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野蛮的屌丝创业者:360游久CEO刘亮跑步去深圳

2013-04-07 09:33 · 创业邦  刘亮   
   
360游久的CEO刘亮,被《非你莫属》里的观众认为说话很本色,为游戏行业代言,被某著名媒体人称为“屌爆了”的大屌丝。

  30出头,360游久的CEO刘亮,被《非你莫属》里的观众认为说话很本色,为游戏行业代言,被某著名媒体人称为“屌爆了”的大屌丝。骨灰级游戏玩家、跑步进深圳的退伍兵、站长、做魔兽游戏社区、第一个做私服,且看他与盛大腾讯,与周鸿祎的交往和创业之路。

  跑步去深圳

  我是陕西西安人,80年生。我最大的两个爱好,一个是车,一个是游戏。车是在部队学的,游戏从小一直玩儿到现在。

  我高中毕业在西安念警校,学校对面就是西安交大。上警校那会儿包括毕业之后,我没日没夜泡在交大的机房里玩游戏,玩儿《沙丘》、《红警》、《精英群侠传》、《剑侠情缘》这些。我家里觉得我这样下去肯定会废掉,在我当了半年警察之后果断把我送到部队。那时候相当是把部队当网瘾班使了。

  我到部队学了6个月车。那是超大的柴油机车,有点像电影《变形金刚》里擎天柱的战车。刚学完车就赶上98年抗洪,我就随部队到长沙抗洪去了,还拿了一个二等功。

  觉得自己会开车有一技之长,2000年退伍之后,听人说深圳满地是黄金,我就直奔深圳去了。那时没有到深圳的火车票,我到了广州之后才知道,要进特区还得有证。我坐车到广州与深圳的边界。那里拉着警戒线,其实就是一米多高的实墙,上面还扎着铁丝网。我在离哨口远一点的地方一下翻了过去。跳下去才发现,好家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地。得亏着身体好,我就一口气跑了过去。跑了至少六七公里,才见到农田。又跑三四公里才见着车。我就那么一个人跑着到了深圳。

  去了有一个星期才想起来忘了给家里打电话。说起来还挺伤心,打通之后,我爸妈说,看电视剧正忙着呢,你晚点再打过来,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是独生子,但我爸妈属于那种心挺大的父母,不会特别把孩子当宝贝,反正随你发展去,只要不惹事就行。

  其实我一直并不瞎混,就是好打电脑游戏。在游戏厅一个钢买四个币,一个币就能打一个多钟头。我一上,后边的人就都不等了,知道我肯定一个币通关。碰到年龄大点的那种混混,不准我打,我就下了。

  我到深圳面试的第一个公司是做银行押钞的。我爸一个朋友介绍我去的,我特别高兴,结果人家一看我简历就说不能要。我问为什么?我会开车啊。人家说不过你还会擒拿格斗,你要是把押钞的人打了,把车开跑了怎么办?再说你手里还有枪呢。

  合着我会开车,学过擒拿格斗,这两条一旦同时具备,就不能干押运了。其实当兵时在大的集团军里能学上车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没想到我好不容易学会开车了,结果还艺多压身了。

  会开车不行,我就想着还是找一个电脑公司吧,说不定还能玩玩电脑呢。于是,我找到一个为电脑学校发传单的工作。那时要求一天发八百份,我一天就能发两千多份。我们当时在沃尔玛门口,人家发传单是一张张给人递,我是捏个筒,跟小飞机一样,往过来的自行车的闸和把手间的缝里一扔,特准。这个工作只有固定工资,我那时一个月九百块钱,觉得特别多,当兵时一个月才70块钱津贴。那时候深圳的消费也低,一碗盒饭才五块钱。

  后来我因为连续两个月都是班里发传单最多的,就跟校长说,能不能给我调调岗?人家说那你干保洁吧。我可高兴了,那是2000年,也不知道保洁是什么,还给家里打电话说我干保洁啦。

  我的工作就是扫教室。每上完一班课,下一波人进来之前,我就把教室打扫一遍,人家上课我就趴在教室最后一排睡觉,这样周而复始地干了两个月。有一天,教课的老师突然不干走了,一时找不来新老师,我就冲过去说我能干。那个课就讲基础指令什么的,我那时其实也不太懂,但我能背出先前老师讲的内容。我给校长背了一段,他听出来这是之前别的老师的讲课风格,但还是同意我试试。试讲了两节,被认为还不错,我就一直讲了两个月。那时候我的工资就涨到三千多一个月了。

  创业

  在深圳呆了半年,该回家过年了。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还给家里买了好多礼物,把人头马、XO各种没见过的洋酒买了好几瓶。

  回到西安以后,觉得自己已经身怀绝技会教电脑了,我就开电脑学校去了。网吧晚上6点以后营业,我用白天的时间边招学生边租电脑。教的是电脑基础,上完七天课就毕业,一个班发俩证。一个是在当地劳动厅申请的电脑二级证,一个是微软的认证。这个认证在当地的微软办事处就可以办,一个证三十块钱。第一个班招了大概十多个人,我们当时一个人收两三百块钱。

  之后一算,挣的钱基本都交给网吧了。一看不行,开始跑到学校去联系。我说给学校老师免费培训电脑技能。同时提出在老师不用机房的时候,可以很低的费用做学生培训,一个学生50块钱。我跟各个班主任说,每带一个学生来,给老师5块钱。那次是我真正第一次赚到钱,一个暑假在两个学校一共挣了三十多万。

  那是2001年了,三十多万算是我的第一桶金。我那时候注意到很多家庭想买电脑又犹豫,就去批量买方正电脑回来出租。

  我跟方正谈了一个全年订单,一年买一千台电脑,一台电脑3500,先交十万块钱定金,再随时交钱随时提货,每个月结付。我在报纸的分类信息里打广告——六百元电脑搬回家!好多人打电话来租,押金5000,一月租金600。

  一开始我觉得这买卖不错,可出租到五六百台的时候发现不对。那5000块钱押金是要退给人家的,我实际上是每台电脑每个月只赚600块钱,而且要先投入3500块钱,压一台机器在手里。但开始时我一直认为那2000块差价是我赚的。一个月之后,人家来退押金时我不乐意了,电脑我不想要了。怎么办?当时就想不干了,又一想,这一走,这不是坑人吗?好在半年后,做传奇挣到钱了,我就拿着记录本儿,把租过我电脑的人都找出来,每一家退了五千块钱,电脑还留给了他们。

  这事儿还被一家当地报纸发现了,到处找我要做报道。我吓一跳,以为是那家觉得我押金退晚了,投诉报纸了。联系上后说是要表扬,我说表扬就算了。

  在做盛大传奇前,大概从2002年开始,我还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站长。要不是很早就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人,可能现在连“站长”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了。因为如今几乎已经没有个人网站的创业空间了,就连之前给个人网站带来成长机会的巨头战争也少有了,当然手机上也有新的创业机会了,这是后话。

  当年我们做个人网站主要是得益于巨头之间的战争。尤其是2003年淘宝和易趣那一战,让全国站长发了一大笔。那时,每个用户在淘宝上注册一个个人网站,淘宝就返10块钱。那时还没啥反作弊机制,于是站长们互相介绍经验,拉好多ADSL,换IP注册网站,一个月最多靠这个赚过三四万块钱。

  在这以后,除了SP风风火火那几年,挺长时间巨头们没打仗,站长都过得挺艰难。突然,奥运那一年,百度和谷歌开战了。谷歌做了一个火炬传递的广告,一个点击大概0.7美金。但是那个点击没法做假。那时谷歌的反作弊能力已经非常强了,大家只能用真的流量去拼。

  我那时游久网已经做了有4年了,当时60万的IP,大概能有一千万的PV,也就是一个用户基本能浏览15页以上,一页页翻过去,浏览很深。于是,我们故意让广告紧挨着“下一页”按钮,用户点“下一页”时,一不小心就点到广告上。这能产生不少收入,我记得一个月是55万人民币。

  与盛大

  2004年,我和几个合伙人开始做非官方版《传奇》。也就是后来大家通用的名词《传奇》私服。那时候还没有法律规定说非官方版是违法的。算起来,我们应该是全国第一批做非官方版《传奇》的。那时官方运营都没我们挣的多。

  我2003年接触到传奇,看着它这么火,我就一边玩儿一边想着怎么把它的服务端弄过来自己开一个。千方百计拼凑了一套繁体版,繁体改简体,再拿盛大的客户端改了改,就开始运营了。

  第一年,我们就赚了两三千万。后来各种传奇版本也在流行,人人都开传奇,当时还没这个专业名词私服,经典传奇、红色传奇等遍地开花。其实都是一套东西,只是各自的用户在各自的服务器里,大家分别在自己的服务器里卖装备罢了。

  不夸张地讲,国内第一个做游戏道具收费的就是我们。2004年,所有能在网上见到的官方游戏都是按点卡收费的,只有我们是卖道具收费。那时候贵点的装备9998一套,一天再不济也有三四十万的收入。

  在《传奇》各版本遍地开花之时,我们就华丽丽的转型,改做《传奇》发布站了。大家开传奇,在我们这儿投广告。做所有家的上游,这比传奇还挣钱。

  那时真是睡着觉钱就呼呼进来了,而且都是现金,不是帐上的数字,感觉特真实。但同时又告诫自己年轻不能太招摇。买车时犹豫来犹豫去,买了一辆三菱吉普。车不敢花钱,就在里面玩命砸钱,悄悄把里面的发动机、音响全都换了。

  做了快一年的发布站,政府出台政策不许做私服了,盛大也开始嚷嚷着全国打私服,我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唐骏

  我记得是在武汉,唐骏跟我们讲可以自己运营,但是每个月每个服务器要给盛大交十万块钱。那时我就觉得挺冒险的,今儿是招安,明天说不定反过手打你,你也没办法。2005年,我就跟合伙人提出了退出。那时我算是真正退出了游戏运营,在游戏运营真正火起来的前夜,我先退了。

  腾讯

  我去做网站了。因为做网站有梦想嘛,想着有一天会上市、并购什么的。但做网站不仅一点钱都挣不到,还要往里砸钱。砸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逮着一个机会。

  我发现自己上QQ时有挂等级的需求,就想着把这个需求集中解决给大家。于是,2005年我做了一个叫“QQ也疯狂”的产品,QQ用户可以到我们的服务器上挂太阳,10块钱一个月。这个产品一出来,把腾讯QQ在线人数显示从300万推到了600万。悲剧的是,我们还没有正式收费,就被腾讯发现了,它立即修改了QQ升级的计算方式。其实最初我们去跟腾讯谈的时候,对方还说,这个做得好为国家省电力,结果回头就把我们给灭了。

  当时我是跟几个朋友合伙,我负责在全国招各种代理收代理金。出事之后那几个朋友拿着钱就不见了,那些代理把我堵住让我退钱。没办法,我拿出自己的钱退了一千万左右。于是,之前挣的那点钱十之七八就都赔进去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