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撤退、新生代崛起,大女主戏迎来“消费降级”新时代?

2019-01-31 07:56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新生代小花们能接下“前辈的旗帜”吗?经济实惠的性价比配置又能否为影视公司带来收视奇迹?一切尚有待验证。

回顾过去一整年,随着2018年《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等大男主IP频频遇冷,渐成伪命题。从《延禧攻略》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从宫斗到宅斗,从过往的玛丽苏白莲花人设到高智商睚眦必报人设,大女主始终热度不减,在女性受众为主的剧集市场上,大女主戏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屹立不倒”。

“一线流量+IP”公式失灵,之作用于大女主戏,则是从2019年待播大女主戏来看,85后一线流量小花的身影渐少,出现了越来越多90后95后小花甚至新人演员担纲大女主这一趋势。除了汤唯的《大明皇妃》、章子怡的《帝凰业》两部“电影咖下凡”剧集,杨幂的《九州·斛珠夫人》、陈乔恩的《独孤皇后》等剧集,吴谨言的《皓镧传》《朝歌》,白鹿的《招摇》,张雪迎的《白发王妃》,李兰迪的《梦回大清》,赵韩樱子的《长安诺》,鞠婧祎的《新白娘子传奇》,彭小苒的《东宫》,何泓姗的《熹妃传》《凤弈》,周洁琼的《大唐女法医》等大女主戏均为新生代小花担纲女主。

这当中固然有新旧流量交替,观众审美疲劳,演技和年龄限制的缘故,也同样不乏影视寒冬,金主纷纷撤退后,影视公司越来越倾向于“小而美”之故,影视公司在剧集配置上更追求“经济实惠性价比”。另外,自2018年10月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以来,截至2018年底,艺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加之三大视频网站和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手限制天价片酬,有消息称,准一线青年演员片酬普遍打五折,有的甚至打了八折。因此,一线艺人们也放缓了接剧集的步伐。

新生代小花们能接下“前辈的旗帜”吗?经济实惠的性价比配置又能否为影视公司带来收视奇迹?一切尚有待验证。

挥别一线流量与天价片酬,

大女主戏转型“小而美”

年龄和演技瓶颈是大女主戏选择新生代小花的原因之一。整个东亚文化对少女感偏好背景下,女演员在步入30多岁后合适角色大幅减少。大女主戏大多数讲述了女主从少女时期到暮年时期的传奇一生,因而对演员年龄扮相等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国内甚至有“丫头教”之说。《东宫》女主原本属意林心如,但因“41岁出演18岁少女”而遭观众抵制,临时换角范冰冰旗下签约新人彭小苒。

几位85后一线小花的演技也使得她们转型受限。出演了大量大女主戏的杨幂、刘诗诗、刘亦菲、唐嫣均以“面瘫演技”著称,此前Angelababy的“抠图演技”却拿下八千万片酬,备受观众质疑。

反向来看,大制作+顶级明星标配扑街的案例,在2018年比比皆是。范冰冰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制作成本超5.8亿,是亚洲最大单体投资影视剧,停播导致唐德影视7亿潜在坏账。前几日,唐德影视向法院请求对高云翔及其关联公司名下价值共计6382.4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投资5亿的《天盛长歌》两位主演陈坤倪妮片酬加起来达1.67亿,收视从0.5一路跌至0.1。

而另一方面,2018年实质上的“剧王”《延禧攻略》所有演员片酬加起来仅为2400万,尚不及周迅和霍建华《如懿传》单人片酬的一半。老一代实力演员+新人女主的组合堪称性价比配置之选,令《延禧攻略》省下来的制作费都花在了服化道和布景等方面,也因此获得“良心制作、高级审美”等好评。

有此先例,大女主戏普遍“消费降级”也变得不难理解了。2018年,关晓彤的《凤囚凰》开启95后小花的大女主之路,唐人小花胡冰卿的大女主戏《独孤天下》口碑流量均较为可观,今年新生代小花担纲的大女主戏更是有增无减。

这些新生代小花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是童星出身的小花,以张雪迎、李兰迪、宋祖儿、关晓彤等为代表,大多演技相对扎实,同时也有着不错的观众基础;第二类,是偶像出身转型演员的小花,由于演员的生命周期长于偶像,而选择转型进军影视行业,例如从SNH48单飞后的鞠婧祎,去年出演的《芸汐传》以29亿播放量收官,从韩国PRISTIN组合归国的周洁琼出演《大唐女法医》,大多有一定话题关注度和人气,但演技有待提高;第三类,是进入影视圈已有数年,其实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新人”,此前大多在知名剧集中担纲配角的小花,大女主戏更有可能为她们带来事业转机,打开国民度,例如何泓姗,赵韩樱子,出演《延禧攻略》之前的吴谨言等。

进入小而美时代的大女主戏大多为中小体量网剧,排播模式更为灵活多样,较长的播出周期为网络平台带来了可观的流量,推动会员拉新,同时也能根据剧情发展发酵不同热点。这些新鲜的大女主面孔也缓解了受众的审美疲劳之感。

资本撤退、大环境所限,

大女主“消费降级”是必然结果

“我经历了各种投资人,有煤老板房地产商,到现在是互联网企业,但最好的还是煤老板。他们除了要求找女演员以外,从不干预我们的创作,因为煤矿里瞎干预会出人命的,他有一个安全生产的意识。”知名编剧汪海林“到今天我还是很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的日子”的发言火了,却也概括出了中国影视投资人的变迁史。

去年6月18日,光线董事长王长田在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表示,资本正在撤离影视市场,目前很多影视项目的融资都出现了问题,他预言在未来一两年来,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接连发生的黑天鹅事件验证了这一点。从华录百纳股东质押爆仓、白菜价出售喀什蓝火,到文投控股并购悦凯影视计划夭折,欢瑞世纪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华谊兄弟29亿债务压顶、向阿里借债7亿,2018年成为影视行业最为寒冷的一年,反映在资本市场上,则是影视股集体跳水。

“手上好几个项目都停机了,也不敢再买新的IP了,现在手里还有一些积压的IP。”某影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制作成本高企,金主撤退带来的直接后果之一,则是意向主演从一线艺人跳水到了新生代小花。

另外一方面,税务风暴,以及片酬腰斩甚至降低80%也降低了一线流量艺人出演的意愿。有消息称,杨幂和霍建华在2018年5月份开机的电视剧《巨匠》,杨幂的片酬已经由原来的报价1个亿降到2700万,直降73%,而霍建华由原来的1个亿片酬降到了2500万左右。由赵宝刚导演、郑爽加盟的电视剧《青春斗》中,郑爽的片酬也已经由原来的5000万降到了1800万。

同样的情形不仅于大女主戏中上演,同样也在玄幻冒险等男频剧中上演。从乐观的角度考虑,这种大女主戏“消费降级”,不失为影视行业前几年对IP和流量的盲目迷信终于退烧、去泡沫化的表现之一,推动影视行业从流量艺人中心制、资本中心制向剧作中心制转变。随着市场对内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最终这些新生代小花能否扛起前辈的旗帜,还是与在作品中能否结合个人经历呈现出动人的情感、细腻敏锐的表现力等密不可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