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还原盛大系一年风波

2012-10-17 09:52· 腾讯科技  雷建平 
   
侯小强说,外界对盛大和陈天桥评价并不公平。从营收来看,盛大去年营收70亿,在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里排在前面五位,单从文学和游戏业务来说,都在各自行业是第一阵营,盛大即便仅有这两块业务,依然是家很牛的公司。

 

专访侯小强: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职业经理人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 雷建平 10月17日报道

  过去两年,因低调与变化迅疾,盛大一度被质疑,甚至被解读为是一个前景堪忧公司。包括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总裁凌海等大批职业经理人离职,边锋、浩方等众多业务被出售,很多人将盛大目前被质疑和误读的症结归结到盛大网络CEO陈天桥头上。不过,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则给外界另一个视角:外界误解陈天桥。

  侯小强说,外界对盛大和陈天桥评价并不公平。从营收来看,盛大去年营收70亿,在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里排在前面五位,单从文学和游戏业务来说,都在各自行业是第一阵营,盛大即便仅有这两块业务,依然是家很牛的公司。

  就算是高层离职,那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盛大过去走了一些人,原因很复杂。每个人离开都有不同原因,不能给这个事情戴一顶帽子,贴一个标签,一出问题就说这是陈天桥的原因,这与事实不符。”

  侯小强还说,很多人认为陈天桥事必躬亲,实际并非如此。陈天桥一般管大的战略和方向,以盛大文学为例:他对盛大文学无条件支持,无条件信任:“陈天桥跟我3个月就见一次面,每见一次面可能就吃一顿饭,开一次会,陈天桥没有说过一句难听的话。”

  当前盛大文学上市遇阻,不过,并未放弃上市。侯小强表示,上市遇阻对员工心态没有影响是假话。但盛大文学仍是一家在蓬勃发展的公司,员工这种担忧就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大。

  CFO架空我是对我和梁晓东最大误解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用在盛大文学身上并不为过。盛大及其旗下其他业务持续调整和动荡,也让文学业务有所牵连。就在大家准备欢庆国庆节之际,任榕树下公司总经理“共和国裁缝”公开爆料,抨击盛大文学CF0梁晓东不懂业务却一手遮天,侯小强很难做。外界更传言称梁晓东为陈天桥嫡系人马,侯小强有下课危险。

  这并非不可能。就在不久前,盛大最核心的游戏业务出现重大调整,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因业绩没有达到公司董事会及投资者期望及个人身体原因离职,更早之前,酷6创始人李善友(微博)与韩坤、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华影盛视总裁龙丹妮、边锋总裁许朝军(微博)等多人离职。

  特别是盛大私有化前后,盛大旗下业务规模性裁员与离职不断。最新一幕发生在9月底,盛大创新院按照年度项目评审,对排名前20%项目给予大力扶持,对排名靠后项目关停并转。

  这就使得尽管侯小强快速澄清,依然掩盖不住外界疑虑:侯小强是否真已经被架空,会像谭群钊、李善友、凌海等人一样挂冠而去。最近2年来,侯小强已很少公开出席盛大文学旗下活动,微博中更多谈及的是企业管理的话题更加剧了外界猜测。

  人们更愿意相信传言,这使得侯小强不得不站出来再次澄清:外界不仅误解了陈天桥,也误解了自己和CFO梁晓东。侯小强坦言陈天桥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如果真如外界所说,梁晓东是陈天桥嫡系,自己来盛大文学甚至比梁晓东早。“我在盛大4年,算不算老员工,算不算嫡系。”

  “如果说梁晓东跟我一点分歧都没有,甚至没有误解,那不可能,过去3年多,我们有过分歧。但这三年来,梁晓东成长非常快,”侯小强一再强调,梁晓东是自己最重要的助手。

  “大家说CFO梁晓东不懂业务,这样讲对他来说是非常不公平。梁晓东在主要问题上,跟我保持一致。每天在梁晓东工作日程里,早上第一件事情是来我办公室,跟我沟通,他可能吸一根烟,跟我聊上半个小时,每天他会把这个当作他的第一件工作。”

  侯小强强调说,就算梁晓东有些事情不经过CEO,直接和文学旗下公司沟通,这也很正常,盛大文学子公司是董事会管理制,梁晓东作为子公司董事并且受盛大文学委派,有权利,有资格去榕树下等网站直接谈。更何况梁晓东在做任何沟通都是在非常清晰分工前提下去做的。“如果他事事都请示我,我认为这是我管理最大的失败。充分的授权和运用被授予的权力是上下级良性互动的前提之一。”

  这番表态也是对此前传言的澄清。一位离职高管曾表示,盛大文学为了某些合理要求,侵犯了高管个人利益。两位子公司高管离职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双方积累多年矛盾总爆发。上述高管指出,梁晓东经常绕过侯小强直接与旗下高管沟通,自己这两年已很少见到侯小强。

  侯小强也坦言,自己确实在2011年有特别重要改变,从业务转向管理、从品牌转向绩效。虽然每天“吃斋念佛”,但这跟管理无关。侯小强说自己不但没有淡出公司管理,恰恰更加深入了,现在更关注投入产出,也更关注为各部门、各子公司业务的发展搭台铺路。“我经常跟我团队说,管理就是要做好服务。上次哈佛商业评论的一位负责人来访,问我当CEO以后最大的转变是什么,我说我从原来自己做,转变为发挥我团队的力量,我设定目标,引导他们,我自己不做,而是给团队授权,把团队推到前台让他们去做。我希望我藏起来,当员工把我当成隐形人,需要我帮助时我去,不需要我时候,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褒奖。”

  据称,今年3月盛大给旗下团队颁发了唯一一个奖,是最佳CEO奖,陈天桥将这个奖项发给了侯小强,这在盛大往年并不多见。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