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蜂网李静:从不完全相信数字 用唱片公司思路做品牌

2013-09-18 10:12 · 新浪科技  崔西   
   
一个企业有什么样的创始人,决定着会用什么样的思维去运营这个企业,而这也是企业运作是否成功的最关键一环。
    每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做企业也是一样。一个企业有什么样的创始人,决定着会用什么样的思维去运营这个企业,而这也是企业运作是否成功的最关键一环。

乐蜂网李静:从不完全相信数字 用唱片公司思路做品牌


  新浪科技推出的《人物·话说》栏目,将关注企业家运营逻辑的深层次思考。期望从繁芜丛杂的信息中,寻找到决定企业命脉的关键路径。

  导语:虽然都是电商行业,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路。比如兰亭集势郭去疾,在内部被成为“数学家”,崇尚用数据管理公司,而从传媒行业杀入电商的李静,则更加喜欢相信直觉。在接受采访时,她常常鼓励媒体创业,她觉得这是非常有创造力的一批人,就像乐蜂对于她而言,如果只是简单的卖东西,就太没意思了,她想要做的,是一些真正好的、有创造力的品牌。

  与李静约采访的下午,她正忙于为戴尔拍一组形象宣传片,回到办公室里她脱下那身职业套装,换上一身休闲衣,还没在沙发上坐定,目光就扫到角落里的一个环保包,她马上又活跃起来问助理,“这是给我的嘛”,得到肯定答复后她开始兴奋的推荐起来。

  这是眼下风靡台湾的自主品牌“BANANE.TAIPEI”旗下“娇蕉包”,与乐蜂网上艺人谢娜的自主品牌“欢型”的合作款。这款包因为出现在大S婚礼上而备受关注,它将爱马仕包包外形印在帆布包上,虽然招来与爱马仕的官司,但并不妨碍台湾时尚人士对其的追捧。

  娇蕉包的创始人朱韵光,原来是台湾综艺节目的执行制作,也是李静的朋友。李静非常推崇娇蕉包的概念,但将品牌引入内地非常麻烦,所以她用“跨界合作”方式再加上她觉得更好玩的创意,比如外形做成冰淇淋、巧克力、甚至生日蛋糕,让内地用户能以300多元的价格就买到台湾最潮的包。

  但是毕竟台湾对潮流的敏锐程度和内地并不一样,这样“太潮”的商品,能够在国内接地气吗?而且明星喜欢的东西,普通消费者能够买的起吗?

  李静大笑,她最不担心的就是这个。“我的节目都是一种特别大众化的时尚,都不是奢侈品,非常接地气,所以这个节目对我来说是一种训练,我离消费者特别近。”通常李静想做一个产品,都先考虑自己能不能买,然后身边的人比如助理能不能买得起。

  “我不是特别爱花钱的那种人,我所有名牌包没一个是我自己买的。”李静指了指沙发上的一个Coach包,“包括这个都是过生日戴军送我的。我更喜欢去买一些物超所值的东西。”

  这也是李静觉得自己能做化妆品生意的原因,比如在机场免税店,她光比对香水都能让自己差点熏吐了。更重要的是李静聚集了一帮比较挑剔的女性朋友,能够为新产品做调查。

  比如最近自有品牌Jcare推出了一款“抱抱棉花糖”系列面膜,李静就在新浪(81.46,1.46, 1.82%)上发微博,引起杨幂、黄晓明这些明星的好奇,大家都问“能不能给我”,然后再到后来,杨幂都会一箱一箱的买Jcare的面膜。

  这些明星资源无疑让李静省了一大笔推广费用,但李静从来不爱求人,从来不主动找明星帮她发微博。但她在过去两年里,会送每一个去节目做客的嘉宾自主品牌产品,如果产品确实好用,明星就会主动的推荐和购买。

  “比如刘亦菲,她几次在微博上推荐我的精油,我从来没找她这么做。”李静继续举例子,最近演员陈晓、文章见到李静时,都会夸Jcare的面膜好用或者酵素做的不错,虽然他们并没有发微博。“他们发不发微博不重要,重要是他们觉得好,就会在朋友圈说起,就会形成口碑。”

  在李静看来,她从来都没有把乐蜂或是自有品牌当做生意去做,“我是一个特别不会做生意的人,但你就应该按照自己的这种劲儿去做,如果非要买一堆书去学如何做生意,这事情就坏了,其实到最后我最喜欢的是做产品经理人。”

  很自然的,李静会把做节目那套思路用在做乐蜂上,通常是许多人坐在一起碰撞,比如由她提出一个大胆的念头,然后市场部、销售部等等多个部门的人参与进来讨论。当然李静也不是胡来,也会经过测试,比如一些基础护肤产品、合作款包包等,明星朋友觉得好了再去做。

  从不完全相信数字

  李静在很多次采访中都表达过,她很看好传媒人出来创业,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娇蕉包创始人也是传媒出身,在这些人身上,李静认为会有一股不同于常人的创意和激情,所以李静从不完全相信数字,而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虽然直觉会有闪失,但数据也会有陷阱。比如一个东西如果不好卖,大部分人就不会做了,但我不是这样,我会想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李静说,这样一个教训来自于,原本她很有机会在精油方面做成中国第一自有品牌。

  李静还在央视的时候,就对商场里各种小瓶精油特别感兴趣。后来李静认识了金老师(芳香疗法专家金韵蓉),于是从6年前就开始在《美丽俏佳人》节目里讲精油。那时候李静并不自己做精油,当时节目赞助商是阿芙,后来她要做自有品牌选品类切入时,就想自己懂精油要不就卖精油吧。

  那时精油并不太主流,李静担心可能会难卖,金老师告诉她,国内很多精油都兑水,品质并不好,只要能提供一流品质的东西,就一定会好卖。后来金老师把供应商犹太人David介绍给李静,列了一个产品单,并建议李静将精油空运海运到中国,然后再分装,就能够降低成本保证品质。

  李静简单了解了一下,就开始按照金老师说的方法去做。当时做精油的团队就3个人左右,但一年的销量就达到3000万元人民币,而且只在乐蜂网出售,让李静都觉得火的有点“莫名其妙”。

  但这种成功让李静感觉特别好,大概在第三年乐蜂网就推了50多款单方精油,有很多特别冷门的品类。当时李静的想法就是,要让中国所有的精油爱好者都到乐蜂上来买。“我要卖精油,我要卖专业,我不能说只卖好卖的,只卖好卖的那叫商人。”

  当时李静对精油销售懂的并不透彻,进货时对方说必须3000瓶起进,她就照做。但太多冷门精油在国内完全卖不动,一年甚至卖不出去两瓶,李静开始慌了,她又去找金老师。金老师一看就说,这批货至少能卖5、6年,算砸手里了,于是给李静介绍一批精油专业学生,以成本价卖给他们,这才解决库存危机。

  而从那开始,李静开始大批砍掉精油品类,就剩几款好卖的,但结果依然不如意。很多消费者反馈说,那么信任喜欢李静,期望她做一个专业精油系列,结果可选择的产品很少,然后精油销量开始下跌。

  “我特别的郁闷,我好不容易在中国打出一个头炮,怎么就变的弱了。”李静认为精油她是完全有理由做成中国第一,“在这个品类我是教育大家的,我一定能够做的最好,我是去了这个机会。”而她总结主要原因是完全相信数据,卖不动时就大批砍掉,数据甚至让她误认为互联网卖不了精油。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