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等待、转型、转行……教培从业者如何过冬?

在这些教培机构面临新选择的背后,许许多多教培从业者同样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个寒冬,教培从业者们留下了怎样的故事?
2021-12-30 18:01 · 鲸媒体  吱吱   
   

导语

今年对于教培行业而言,无疑是充满寒意的一年。而这个冬天,随着“营转非”限期到来,大量学科培训机构站在了十字路口,转向非营利模式,或者正式关停,抑或转型其他赛道,是当下学科培训机构最迫切需要做的抉择。

在这些教培机构面临新选择的背后,许许多多教培从业者同样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个寒冬,教培从业者们留下了怎样的故事?

“营转非”限期将至,学科培训机构大量压减

2021年,因为政策风向的变化,教培行业经历了一场剧变,身处其中的千万从业者与行业一起切身感受着这场动荡。

裁员是今年教培行业最真实的侧面之一。今年第二、三季度,随着“双减”传闻的发酵以及“双减”意见的最终落地,教培市场规模大幅缩减,大量教培机构倒下或是调整业务线,教培从业者失业风波也愈演愈烈。

企查查数据显示,在“双减”政策落地后80天内,全国范围内共有近3.3万家教育相关企业吊注销,平均每天超400家。

据郑州市教育局介绍,截至11月30日,郑州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0%以上。12月10日,浙江省教育厅监管处公布,浙江省8107家线下义务教育阶段营利性学科类培训机构“压减率”提前达到100%,51.39%的机构选择转为非学科类培训机构,23.53%选择转为非营利性培训机构,还有25.08%选择注销。

12月21日,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目前,学科类培训已大幅压减,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

数以万计教育企业注销的背后,大量相关从业者也进入人生的岔路口。今年刚毕业的杨欣在她短短半年的工作经历中就已历经起伏。今年春招,杨欣接受了一家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的offer,并签了三方协议,但是5月,在线教育裁员潮刚刚爆发时,她无奈成为面临教培机构毁约的应届毕业生中一员。

彼时,针对在线教育机构毁约、裁员的舆论压力不断发酵,杨欣原本要入职的机构最终承诺让所有应届生入职。6月,她如愿入职。但是,“营转非”规定出来后,因为不能招新,学科培训机构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尤其临近“营转非”限期,大量机构表示将终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业务。作为辅导老师的杨欣虽然还在正常上班,但是对于12月31日之后的情况充满未知。

“公司通知我们说现在要等发许可证,等证发下来就能续班了。”杨欣透露,“不过公司里也有传闻说要优化一批人,但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情况。”

在公司里不少人和杨欣一样等待着12月31日的到来,因为这一天对他们而言像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能让现在的不确定逐渐变清晰。

“要是失业了就先回家休息一阵吧,调整一下,毕竟这大半年经历了太多忐忑、焦虑的时光,等春节后再重新找工作。”杨欣坦言。

时代的变化中,他们只是一粒沙

也有很多人不用等到12月31日就已经收到了命运的通知。“营转非”的要求下,许多教培机构注定以关停结局,在这背后也有大量教培从业者不得不接受失业的处境。

李如在教培行业已经工作了15年,他最后一份教培工作是在中部某二线城市的一家学科培训机构。在当地,这家机构规模不算小,有19个校区,曾陪伴了无数孩子学习和成长。

前不久,李如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写到,“彻底结束了,再见,教培!”

那天,他所在的机构举办了一场全员大会,也是在那天,机构宣布旗下19个校区即将关停18个,还有一个正在办理“营转非”手续。

李如透露,那18个准备关停的校区其实已经撤校了。“现在这些校区还在通过线上的形式来完成秋季学期的课消。等到12月31日,一切就结束了。”

李如所说的结束,不仅代表着这些校区要停业了,也意味着18个校区的全部员工都要失业了。

“教培行业这大半年的动荡我们都是亲历者,我们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一天马上要来了,尤其现在已经临近12月31日。但是,到真正要离开的时候,内心的情绪还是很复杂。”李如感慨。

15年的时间,李如的职业生涯里只有教学,但这15年里,她也算是见证了教培行业的黄金时期,看过了一批又一批企业的起伏,体验了教培模式的更新迭代。

“一开始其实我也没想过自己会失业,以为只要考试选拔制度还在,培训的需求就不可能突然消失。慢慢地‘教培行业要黄了’的论断越传越盛,我逐渐变得焦虑,毕竟自己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十几年,除了教书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而且年龄也不小了,要转行找工作真的挺难的。但是,当离开的日子真正要来了,我心里反倒不是焦虑、不安,更多的还是遗憾和不舍……

韩蕊也是教培失业大军中的一员,不同于李如见证了行业的各个阶段,一年半前,她入行时正是在线教育的鼎盛期,在线教育机构频频斩获大额投资,广告身影无处不见。那时,在线教育凭借优厚的待遇和被看好的前景成为高校毕业生们向往的行业。因为大学期间就有在教培机构实习的经验,加上自己一直对教育很有兴趣和热情,所以韩蕊选择第一份工作时,坚定地想要去教培机构做老师。

“我特别喜欢和孩子们交流,看着他们的童真与朝气,自己就很容易被感染。”去年7月毕业之际,韩蕊没有回老家,而是只身一人去到东部某城市的一家教培机构。工作第一年,一切如韩蕊所期待的,但是,一年后,随着“双减”的落地,韩蕊和很多并肩工作了一年多的同事一起被裁了。

“没有拿到N+1的赔偿,最后一个月的课时费也被克扣了。”今年秋天,被裁的韩蕊决定先回家,“人在失落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个依靠。”

突如其来的变化下韩蕊还在适应和找寻,“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先在家里的公司帮忙吧。看现在的形势,教培行业肯定是待不下去了,等过了这阵艰难期,我再做新的选择吧……”

冬天来了,春天会远吗?

张彤也是在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教培机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他没有像大多数同学一样成为程序员,而是进了一家培训机构当初中数学老师。

7月,“双减”意见落地后,张彤的职业生涯第一次面临较大的挑战。暑假,他所在的机构停止招新,并在8月底进行了人员缩减,包括张彤在内的一批老师都被裁了。

但是因为对教育依旧充满热情,张彤在离职后并没有离开教育行业,他又加入了当地的一家小机构,还是教数学。秋季学期,这家机构的学员大多是初三的学生。因为面临中考的压力,所以大家都非常努力,有时晚上十点、十一点,张彤还能收到家长发来的消息,“张老师,江湖救急,有两道题孩子不会,解不出来他不睡觉。”

张彤提到,“虽然现在我们当地学科培训市场规模明显缩减了,但是补课的需求其实一直存在,家教也大幅涨价了。”

受限于保证金、指导价、教学空间面积、培训内容等等方面的要求,张彤所在的机构还是放弃了营转非。“我们当地规模相对较小的学科培训机构很少有申请营转非营的,大家核算了成本之后发现这样真的做不下去,所以,很多机构可能就不再做教培,直接转行了。我们机构还是希望能继续做教育,所以综合考虑了现有的条件,决定转向非学科领域,往科学实验、青少年编程的方向上转。”

因为转型,这家机构不得不重新着手人员的招聘和课程研发工作。“又是一次从头开始,觉得挺难的,但是也不想放弃,内心还是对教育有感情吧。”张彤坦言,“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自主研发课程,秋季学期开学以来我们就在新课程的研发上倾注了不少心力,希望春节前能够把初版做出来吧。”

从刚毕业时怀揣着梦想进入教培行业,到几年后行业经历大动荡,自己也被动做出不小的改变,这大半年来张彤的心态也有很多起伏,但后来听到、见到了太多变动,他觉得自己渐渐麻木了。不过,教育是需要热情的,他还是希望自己能用向上的态度进入新的阶段。

梅南亦还在教育的路上坚持,同样选择转型。经营一家学科培训机构十多年的他,在这半年里,先是看到“双减”刚刚风起时,一批证照不全的不合规机构倒去,而后周围越来越多小机构因为现金流撑不下去也只能离场,再后来“营转非”限期临近,很多人就直接放弃这个行业了……

“今年下半年,我们时不时就面临检查,很多机构都受不住了,我们也是勉强还活着吧,想着先把孩子们的课上完。但是因为不能招新,所以其实资金上也有困难。我自己也不得不在这之外又找了一份工作,总还是要给员工发工资的,自己也有家要养。”梅南看似轻描淡写,但背后的压力并不小,20多名员工、数百个学生,他希望他们能安心工作、学习。

“不过现在学科类课程也消得差不多了,后面应该就不做了。”梅南提到自己当下的情况,“好在非学科培训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也招了新的美术、声乐老师,着手制定了新的计划,设计了新的课程,这些课程也能招生了。之前的老师能转岗的尽量让他们转,实在转不了的也只能让他们看看其他的机会,这段时间谁都不容易。”

尽管这半年来日子过得艰难,但梅南坚信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的。聊到对接下来的期待,梅南说了一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鲸媒体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