学的景点画成漫画,印在明信片上卖。从那时起,陈安妮一人养活全家。

2012年微博兴起,陈安妮说自己“鬼使神差”把画的漫画发到微博,一条关于食堂阿姨盛肉抖勺子的漫画,有1000多次转发。

她继续画,到2014年,陈安妮成为了微博头部漫画网红“伟大的安妮”,一条广告20万元。

网红身份让陈安妮有机会结识名人。李开复邀请陈安妮去创新工场做嘉宾,陈安妮踏入创投圈

陈安妮第一次知道,还能用风投的钱创业,失败了也不用还。

陈安妮想,做漫画作者是一眼看到头的。如果做一个漫画平台,就能孵化出无数个“伟大的安妮”。

她的创业想法遭到亲友反对。陈安妮说:“他们说我来北京活不了多久,但我只犹豫了一天就来北京了。”

2014年,陈安妮独自北上,注册公司,组建团队。

她租下一套华清嘉园的三居室,客厅改办公室,卧室改宿舍。她听说这里是创业的风水宝地,美团快手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招聘的要求是24小时在一起,吓跑了很多人。早期几乎都是应届生,是她的微博粉丝。

大家早上8点起床,工作到深夜一两点睡觉。没人敢跟家人透露公司情况,因为太像传销了。

03

漫画当时因为市场小不被看好,所有投资人都拒绝了陈安妮。

有人说保持联系,再也没有联系;有人说你做漫画账号我会投,漫画平台你不行;有人一一列举她的弱势,如没有互联网经验、刚毕业的小女孩;有人当场给她计算种种数据,证明为什么她会失败……

陈安妮没有放弃:“即使市场只有1%,如果它有很强的增长趋势,你也要坚定选择它。因为当市场达到99%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了。”

12月,快看漫画App即将上线,陈安妮手里只有一张牌,就是她的微博“伟大的安妮”。她要用自己最擅长的漫画形式,让大家记住快看漫画。

初稿陈安妮画了超过500格讲自己的创业故事。最后裁剪到读者十分钟内能看完,内容每2分钟一个转折,发布时间选择在App上线同日晚上9点多,标题是精心取的——《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

漫画发出后就火了,微博超过40万次转发,快看漫画当天晚上冲到应用商店榜首。

没想到第二天舆论急转直下。有人说这是一次营销,有人说陈安妮抄袭,有人叫她贩卖梦想的梦想婊……她打开电脑,就要面对千军万马的踩踏。

陈安妮回应:“我们一分钱都没有花。”

记者问她:“你用什么证明你没有花钱推广呢?”

陈安妮说:“那你用什么证明我花过钱呢?”

陈安妮翻着网上的留言,眼泪在眼眶打转。快哭出来时,看到团队十几个人都低着头,她憋回眼泪,告诉大家“一切都会过去的”,开始布置工作讲公司战略。

有一天半夜,客厅里只剩下陈安妮。她无意中刷到一条某漫画家去世的微博,评论第一条写着:“该死的是陈安妮。”

点赞有好几千,陈安妮哭了。

04

就在《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发布第二天,陈安妮接到一个叫沈南鹏的男人的电话,说要投资,让陈安妮马上去找他。

陈安妮不认识沈南鹏,说:“对不起我还没准备好。”就把电话挂了。

红杉的投资经理只好给陈安妮发了一条消息,让陈安妮去网上搜索沈南鹏。搜索后,陈安妮捂着胸口倒抽一口气,赶紧跑去找沈南鹏。

她印象很深,地点定在一个高耸入云的大厦里,她走进去,点一杯花茶要100多元。

沈南鹏见面第一句话是:“用户有多少了?”

陈安妮说:“100万。”

沈南鹏又问:“上线多久了?”

陈安妮说:“一天。”

她走出来,拿到第一笔投资,300万美金。事后陈安妮还是有点遗憾。

她说:“第一版App只有苹果版本,如果安卓版本也同时上线,至少会有四五百万用户。”

05

活下来后,下一步就是追赶。

内容行业的魅力在于,它很难被完全垄断。2013年,漫画平台有妖气凭借《十万个冷笑话》C位出道;2014年,腾讯动漫凭借《尸兄》成为行业第一。而快看从活下来到反超对手,用了两年。

有人问陈安妮:“如何与腾讯动漫竞争?”

陈安妮说:“光脚不怕穿鞋的。首先我们快,这一点就很致命了;其次我们对产品理解足够深刻;最后,大公司一个部门跟我们整个公司打,不一定打得过我们。”

第一版快看漫画App功能非常简陋,原型图是陈安妮自己画的,程序员是她在技术论坛找的。

但快看团队通过对用户大量调研,抓住三个当时非主流的产品细节:图片要大要美;信息流方式一屏推送两个作品,减少读者选择成本;要能留言互动有参与感。

快看从0到今天3.4亿用户,产品基本结构没有改变。内容更精美,推荐算法更强大,增加了社区和漫画短视频。

陈安妮说:“我们没有互联网基因,但互联网产品不需要定义。打破思维定势,你只要呈现方式和内容是用户感兴趣、记得住、好操作就OK。”

06

快看漫画上线一段时间后,数据开始暴跌,并陷入长期低迷。原因是当时快看漫画作品少且粗糙。陈安妮意识到:没有好内容留不住用户。

陈安妮团队开始疯狂寻找好作品和好作者。与网络小说众星闪耀相比,中国的漫画作者基数小很多,陈安妮能签下来的作者屈指可数。

于是陈安妮决定自己孵化内容和包装作者。通过上线创作课程,举办漫画大赛发掘新人,平台涌现一批90后、00后漫画家。

有了好内容,精细化运营也是关键。陈安妮的策略是集中资源重仓头部作品。

陈安妮说:“琼瑶的故事结构在今天年轻人依然会喜欢,只不过想吸引年轻人,需要增加一些潮流元素。”

以快看的爆款漫画《快把我哥带走》为例,作品原名《逗比兄妹》,作者刚发表一个开头就被陈安妮签下来。快看帮作者改名,优化文本、画风、人设、情节,开通微博运营粉丝等。作品后来大火,改编成电影,上映票房近4亿。

2016年1月,易观智库统计,快看漫画位列应用总榜274名,位列漫画类App第1名。

抖音快手兴起后,平台活跃度下降。陈安妮把漫画分镜结合声优做成短视频,推出漫剧,平台活跃度迅速回升,稳居行业第一。快看漫画的融资也随着用户增长一轮接一轮进入。

07

在陈安妮眼中,漫画只是内容载体,是互联网消费入口,是IP的早期阶段。

卖漫画只能赚小钱,把IP孵化出来,才能带动周边产业赚大钱。

80后学生时代读的爆款小说《鬼吹灯》系列、《三生三世》等,在今天被改编成影视,成为大IP。

快看平台用户九成以上都是95后和00后。陈安妮相信,95后00后现在读的连载漫画里,必将诞生10年后的大IP,回忆杀能勾起他们强烈的消费欲望。

陈安妮说:“与其定义00后,不如陪伴00后成长。”

资本也要求快看尽快造血。

围绕IP,陈安妮把变现方式开发到极致:从会员费、付费阅读漫画、出版、签售会门票、潮玩,到改编影视和游戏、广告植入,与欢乐谷合作、把作品授权至海外等。

以快看的爆款《谷围南亭》为例,作为低成本的连载漫画,一个角色植入跨次元广告价值是600万元/年。

2021年8月快看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漫画业务已经实现盈利,相比2年前的纯免费阅读,用户阅读中90%的漫画内容已进入了付费模式。

今年快看漫画正式改名为快看,宣布漫画不再是快看的核心。

陈安妮说:“我们要做中国的迪士尼。”

但在《快把我哥带走》后,快看也再无出圈之作,陷入IP焦虑之中。

与此同时,快看的商业化也伤害了用户体验。

读者抱怨平台作品注水,买了会员还要对作品单独付费,一部漫画高达几百元还有广告植入,多位家长投诉快看诱导未成年消费。

天眼查显示,多部快看漫画作品因出现黄色暴力内容被有关部分处罚。

今年8月,陈安妮宣称三年给作者发了7.5亿稿费,签约作者平均月入5万,头部作者平均年入500万,遭到群嘲。多位知名作者站出来说自己没收到那么多钱。

舆论质疑陈安妮,已经忘了创业初心,离国漫甚至离漫画都越来越远了。

在华清嘉园那个很像传销团伙的阶段,有一天深夜,陈安妮在小厨房里给大家开会。

她在白板上郑重写下第一个目标:“我们要做中国最好的漫画平台。”

其他人都笑了。

她继续写下第二个目标:“我们要做一个有1000万用户的互联网产品。”

其他人又笑了。

她继续写下第三个目标:“我们要把我们的漫画改编成影视、游戏、周边商城、主题乐园。”

其他人几乎嗤之以鼻。

当陈安妮写下第四个目标:“我们要做中国的迪士尼。”

大家吓一跳,终于忍无可忍,起身回房间睡觉了。

如今,至少两个目标已经在群嘲中一步一步变成现实。

陈安妮说:“创业最大的魅力在于你能把一群人带到他们原本认为不能够到达的地方。”

陈安妮能否带领快看抵达中国的迪士尼,未来仍然充满变数。

参考资料

[1]快看官网

[2]《中国网络漫画出版发展报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3]《请看,第一批财务自由的90后》《博客天下》杨迪

[4]《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艾瑞网

[5]《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计算机应用文摘》徐冰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