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 寒潮中生物经济正在崛起,怀格资本新基金相继落地

该基金是怀格资本在西部地区布局的首支基金,LP包含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长沙械字号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康德莱医械(01501.HK)等知名国有投资机构及上市公司。
2022-09-22 17:50 · 投资界     
   

投资界(ID:pedaily2012)9月22日消息,近日,怀格国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怀格国生”)完成首期关账,基金总规模约10亿元人民币,由宁波怀格健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怀格资本”)担任基金管理人,落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该基金是怀格资本在西部地区布局的首支基金,LP包含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长沙械字号医疗投资有限公司(“械字号医疗”)、康德莱医械(01501.HK)等知名国有投资机构及上市公司,基金投资于创新药、高性能医疗器械、新型疗法、医药专业外包服务、医药上游设备及材料等医疗健康赛道,及以合成生物学为主的生物技术赛道,并与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深度合作,深挖并赋能优质企业做大做强。

此前,由怀格资本担任管理人的青岛怀格众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怀格众信”)于今年7月完成了备案,单一LP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公司(“中国信达”,01359.HK),怀格众信是中国信达与怀格资本合作设立的定向基金,为加速推动怀格资本已投生物制药领域中高成长企业完成独立资本化的进程。

寒潮下,投资策略的变与不变

“稳”,是今年以来在各行各业中出现最多的一个字,稳经济、稳增长、稳就业等等,经济如何应对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大压力,企业如何在疫情影响、国际贸易关系等不利因素叠加的经济下行环境中活下去,成为了所有人面临的难解之题。创业投资行业也是在今年受到了二级市场的负面情绪传导,新股频频破发、一二级市场倒挂,一系列现象也让所有投资人更加谨慎和理性,首先“募资难”就成为了行业共同痛点,投、管、退同样面临严峻的考验,以Pre-IPO投资策略为主的市场移向更前端,带给怀格资本背后更深的思考是:作为GP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投资策略持续优化才能穿越周期并创造稳健的超额收益?

国内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投资经历了从2015年至2022年快速发展的第一阶段,成就了一批细分行业的头部公司,也淘汰了或者即将淘汰一批创业企业。研究赛道、选择赛手、抢占投资甜蜜点,是过去创投行业的基本运作路径,周期向上情绪高涨时为了能投进一家公司基金经理大肆比拼生态圈的赋能能力,而周期向下情绪低落时的当下基金经理忙于过往企业的投后管理无暇再对一家公司给予正常的礼遇,周期带来的波动对所有人都是一场考验。如果这场寒潮将持续2至3年,对于生物医药的创投机构而言需要思考的策略优化:

(1)高度依赖融资的研发型生物制药公司,已经不能像过去几年只靠讲研发管线的故事了,核心品种的商业化进程是关键,核心品种的市场定位、竞争格局、上市时间等方面都能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身的优势身位,才有机会在重回理性的投资市场中获得青睐;

(2)开辟新赛道,尤其是对资金依赖度不高,两三次融资基本就能满足公司收入形成并完善造血功能,比如合成生物学方向;另外,在国家倡导的以治病为中心转为以健康为中心的过程中,关注特定人群在居家过程中的可提供预警、诊断、治疗及康复的数字疗法方向,尤其是数字疗法有转为数字处方硬逻辑的相关创业企业;

(3)重视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基础科研成果转化并商业化的能力提升,过去几年创业企业的绝大部分创始团队来自于工业界,正是因为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工业企业的长期训练让他们具备了产品研发、注册、生产及销售的综合能力,而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基础研究偏向核心期刊发表和学术地位巩固,似乎离产品创新还很远。但是时过境迁的当下,不乏一批优质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学术带头人的原创项目正在加速进展,值得高度关注;

(4)医疗医药上游供应链体系中的仪器、设备、材料以及科研服务等,也是当下创投机构需要深度研究的方向,医疗医药制造业的工业化进程和数字化进程需要更多的产业协同。

生物经济大发展,机遇来了

今年5月,中国首部生物经济五年规划文件《“十四五”生物经济发展规划》出台,《规划》提出围绕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发展变革趋势加快推动生物经济创新发展。据天风证券研报,生物技术的合成生物学按照特定目标理性设计、改造乃至从头重新合成生物体系,用以解决人类食品缺乏、能源紧缺、环境污染、医疗健康等各方面的问题,对于全球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对于实现双碳目标也至关重要,据中科院天工所统计,和石化路线相比,目前合成生物制造产品平均节能减排30%-50%,未来潜力将达到50%-70%,其兼具绿色环保与降本增效优势,应用可以降低工业过程能耗15-80%,原料消耗35%-75%,减少空气污染50%-90%,水污染33%-80%。9月12日,美国白宫发布简报,启动一项“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计划”,借助生物技术可以对微生物进行编程,以制造特殊化学品和化合物,这一过程称为生物制造。这些进步促使工业界接受生物制造以作为基于石油基的替代品来重塑塑料、燃料、材料和药品等产品。本世纪末之前,生物工程可能占全球制造业产出的1/3以上,价值接近30万亿美元。该计划重点在于提高美国国内生物制造能力和扩大生物基产品的市场机会。

我们高度重视生物技术发展对未来十年对人类生活不同场景下的终端产品渗透,在经济周期下行以及行业估值较低的时间窗口内投 中优秀的创始团队并与之同行,也许穿越周期后将呈现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并可能带来超预期的收获。

怀格资本创始合伙人王锴表示:“在我国的生物医药发展从进口替代到底层创新、甚至Global First的过程中,怀格资本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并见证,也感谢各位新老投资人的支持与信任。今天我们面临复杂严峻的经济环境,在构建新的发展格局,也在探寻新的经济增长点。在未来三年的投资行业中挑战与机遇并存,挑战来自于在经济下行周期捕捉投资机会的能力,机遇是充分运用历史时期带来的机会,在买方市场中挑中更优质的标的。”

王锴透露,新一期基金“怀格国生”依旧坚持“VC”+“投行”的精品创投理念,围绕医疗健康的产品创新、材料创新、工艺创新、服务创新等领域,以及生物技术至生物制造的合成生物学方向,我们有信心建立更稳健的资产池及护城河,为投资人创造可持续的良好效益。

本文来源投资界,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1115.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